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国中小学辍学学生近两千七百万

2007-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28号听取了有关《义务教育法》执行检查情况的报告,孩子上学失学问题又引起关注。去年中国又有数以千万计的中小学学生辍学,9年义务教育完成情况令人担忧。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报道

中国农村孩子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基本解决,这种说法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他28号向人大常委会做报告时说,2006年,农村贫困家庭的小学生平均每人免除书本费和学杂费210元,初中生免除320元,西部还有大约20万辍学学生重返校园。贵州帮助弱势群体维权的廖双元先生说,这样的报道纯属宣传:

“我还是不相信他们的宣传,他们的报纸,电视新闻也这样说,但是我们是不相信的。报喜不报忧的假象比较多。很多地方还是要收费的,学杂费只不过减免了一些,但不是他们讲的那样全免。经常到农村去,我知道很多孩子读不上书综合的因素比较多,但钱总归是一个主要原因。农村留守孩童的父母在外打工,顾不了家里,不能给他们一些教育机会,无法管教,还有老师教育的方式方法也不对。”

中国媒体报道说,2006年,全国中小学有将近两千七百万个学生辍学,没有完成9年义务教育。原湖北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先生曾在当地的实验小学工作。姚立法先生说,地方政府重政绩不重教育,农村孩子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他把能够保官和升官的砝码放在搞形象工程上。教育是百年大计,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不可能忽视教育。中国的历史上对教育也是非常传统地淡视。恰恰在49年共产党执政之后,教育办成了党化教育,就是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教育。辍学主要在农村,财政的公共资源对教育的投入,对城市和农村的悬殊很大,国家的‘两免一补’的政策在农村并没有兑现。国家的财政并没有到学生头上,学校和各级政府打了折扣。中小学免费教育,外国人一听,以为中国的教育环境改善了,实际上不是的。它的免费是学费,而杂费和其他的乱收费仍然存在,这实际上对农民的负担还是很重。”

姚立法先生注意到,农村有的孩子上小学得走路到十几里以外的地方去上,这样的孩子往往很难坚持下来。在有些地方,上高中比上大学还难还贵,再加上学校里对农村孩子,成绩差孩子的歧视普遍存在,不少农村孩子上到初二就不上了:

“高中的录取分数线是地方政府规定的。 比如说国民经济发展计划中说07年的学生录取数9千人是正常录取的,此外的那些就按计划外收费,现在是9千人计内,1500人计内,它把分数线提高,7500人按计外收费。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在同一起跑线上上得了高中的机会会弱很多。花很多学费上高中的往往是农村学生。为什么辍学率那么高,就是往往在初二他们就慢慢流失了。都到北京,广州去打工去了。”

中国农村不少中小学面临债务危机,拖欠教师工资和学校建筑费用的情况非常普遍。姚立法先生认为,所谓的教育改革已经失败:

“2000年以后就把教育办成产业化去赚钱,现在万人齐过独木桥都是为了高考,为了分数。这是一个非常摧残人性的教育,高中生住校,天不亮就上课,晚上11点以后才休息。教育改革和住房改革一样都是彻底失败的。”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