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七日

2019-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4月27日北京学生大游行抗议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将学运定性为动乱。由于四二六社论杀气腾腾,学生们做好流血准备,许多人留下遗书。这是八九学运最悲壮、震撼的游行,逾百万民众沿途支持。图为学院路游行情景。(六四档案图)
1989年4月27日北京学生大游行抗议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将学运定性为动乱。由于四二六社论杀气腾腾,学生们做好流血准备,许多人留下遗书。这是八九学运最悲壮、震撼的游行,逾百万民众沿途支持。图为学院路游行情景。(六四档案图)

林坪:吴仁华先生,请您跟我们介绍一下4月27号发生的主要事件。

吴仁华:1989年4月27号发生的最重大的事件就是4·27大游行。中国官方在4月26号就已经要求各高校的校领导,院系领导包括教师劝阻学生上街,所以给了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像清华大学的学生自治组织就在这种压力之下,为了避免流血,所以他们就主动解散,而且宣布说不组织4月27号的游行。北京大学历来都是学运的带头人,结果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筹委会常委在是否组织4·27大游行意见分歧,最后投票表决,结果还是三票要取消游行,只有两票同意大游行。所以4月27号各高校学生能够走出校门游行完全是自发性的。北高联的主席周勇军也是受到官方的极大压力。从4月26号下午开始,北京大学的领导,政法大学的领导,还有他的班主任等很多教师,从4月26号下午一直跟他谈话到4月27号凌晨3点钟,就是给他施加压力,要他取消4月27号大游行。到了4月27号凌晨3点钟的时候周勇军终于顶不住这种压力,然后就手写了一份通告,通知各高校的学生取消27号的游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说4·27大游行那一天实际上各高校的学生都是自发地走出校门。很多学生在出发之前留下了遗书,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出去可能会有武力镇压会流血。所以几所医科院校的学生都携带好多药箱跟急救药品,是准备在游行途中去拯救那些受伤的学生。一些横幅就表明了学生那种准备流血牺牲的态度。其中有的横幅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政法大学的学生打着的横幅,上面写着“誓死捍卫宪法的尊严”。因为中国的宪法第34条、356条都写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具有游行、示威、集会、罢工的权利嘛。所以4•27游行是所有89年游行里头最悲壮的一次游行。

林坪:这个游行持续了多长时间呢?

吴仁华:因为各高校学生都受到了校领导跟教师的阻拦,所以出发的时间不一样。当时在游行过程当中受到军警的强制阻拦,所以在很多交通要道部署了数以万计的警察还有武警,军人就是38集团军、北京卫戍区的军人组成了一道道拦阻线。就是数以万计的军警在交通要道手挽手组成人墙。很多人墙是几十道的人墙。第一排手挽手,第二排就顶上去又是一道,就几十道。所以说学生的游行队伍要冲破这些一道道军警的拦阻线也是非常艰难的。当天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情况,就是北京各界的民众被学生感动了,沿途当中至少我想有超过100万的社区民众在街道两旁为学生欢呼,支持学生。很多知识界的人士也非常激动,因为觉得学生非常不容易,而且这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超过了4月21号晚上的游行规模。所以很多知识界的人士就追着学生队伍,给游行学生送饮料、送食品,然后很多市民也是追着学生队伍给游行学生送饮料、送食品。至于整个学生游行经历了多长的时间,各高校不太一样。我是参加了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游行。政法大学大概是上午8点多钟出校门,然后回到政法大学校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钟。那你想,政法大学的学生游行经历了14个小时。政法大学不是离北京市区最远的一个学校,最远的我印象当中是北京农业大学。所以他们要回到校园的话至少是14个小时以上。所以道路两旁的那些民众不断地给学生喊支持的口号,“学生万岁!学生万岁!”然后学生就喊“理解万岁!人民万岁!”我当时特别感动的就是在东二环路一个幼稚园的女老师,带着一班的幼稚园的学童,每人都端了水杯,给坐在大街当中休息的学生递上水,然后很稚声稚气地说“大哥哥,大姐姐,请喝一口水,我们支持你们!”当时很多学生接过水杯都掉了眼泪。所以你要说游行时间,4·27大游行是整个89民运当中游行时间最久、游行路线最长的一次游行。

中国的官方,北京市公安局都不得不承认学生是理性的,和平的,因为官方跟学生都采取了理性和平的态度,所以4月27号就避免了冲突跟流血。所以连北京市公安局都不得不承认学生是理性的是和平的。

林坪:学生游行,官方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吴仁华:就因为4·27游行学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根本不怕镇压,特别是沿途超过百万的北京民众这么积极地支持、声援学生,是中国官方没有想到的。这样的话,当时中国官方就放弃了镇压的方案。这个游行中,学生的悲壮、不怕牺牲,加上人数众多,又加上百万民众的强烈支持,也震撼了中国官方。中国官方在当天,李鹏和很多人就讨论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多的民众站出来支持学生运动。就在4•27游行当天的中午,中国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就发表了一个公开的谈话,就说中国官方对学生要求与政府对话表示欢迎。这实际上就是4•27大游行一个非常具体的成果。

林坪:好的,谢谢您吴仁华先生跟我们介绍了4月26号的情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