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四】台湾记者亲历六四 催泪弹在眼前爆开

2019-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联合报记者孙扬明采访八九民运,描述当时经过。(李宗翰拍摄)
前联合报记者孙扬明采访八九民运,描述当时经过。(李宗翰拍摄)
Photo: RFA

1989年,几位台湾记者在北京见证了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时任《联合报》记者孙扬明就是其中之一,他五月中赴北京原订是要采访前苏联领导人戈巴乔夫和邓小平的会面,但是他却经历了六四的血腥镇压。

记者:孙扬明,请你描述一下六月三号晚上的情形。

孙扬明: 我们是那天晚上九点多,(联合报)同事王震邦冲进房间来,说部队拉到木樨地了,今晚会动手。当时已经是第四次、第五次听到这种消息。 我就跟同事汪士淳说我们去看一下,他说好。我们就两人骑自行车出去,因为我们就住在金鱼胡同里面的和平宾馆,所以离天安门广场并不远,就骑车出去,我们就说我们稍微划分一下工作情况,因为到时候情况一定很混乱,谁也找不到谁。我说我先去木樨地看部队进城,部队拉进来以后,我就先撤回去发稿,广场交给你,他说好,所以我们采访是这样分工的。但是我们当时讯息不够充分,有一路解放军是从前门进来,我们没有掌握到。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记者:  你骑车出去之后看到什么情况?

孙扬明: 我骑车到木樨地,看到一排坦克车或是装甲运兵车,把马路占满往前推进一路往东走,慢慢走,每走到一个路口就停下来,就会看到那边有人开枪。部队从木樨地开进来好几个钟头,至少三四个钟头不止,解放军也用催泪瓦斯,我被催泪瓦斯打到,我的脚踏车停在路边电杆靠着,就看到一颗催泪瓦斯弹对着我飞过来,掉到我前面大概20公分的地方,滚上来打到我的鞋子,然后冒出黄色的烟。我那时还好知道我的车在什么地方,抱着脚踏车转身闭着眼睛,也不敢呼吸往前冲,往前冲了20多公尺。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部队刚刚开始感觉上比较有一点节制,大概对空,很少就直接平扫,可是到后来慢慢我们看到这边(的学生和市民)拿着棍子棒子往前冲,叮叮当当打一阵,然后解放军就开枪,然后一下跑回来再往前冲,在西单六部口来来回回搞了好久,还有好几个解放军,还有几个学生(或者工人模样的人),被打伤,但都不是子弹,大概都是被棒子敲昏,或是骨折,那时大概八九个,通通送到民族饭店,大家就帮忙包扎。然后出来一看,部队的前方还没有过民族饭店,出来抱着脚踏车再往回跑。当晚双方是交互的,现场就是听到有枪声,这边有人喊冲啊有这种声音出来,现场其实是很混乱的。我亲眼看到就在我旁边不远,听到枪声以后,铁栏杆那个地方火花就出来,就是子弹。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记者: 在冲突当中,不断的有死伤的情形?

孙扬明: 我们有没有看到尸体,有。三轮板车上,我们看到有人脑袋中枪,人拖到协和医院,三轮板车就丢在墙角,我们还上前看,脑浆像鱼膘一样,还有血留在上面。我的同事汪士淳在他写的书里有一张照片是他在复兴医院照的,的确是一排(尸体),太平间里有一排,六四晚上情况就是这样混乱。

记者: 天亮之后,以及后来的情况,您回忆当时是什么样的?

孙扬明:那个时候刚开始柴玲、李录他们躲在北大。6月4号上午我们还到北大去,看柴玲睡在那个地方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我们跟李录聊了一下,那提醒他们说要小心,人身安全很重要。骑车半路回来就看到一辆坦克车被民众到处乱开。另外我们还看到比较严重的两个情况。我们到外交公寓去采访,被我们采访的民众说,他们那天听到也看到外交公寓上面有枪往下面打,对着解放军从 上面打下面,下面当 然 就回击,所以整个情况是很混乱的。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早晨,木樨地(六四档案图)

六月五号、六月六号晚上,我们从前门走过去,大型公车被推翻,上面有个尸体挂在那里,烤焦的一个人,旁边有人写这人是解放军排长。所以整个情况是非常混乱的。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陈美华 台北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