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2007-03-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今年是中共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批当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最近联署一份致中国当局的公开信,要求彻底改正反右运动,给予赔偿,并要求当局反思历史,开放言论禁区。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这批曾经作过右派的总共有六十人,包括一些中国知名的知识分子。香港明报星期天报道说,其中包括了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前局长钟沛璋,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戴煌,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室前副主任杜光,和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等人。

签名者全部来自北京市,年龄最大者八十九岁,最小六十九岁。报道引述这次公开信活动的召集人任众的话说,人生无多,历史应该还一个公道。

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对五十年前反右运动的右派彻底平反,对右派作出经济赔偿,以及彻底反思历史,开放言论禁区。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许多当年的右派人士目前并非生活困难,要求赔偿是要让中国社会引起重视,对反右运动对中国造成的损害进行纠正。

“不简单地只为他自己,而是为了这个社会的进步。对这种运动进行批判,为后人造福。”

不久前,山东大学教授史若平也曾发起同类活动,并获得一千三百多人签名。孙教授表示,反右运动山东大学受到很大冲击,很多人被定为右派。

“我们帮有两个被打成右派,老师就更多了。我们的物理系五,六十个老师。大概有十个被打成右派。但是他们的言论都是一些很正常的公民的一些批评,没什么错,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这是很正常的。”

1957年中共进行反右运动,把五十多万中国知识分子定为右派,大部分被送往农村劳动。1981年胡耀邦组织为右派平反,总共有五十四万人获得改正。孙教授表示,中国共产党平反右派,只是认为当事人被错划右派,而没有彻底否定反右运动。

这次北京六十名原右派的公开信表示,反右运动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灾难,五十多万知识分子和干部划为敌对分子,导致人民不敢谈论国事,造成虚伪和相互戒备的恶劣风气,损害中华民族仁爱信义,知荣知耻的优良传统,破坏了社会和谐。

文化大革命中以“特权论”一文闻名,现旅居丹麦的政治学者陈泱潮表示,这些右派要求平反,并非为了获得赔偿,更重要的是着眼于中国的未来。

“整个民主遭到反右运动的摧残,这种严重后果,为国家民族负责任,要求中共政权做出赔偿,以使当政者吸取教训。不再发生这种迫害知识分子,摧残中国原精神的邪恶的东西,同时在当前迟迟不起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情况下,也可以为起动政治体制改革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北京的这封公开信发出日期为北京两会期间,时机颇为敏感。但活动的发起人任众对香港明报表示并不担心,他表示反右运动摧残了中国人独立的人格和思想自由,而在1989年之后,有关部门严令不得反思以求稳定。他认为,二十一世纪,中国不应该继续实行类似的愚民政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