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三日

2019-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堵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堵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林坪:吴仁华先生,1989年的6月3号中国官方有哪些动向呢?

吴仁华:1989年6月3号当天下午四点钟,乔石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天安门广场清场问题。李鹏、杨尚昆、李锡铭、秦基伟、洪学智、刘华清、陈希同、迟浩田、杨白冰、罗干等人与会。会议决定当晚9点开始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开始平息反革命暴乱,公安、干警配合。戒严部队要在第二天凌晨一点钟抵达天安门广场,六点钟完成全部清场任务,绝不能耽误或拖延时间。部队开进途中任何人不得阻拦,如果遇到阻拦戒严部队可以采取各种自卫措施和一切手段予以排除。当天下午5点钟的时候,戒严部队指挥部就下达了紧急命令,就是各戒严部队在晚上9点钟就开始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采取一切手段排除障碍,如遇到阻拦就采取坚决措施。当天晚上6点半的时候,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联合发出来了紧急通告,全体市民要提高警惕,从现在起请你们不要到街上去,不要到天安门广场去,广大职工要坚守岗位,市民要留在家里以保证你的身体安全。通告还要求天安门广场的公民和学生应立即离开,以保证戒严部队执行任务,凡不听劝告的将无法保证其安全,一切后果完全自己负责。该紧急通告通过电台、电视台和天安门广场官方的广播系统进行了持续好几个小时的反复的广播。当天晚上9点55分左右,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又发布了第2份紧急通告。晚上10点16分的时候,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再次联合发布了措词更为强硬的第3份紧急通告。这三个紧急通告一个比一个措词更严厉。

 

  • 李鹏、乔石等人开会 决定当晚戒严部队对天安门广场实行清场
  • 北京市政府和戒严指挥部发布紧急通告 要求学生和市民立即离开天安门广场 不要上   街 不听劝告者后果自负
  • 柴玲带领数万学生宣誓 誓死保卫天安门广场
  • 晚10点左右38军首先开枪杀人 西长安街木樨地民众死伤惨重
  • 民众冒着枪林弹雨把伤员送往医院 医务人员自发赴屠杀现场救助伤员 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王卫萍在木樨地救护伤员时中弹身亡
  • 记者冒着生命危险在屠杀现场记录军人罪行 很多摄影者被射杀
  • 军人开枪后 广场指挥部和学生激烈争论是否以暴易暴  指挥部最终决定坚持和平理性   非暴力的宗旨

 

1989年6月3日下午,柴玲(中)在广场宣读动员令,号召学生和市民保卫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柴玲(中)在广场宣读动员令,号召学生和市民保卫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林坪:学生和市民听到官方这些通告,他们有没有感觉到事态已经非常的严峻,有没有嗅到血腥的味道呢?

吴仁华:中国官方连续发表的紧急通告不断没有吓到北京的民众,反而使得更多的民众知道了天安门广场即将被武力清场的情况。所以很多北京民众跟学生就纷纷赶往天安门广场声援,或者是纷纷赶到北京市各主要的交通路口,准备拦截戒严部队。所以在当天晚上的天安门广场上集聚了10万人以上的学生跟民众。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堵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堵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林坪:戒严部队开枪之前天安门广场上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吴仁华:当天晚上7点钟左右,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北侧举行了一个记者会。柴玲在记者会上发言,谴责军警使用武力伤害学生跟民众。这是指当天下午发生在新华门附近的六部口,当时有1000多的军人、武警跟公安警察发射催泪弹,只用警棍、棍棒驱逐当时在场的学生跟民众,抢夺两辆遭到民众拦截的弹药车。当天晚上9点钟左右,柴玲带领所有在场的学生宣誓,要用年轻的生命誓死保卫天安门,保卫共和国。当时在场参加宣誓的学生至少有好几万名。当天晚上午夜的时候,实际上戒严部队已经在西长安街等地开枪,但是天安门民主大学照样按照预定的计划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开幕仪式。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堵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堵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林坪:6月3号当天,民众拦截戒严部队这个情况是怎么样的?

