血友病人与警方发生冲突被起诉

2007-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上海的三名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血友病人在上访与警方发生冲突近日被以“妨害公务罪”为名起诉。其中一人作无罪辩护,另两人作缓期辩护。法院以保护病人隐私为理由拒绝家属旁听引起不满。星期四,五十多名感染者和家属向上海市领导发出公开信为他们申冤,为呼吁关注感染者的状况。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一批血友病人多年前输血时,使用了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未经病毒去除或灭活的药品----凝血八因子后,被证实感染了艾滋病。由于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卫生部门至今没有公开认错,法院又不再理病人就感染提起的诉讼,新闻媒体也不能够公开报导,这些年来感染者反映问题的渠道就只有上访。三十一名感染者去年九月廿八日在上海市政府信访时和警方发生冲突,三人十月二十四日被上海黄浦区公安分局以刺伤公务员,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上星期五一审开庭。本台星期五打电话给第二被告的律师瞿女士:

记者:这三位的身体现在还好吗?

瞿律师:勉强吧。在提篮桥的监狱医院里面。

记者:是不公开开庭,家属要求旁听都不让。法庭说涉及隐私。

记者:隐私为什么不让家属旁听?

瞿律师:我们也这样说,但法庭说,(三个人各有隐私,某一家属旁听的话,会听到另外两人的隐私,所以)对那两个人是存在的。其实他们一起上访看病,经常在一起,不存在隐私。但也没让旁听。

第二被告的另一位律师、北京的李方平表示:

李方平:家属不让旁听是极其不人道。特别是第二被告的母亲患了乳线癌,他们已经六个月没有见面了,他们很想借庭审的机会见面,或听一听当天发生了什么情况。

据了解,感染者去年九月二十八日被警方包围时,第二被告只是\x{5e5a}助一名摔倒的病人注射止血药物,完全没有与警方发生冲突,因此作的是无罪辩护。第一和第三被告则做了缓期辩护。李方平律师对此解释说,大批防暴警察当时包围感染者引起他们的恐慌,是不当的执法引发的冲突;再者没有对警察造成伤害,基于这种考虑才定下“有罪,但缓期执行”的辩护策略:

李方平:当时二十多名防暴警察对他们进行包围,一名便衣对他们进行拍照。感染者特别害怕隐私被披露,第三被告就去制止,这时两名防暴警察从后面把他摔倒在地,造成手部受伤。这时产生冲突了,因为至少一百四十多名警察开始用警戒带包围一步步收缩,被圈在里面的血友病人很恐慌纷纷要走,就出现拉扯警戒带。特别第一被告,居委会干部和户籍警曾经找过他叫他不要信访,知道他感染了艾滋病,他觉得隐私被暴露(很愤怒),因此这次冲突中,他拿出注射器刺伤围堵他的一名警察和一名社保队员,没有造成伤害(感染艾滋病毒)。

本台星期五致电其中一名被告的亲属想了解他们的想法,但电话关机。李方平说,亲属们现在都面临压力,不敢也不愿接受访问。

据了解,星期四,五十多名感染者向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和市长韩正发出题为“请求对去年9.28上访作出公正处理 请求让我们活下去”的公开信。第一为被起诉的三名病人申冤;第二反映目前使用的抗艾滋病药物毒副作用太大,要求按照一般国际惯例更换新药;还有不少病人需要手术治疗,但医生因怕传染不肯为他们动手术;以及感染者经济极其困难请求\x{5e5a}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