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称中国运动员承受的压力过大

2007-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访问学者库兰齐克在《新共和》周刊发表文章称,随着2008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运动员在庞大的国家体育机器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08Olympic-150.jpg
图片:设在八达岭长城的北京2008年奥运会会徽的广告牌(法新社)

《新共和》周刊上库兰齐克这篇文章的题目是:“2008年奥运会也许是中国运动员的噩梦”。文章第一部分说,“中国把2008北京奥运变成了一个全球的社交盛会;这次奥运显然不只是两个星期的体育比赛。”“中国官方也异乎寻常地拔高对运动员的期盼,把国家的荣誉压在他们肩上”。一名中国官员对美国媒体说:现在“只认金牌,你拿了银牌也是输家。”

库兰齐克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表示,中国运动员承受的压力过大:

“中国把奥运会变成事关国家荣誉的事件的作法,给运动员带来了更大压力。奥运会被炒作的太厉害了,运动员承受这么大压力是不健康的。”

库兰齐克说,他并不反对适当为奥运作宣传:

“我们不认为为奥运做广告、把奥运宣传成重大事件本身有什么错。这确实表明---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中国是世界舞台上的一个重要强国。”

这位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访问学者表示,当局在奥运筹备和举办期间,也面临权益人士举行抗议示威的潜在压力。他认为,这种压力是平时缺乏表达意见的正常渠道造成的:

“我个人并不认为奥运会应当成为两个星期的体育比赛之外的东西,我反对对运动员施加压力也是基于这个认识。但在另外一方面,因为合法表达意见的渠道在中国是如此之少,你就很难责怪那些对一些事情感到愤怒的群众利用奥运之机来表达自己”。

中国把奥运会变成事关国家荣誉的事件的作法,给运动员带来了更大压力。奥运会被炒作的太厉害了,运动员承受这么大压力是不健康的。

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体育专栏作家包勇敏也认为,在奥运筹备和举行期间,当局必然会听到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

“北京奥运面对各种民主人权、异议人士的批评,这是必然现象,历届奥运每个国家都会多少面临这些问题的压力,但是中共可能要承受更大压力,因为它现在是全球焦点国家。”

包勇敏从运动员的培训模式和体制、以及老百姓对奥运军团的期望值等角度着眼,分析了中国运动员承受巨大压力的原因:

“全世界产生著名运动员和运动国家的两种形态:一个像美国,是民间自由发展;一个是国家培养,象早期的东德,苏联,自从苏联解体之后就剩下了中国。运动员从小训练,然后很多人被淘汰,失去生活技能,有很多这种事情。中国从1984年拿了金牌之后到上一届成了仅次于美国金牌数的国家,现在奥运来了,老百姓胃口也大了,一定拿了金牌才过瘾。运动员也是拿了金牌才会使生活有保障,或者退休以后可以上大学,或者政府安排一个职位。金牌代表金钱。运动员自身会产生压力,社会也会产生压力,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

这位体育记者表示,以他七月在中国的所见所闻而论,中国对2008北京奥运的宣传造势,并没有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已经达到全民总动员的程度。他认为真正对2008奥运满怀热情、感到兴奋、茶余饭后言必称奥运的,主要是北京的民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