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多人联署公开信要求彻底为右派平反

2007-05-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1957年反右运动部分受害者《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以及《上海右派及其亲属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申诉信》的联署活动正在进行;截至5月14号上午,联署人数达到1130多人。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以及《上海右派及其亲属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申诉信》的发起者都表示,他们对党和政府对他们公开信答复“不胜企盼”,充满期待。他们将会得到什么样的答复?人们将拭目以待。

不过,美国西东大学学者杨力宇博士表示,中国政府感到焦头烂额的事情太多,眼下看来不会考虑全面彻底为右派平反: “邓小平说反右本身没有错,只是扩大化了。’全面否定反右就等于是全面否定邓小平,否定毛泽东、甚至有意思要否定中共。它现在面临的问题太多,所以它是能不碰就不碰,象政治问题、社会问题、就业问题、农民问题、医疗问题、现在的奥运问题、还有西方国家批评中国的民主、人权、自由等等问题,所以它现在右派的问题不愿碰。”

未来可不可能出现变化,现在就要看胡锦涛了,胡锦涛没有这个历史包袱,没有介入几十年前的反右,所以他没有历史的包袱,他也没有政治的包袱

中共历来讲统战、讲对知识分子的团结,但是中共在反右以及后来的政治运动中予以侮辱和打击而毫无怜惜、怜悯之心的,差不多全是民族的精英,不少人甚至是中共的同情者和支持者。杨教授表示,他对此感到百思不解: “其实罗隆基是很了不起的,是民主人士,当年是支持共产党的,批判国民党的人士。还有高行建,高行建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是多大的荣誉,结果被中共批判得体无完肤,也不准他回国探亲。他的小说基本上是透露文革的残暴,对最近的这些事情基本上没有碰。如果欢迎他回去,就是表示对文学家的尊重、是对知识分子很大的一种鼓励、是一种肯定;你看陆铿也是,搞得天翻地覆,那么多年不能回去,坐了中共22年牢,现在得了老年痴呆症,让回去了;刘宾雁到死都不瞑目,他是认同社会主义的,不愿死在异国他乡,写了这么多信给中共领导人,结果都石沉大海,最后客死异乡。从人道角度讲,这是很残忍的。”

不过,这位教授表示,鉴于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没有反右带来的历史包袱,鉴于胡锦涛在民主问题上所作的表态,彻底为右派平反一事在中共17大后兴许会出现某种松动, “未来可不可能出现变化,现在就要看胡锦涛了,胡锦涛没有这个历史包袱,没有介入几十年前的反右,所以他没有历史的包袱,他也没有政治的包袱。在现阶段胡锦涛不可能采取任何行动,但是我认为他有潜力,因为他是所有中共领导人当中谈民主最多的,去年4月,他当着布什总统的面对记者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这就是把民主当成了现代化的前提,等于肯定了政治现代化了。胡锦涛2002年上来以后跟香港民主派对话、又跟达赖喇嘛对话,达赖喇嘛当面对我讲过,胡锦涛上台以后他的代表与北京的对话要远比在江泽民时代有进步。然后他又提出‘和谐社会’,他连根拔起把阶级斗争拔掉了。如果十七大胡锦涛的政权完全巩固,我认为十七大以后也许会有一些慢慢的松动。”

历史学者朱学渊博士表示,反右运动是对中国知识分子一次“无端的”伤害: “反对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在政治上提出一种多党制宿求的人是为数很少的,广大的知识分子都是因为对党委、对党支部乃至于对一些党员个人提了一点意见,就被打成了右派了;还有一些知识分子他们是对中苏关系、对民族政策、宗教政策有一些见解,于是被打成了右派。然而这次的这个反右斗争对中共巩固自己的政权、造就一个鸦雀无声的局面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他这次反右斗争在去年全中华民族里面造成了一种恐怖的情绪。从此中国共产党就和群众脱离了。”

这位学者说,中共49年建国后不只是犯了反右这一个错误,所以它不愿为右派彻底平反,以免“开启清算历史旧账的缺口”。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