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严正学被送押服刑 不服判决但不屑上诉

2007-04-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浙江独立意见人士、画家严正学星期四被遣送劳改农场服刑。行前他对亲友再次强调自己是被欲加之罪。据严正学的代理律师透露,他选择不上诉主要是因为对当局纠正错误判决不抱信心。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报道。

两周前被法庭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的浙江台州独立意见人士严正学,本周四被遣送到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服刑。

此前家属接到通知星期三到看守所会见他,妻子朱春柳星期四对记者说:“我昨天去看了,一个多小时。(身体状况和精神还好么?)还可以,就是很瘦,头发白了很多。(担心他在劳改农场里面的身体和生活么?)当然担心,我跟他说随便怎么样你都要注意身体,挺下来。刑满要到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号。”

近年积极协助基层维权的严正学在地方上,尤其是温岭维权农民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为避免引发群体事件,家属并没事先向外公布他将送押劳改农场的消息,只是通知了个别朋友,朱春柳说:“我基本上没通知他们,人太多,我想他们(当局)会不给我们进去看他吧! ”

与家属一同前往会见的朋友,台州独立意见人士吴高兴星期四发表文章说:‘老严始终微笑着,对海内外朋友们的关心深表感谢,还关切地问起郭飞雄的情况。’

画家严正学去年十月被逮捕以后,先是被检察机关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他不忿当局构陷罪行,在看守所内自杀以作抗争。然而当最后法院以他写的几篇文章为由判处他煽动颠覆国家罪成立后,严正学最终选择了不上诉。曾经在判决后会见过他的代理律师李建强说,不上诉并非表示他认罪:“首先他不上诉并不意味着他认为这个判决对他是公平公正的;第二个对于上诉他有自己的想法,上诉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这个判决,但是往往判决是不会被改变的,有大量的案件在前面都展现了这个前景。第三,如果要上诉的话,他还要在看守所里呆两三个月,看守所的环境是非常恶劣的,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那里是呆不下去的。同样的杨天水也是这种情况,当年被判十二年也是当时就说不上诉。”

吴高兴星期四在网上的文章提到严正学星期三会见亲友时,也再次强调,自己的罪名是欲加之罪,主要原因是在维权过程中得罪了台州地方的贪官污吏。严正学说,国保人员多方搜集证据,包括打开了他的电子邮箱,但抓不到任何借以整人的把柄,只好抓住他发表在网上的几篇文章定罪。

独立中文笔会日前就严正学被以文章定罪发表声明,谴责台州市公检法各部门迫害严正学,并敦促中国当局停止滥用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对异议作家和公民进行政治和司法迫害,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包括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严正学以及师涛、张林、杨天水、张建红在内的所有因言获罪而遭关押的人士;同时呼吁中国立法机关废除《刑法》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违宪恶法条款,以绝度有关当局肆意“以言定罪”的法律根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