吴仁华: 当天晚上至少有超过100万的北京各界民众为了保护天安门广场上的请愿学生,在各个交通要道去拦截戒严部队。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学生展示在民用汽车里发现的武器装备。(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学生展示在民用汽车里发现的武器装备。(六四档案图)
林坪:戒严部队开始时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开枪的?

吴仁华:6月3号当天晚上,戒严部队是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向天安门广场开进。开枪命令大概是在6月3号晚上10点钟之前下达的,是由中央军委发出的,当然是经过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认可的。最早接到开枪命令,也是最早开枪的部队是38集团军。当天晚上10点钟左右,航天部第二研究院283工厂的技术工人宋小明在五棵松路口西南面的人行道上就中枪死亡。这是已知的,最早的一位六四死难者。开枪的部队就是38集团军。38集团军在6月3号晚上10点钟以后就在西长安街陆续地开枪射杀民众跟学生。民众跟学生在西长安街的木樨地到西单路口一带伤亡非常惨重。6月3号戒严部队的屠杀当中,有些军人杀人是非常凶狠残忍的。我可以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就是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吴国峰,他当天晚上在木樨地先是身中三枪倒在地上,然后戒严部队的一个军官又在他头部补了一枪。另外一位戒严部队军人用刺刀捅进他的下腹部,然后还用力的往下拉。所以他下腹部的伤口非常惊人,有7、 8公分长,而且伤口非常大。这是有照片为证的。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观被发现的军服。(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观被发现的军服。(六四档案图)
林坪:在6月3号民间对伤员的救护情况,还有记者的报道情况是怎么样的?

吴仁华:北京的市民在屠杀发生以后,非常仗义,见义勇为。在很多屠杀现场一些北京市民等着三轮车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中枪的民众跟学生。还有许多北京的医护业务工作人员志愿地奔赴各个屠杀现场去抢救民众跟学生,其中包括解放军301医院的现役军人。北京医科大学的应届毕业生黄卫平就是在屠杀最惨烈的木樨地抢救受伤的民众跟学生。最后他自己头部中弹,不幸死亡。另外令人尊重的就是一些媒体记者。很多官方媒体的记者自发的在西长安街各个屠杀地点冒着生命危险去记录戒严部队屠杀的事实。当天晚上有很多摄影者遭到戒严部队的杀害,因为当时摄影器材比较落伍,所以在夜里要使用闪光灯。闪光灯一闪的话就成了戒严部队的的重点射杀对象。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观木樨地车祸现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北京市民和学生围观木樨地车祸现场。(六四档案图)
林坪:军人开枪造成平民的死伤,是什么时候广场上的人得到这个消息的?

吴仁华:在晚上10点钟以后陆续有很多民众跟学生跑到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汇报屠杀现场的情况,这些来报消息的民众跟学生身上的衣服都沾满了鲜血。这样才使得天安门广场上的指挥部的学生领袖跟在场学生不得不相信屠杀发生了。

林坪:谢谢您吴仁华先生,跟我们介绍1989年6月3号当天发生的重大事件 。
1989年6月3日临晨,被围堵的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被围堵的徒步的军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的北京街头。(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临晨的北京街头。(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华门前军民对峙。(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华门前军民对峙。(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华门前军民对峙。(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华门前军民对峙。(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华门前军民对峙。(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华门前军民对峙。(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会堂附近发生军民冲突。(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会堂附近发生军民冲突。(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会堂附近发生军民冲突。(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会堂附近发生军民冲突。(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晚,装甲部队准备出发。(Qoos.com)
1989年6月3日晚,装甲部队准备出发。(Qoos.com) Photo: RFA
1989年6与3日晚,荷枪实弹的军人出现在街头。(六四档案图)
1989年6与3日晚,荷枪实弹的军人出现在街头。(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晚,装甲部队准备出发。(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晚,装甲部队准备出发。(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晚,装甲部队进入北京。(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3日晚,装甲部队进入北京。(六四档案图)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