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2007-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四川省成都市仍然健在的一些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的老人向四川省高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当局对受到迫害的右派及其家属作出国家赔偿。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四川成都市的三十多名原右派最近向四川省高级法院递交诉状,对当年的主管单位提出赔偿诉讼。六四天网报道说,他们的诉讼要求包括:赔偿被错划右派被扣发的工资,赔偿因强迫劳动、劳改、劳教和批斗导致伤病和残废的受害人的医疗费用,赔偿受害人的精神损失,赔偿受害人子女和亲属受到株连造成的损失。

成都右派人士彭幕陶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自从1978年右派改正以来,当年被划为右派的少数幸存者都已是古稀老人,当局不但未作任何经济赔偿,甚至连以前被扣发的工资也没有补发,因此应该给予补偿和赔偿。

“你说开除了也好呀,但不是这样处理的,而是降职、撤职、降级、降薪了以后把工资扣下来了。但是一旦错了,就应该把扣下来的工资补发给我们,但他就是不给,怎么告他也不答复。”

彭先生表示,在中国,政府只对少数的大右派给予经济上的补偿,但人数众多的被划为右派的普通知识分子,至今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是标准的弱势群体。报道说,部分成都的右派最近在成都大慈寺聚会,讨论了如何维护自身权益的事。成都居民严文汉参加这一聚会。

“当时聚会的时候我去了,有20多个人,他写了一个关于要求国家赔偿的,大概就是22年、20年了,他说文革的时候一些老干部平反之后都给了赔偿了,这些都是国家造成的。这些右派的也是整个美好岁月都被耗费了。国家现在有钱了,肯定就要赔偿给他们。”

彭幕陶被划为右派的时候是成都市轻工局职工。他表示,近年来许多右派一直在向中国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希望当局能够解决赔偿问题,但一直未获得答复,因此,他们希望能够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争取自身的权益。

“当时处理五部,中宣部、组织部、统战部、民政部五部,全国各地都在反映。但他们都不做任何答复,让我们这些人怨气很大。现在只能到四川省人民法院,如果他不答复我们就到更高一级的法院上告,再到北京的最高人民法院看他们怎么答复。”

他介绍说,在他们向包括省政府、省委和法院申诉的时候,工作人员的态度非常不友好,对他们根本不予理睬。他说,当局以不是主管划右派的部门,没有补偿计算办法等为借口,完全是不合理的。他建议,参照国家赔偿法中的规定,以二十二年为期限,按照当年工资基数加生活物价上涨指数计算进行补偿,并赔偿伤残和疾病者的医疗费用。

“他们一是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能够随随便便给解决这些事,要等中央统一解决。第二,什么时间也不定,该怎么赔偿也不定,需不需要赔偿也不定。我们都是57年的被害者,另外,中央也承认他们是划错了的。不是一个个案,大家在一块给他寄过去,用挂号信通知他的时候,也同样给四川省的省委书记、省长都同时寄出去了。”

彭先生并且表示,如果中国的法院不立案审理这一诉讼,他们不排除采取境外诉讼的办法,由居住在海外的右派人士代理,在外国对中国政府发起赔偿诉讼。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