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二日

2019-04-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政法大学导师吴仁华(推特/吴仁华 @wurenhua)
前政法大学导师吴仁华(推特/吴仁华 @wurenhua)

编者按:六四镇压之前的1989年民主运动起始于4月15号,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突然逝世之后。北京各大高校学生在4月17号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悼念胡耀邦,并随后提出了争取民主、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等7项请愿要求。后来,学生们转移到中南海新华门外抗议,并在4月20日与警察发生冲突。4月21日,数万名高校学生游行到天安门广场,要为胡耀邦送行。《三十年前的今天》第一集,本台记者林坪请吴仁华从4月22日讲起。


吴仁华在1989年时,是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员,全身心投入八九民运,亲历六四镇压。逃亡海外后,吴仁华致力于搜集、整理八九民运和六四的史实,并出版多部专著,是这方面研究的权威之一。

林坪: 吴仁华先生,您作为八九六四的亲历者和研究者,能不能给我们谈一下4月22日那一天发生的较大事件?

吴仁华:好的。4月22日那天发生的最大事件就是,中国官方在天安门广场西侧的人民大会堂里,为胡耀邦先生举办了追悼会。然后,北京各高校的数万名学生彻夜等候,为胡耀邦先生送最后一程。高校学生彻夜等候的原因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头一天(即4月21日)发出公告说,4月22日上午8点到12点,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和周边,要进行交通管制,禁止所有的人和车辆进入。所以,在4月21号晚上8点钟开始,北京20多所高校的4万多名学生,手举校旗与横幅,呼喊着口号,从各自的学校游行抵达天安门广场。

1989年4月22日晨,天安门广场,政法大学的两个大看板很受欢迎,时时被呼唤出来亮相。吴仁华建议制作大看板,刘苏里捐出打家具的木头。胡耀邦遗像是张丽英所画,宪法条文是刘斌书写。(六四档案图)
1989年4月22日晨,天安门广场,政法大学的两个大看板很受欢迎,时时被呼唤出来亮相。吴仁华建议制作大看板,刘苏里捐出打家具的木头。胡耀邦遗像是张丽英所画,宪法条文是刘斌书写。(六四档案图)

但那天晚上,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不仅是这4万多名高校学生,还有很多民众也陆续来到天安门广场。所以那天晚上,大概共有10万人聚集在天安门广场。

林坪:当时,学生们举着横幅并喊着口号,主要是一些什么诉求呢?

吴仁华:学生们横幅上的标语主要是,“打到暴力”、“民主万岁”等;而他们呼喊的口号主要有:“反对暴力”、“爱国无罪”、“铲除官倒”、“新闻自由”、“反对专制、反对独裁”和“民主万岁”。学生的横幅和口号里所提到的暴力,就是指4月20号凌晨,在新华门前请愿的学生遭到了军警的武力清场。

林坪:当时有多少人被打伤?

吴仁华: 4月20日凌晨,在新华门前请愿的学生很多被打伤,但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被打伤最重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王志勇,他被打得脑震荡,而且脸部也有很多伤口,缝了好多针。他当时满身都是血。像4月21日晚上北京各高校的大概5万名学生游行到天安门广场,那是自1949中共建政以后的第一次学生联合运动,还是很有象征意义的。而中国官员在胡耀邦追悼会之前,不仅调动了北京市所有的警察,而且还调动了北京卫戍区的现役官兵,还调动了38集团军的8986名士兵,对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周边实行戒严。

1989年4月22日数十万民众在长安街迎送胡耀邦灵柩。胡家属曾要求灵柩绕广场一周,让彻夜守候的数万名学生送胡耀邦最后一程,中共当局不同意,并让灵柩出大会堂西南门,避开广场学生。(六四档案图)
1989年4月22日数十万民众在长安街迎送胡耀邦灵柩。胡家属曾要求灵柩绕广场一周,让彻夜守候的数万名学生送胡耀邦最后一程,中共当局不同意,并让灵柩出大会堂西南门,避开广场学生。(六四档案图)

林坪:那么,4月22日那天,有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的阶梯上,要递交请愿书。您能否谈谈当时的情况?

吴仁华:我可以具体讲一下4月22日在天安门广场追悼胡耀邦的情况。当时,北京5万多高校学生抵达天安门广场后,各高校的学生活跃人士就组成了一个“学生行动临时委员会”。然后该委员会根据北大学生4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所提出七条请愿,提出了“学生行动临时委员会”的请愿诉求。然后,他们还与胡耀邦智囊人士商量,提出了另外一些要求。第一,让广场上的学生瞻仰胡耀邦先生的遗体。第二,让广场上的学生代表进入人民大会堂参加胡耀邦追悼会;第三,在胡耀邦追悼会结束后,让他的灵柩在天安门广场绕一圈,让在场的数万名学生为他最后送行。

1989年4月22日12時,三名學生代表(左起張智勇、郭海峰、周勇軍 )在大會堂東門台階跪遞請願書,长达45分鐘。学生所有要求被拒绝:派代表参加追悼会、瞻仰遗容、灵车绕广场一周。(六四档案图)
1989年4月22日12時,三名學生代表(左起張智勇、郭海峰、周勇軍 )在大會堂東門台階跪遞請願書,长达45分鐘。学生所有要求被拒绝:派代表参加追悼会、瞻仰遗容、灵车绕广场一周。(六四档案图)

但中国官方治丧委员会拒绝了学生代表的所有要求,只是答应向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同步播放胡耀邦追悼会的现况。他们还要求在广场的学生向东移动,腾出广场西边的场地,以便让追悼会参加者的车辆能够通过,而学生们接受了官方的这个要求。

胡耀邦的追悼会(4月22日)10点开始,40分钟以后结束,但学生们一直等到11点也没有看到胡耀邦的灵车,使他们很悲愤。这时学生们才开始越过天安门广场西边的路,涌到人民大会堂前静坐。他们向官方提出了3点要求, 第一:还是要求胡耀邦的灵车绕着天安门开过;第二;与时任总理李鹏会面;第三,希望官方媒体能够公开报道天安门广场上学生们对胡耀邦的悼念活动。但官方没有接受学生们的要求,也没有派官员与学生见面。于是,到12:15左右,北大学生郭海锋、张志勇,还有政法大学的学生周勇军三个人,越过了军警的警戒线,到人民大会堂东门的台阶上跪下来请愿。其中郭海锋双手举着请愿书,泪流满面。这三个学生跪了40多分钟也没有官方的人来接见他们。这时学生们群情激愤,政法大学的硕士生浦志强就用话筒把自己的头砸得头破血流。

1989年4月22日,天安门广场,政法大学学生齐唱国际歌。左三是学生隋显斌(现名隋牧青,郭飞雄的辩护律师),后来参与建立北京市民自治会,被捕入狱。(法新社)
1989年4月22日,天安门广场,政法大学学生齐唱国际歌。左三是学生隋显斌(现名隋牧青,郭飞雄的辩护律师),后来参与建立北京市民自治会,被捕入狱。(法新社)

后来,北京高校的临时行动委员会作出决定,为了他们的和平理性,他们可以撤离天安门广场,但他们要罢课抗议。于是,4月22日1点30左右,学生们就开始有组织地撤离天安门广场。但他们一路高呼口号,特别是经过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的新华门时,他们高呼“和平请愿,政府不理,通电全国,统一罢课。”就这样,4月22日天安门广场学生的活动,就造成了北京高校的学生集体罢课。

林坪: 谢谢吴仁华先生给我们介绍1989年4月22日的情况。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