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位右派致函胡锦涛 要求平反

2007-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八位当年北京大学的学生右派致函中共领导胡锦涛,希望他关注他们现在的境况。他们曾多次上书中共领导以及北京大学,但是都没有得到答复。多位发起者受到警方的盘查、恐吓和监控。这封公开性信要求当局承认错误,向这些右派道歉。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博讯新闻网星期二消息,包括燕遁符、陈奉孝、博绳武等八位当年北京大学的学生右派致函胡锦涛,要求他关注一下这些学生右派今日的境况。信中写到,50年前给扣上“资产阶级右派份子”的帽子,成为专政对象、囚徒和贱民。虽然 1979年之后北大学生右派得到“改正”,但是还是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听到。

本台星期二采访了联署上书的燕\x{906f}符,她说她们从1995 年开始,多次发信给北大,北大不但不予理会,甚至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人家现在主要就是不理,95 年我给北大写过一封信,等到96年,我看他一直没来信,我就又给他写封信,就逼他让他给我回信,结果回了一封信,就是说:关于你的右派问题是根据什么什么划的,后来79年是根据什么什么给改正了,全国各地这个问题也都落实了,现在你有提出来,要索赔,没有得到中央新的精神之前,北大无法个案处理。”

燕\x{906f}符说以往他们多是个自维权,但是当局对他们的不睬不理,导致了他们今天的联合上书,“我们从前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做这件事情,从今年我们就集体维权,3 月份就是 61 个人签名,5月19号,北大10 个同学上书北大,北大也不理我们,不理我们,我们就等着,这都快年底了还没消息,50 周年就完了,那我们就觉得不行了,就的什么。”

公开信中指出,1995年国家赔偿法实施以后,就有几个同学一再向北大索赔,近几年也不断去信或打电话追问。校长办公室工作人员竟这样回答:“划右派是根据中央政策,北大不负责任,要索赔可以上法院去状告中央。” 公开信说,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会考虑诉诸法律。

另一位联署人陈奉孝星期二说,当时他们被打成右派,根本就是错误的。他们上书胡锦涛,要求经济上的赔偿实际上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希望他们正视这个历史上的错误。但是,陈奉孝对于当局承认错误,并不表示乐观:“北京大学确实没有这个权力,他也不敢这么做,因为它的听中央的。我在今年 3 月 61 人上书的时候,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了,我提出来了:当前中共还不可能马上为右派彻底平反。原因是 3 点:第一他们害怕引起连锁反应,第二点更重要,现在天安门城楼上还挂着毛泽东的相,他们还把毛泽东供奉在那,如果要对右派彻底平反,补发工资的话,就涉及到对毛泽东、对邓小平的评价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3 月61人签名的时候,正好是十七大召开之前,那时中共上层的派别斗争很厉害,谁也不敢做出任何事情来被对方抓住把柄。

据陈奉孝透露,包括他自己,多位为右派维权的代表,都受到当局的打压,他今年已经多次被当局拒绝出境,他的电话也被监听。他认为当局对他们的打压是因为:“他们害怕,成为一种社会运动,一下起来的话,因为现在中国社会非常不安定,有下岗工人的维权,失地农民的维权,一旦这些上年纪的知识分子闹起来的话,那么把他们带动起来就不得了,他们害怕,是这个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