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缅怀紫阳 勿忘六四>研讨会

2007-0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1月15号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日,再过几天也就是赵紫阳逝世两周年。中国和平民主联盟特别在纽约法拉盛举办 < 缅怀紫阳 勿忘六四>的研讨会。下面是本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ZhaoZiyang_150.jpg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黎明,天安门广场:赵紫阳手持话筒向以绝食示威的学生们讲话。法新社照片

原体制改革改所综合研究室主任程晓农,现为当代研究中心主编。曾负责直接和赵紫阳交流,讨论政策问题。他在发言中说,赵紫阳虽为中共总书记却不是大权在握。

他与赵紫阳最后一次长时间讨论,5小时和6、7人的对谈,赵紫阳一肚子苦水,显出无奈的状态。感到经济改革遇到的最大阻力是这个制度和党。赵紫阳深知他面临的政治障碍无法突破。 例如赵紫阳曾在一次会议中向物价局长提出,如果北京肉类涨价,能否控制,物价局长毫不客气地顶回来,不能。赵紫阳最后只好说:

"算我没说。"

程晓农说,当时很多干部是陈云的人,陈经常策动手下人责难。赵紫阳相当孤立。

邓小平还曾经首先对外宾提出物价将大幅度上涨,等于是中央军委主席干预政府决策,而后再回头逼迫政治局同意。两个月后价格闯关失败,造成恐慌。陈云逼迫政治局检讨,邓小平躲到一边,把原本不支持他这一政策的赵紫阳推出做检讨。而民众只看到政策草率、鲁莽。还以为邓小平支持改革,实际邓也在拆墙角。

程晓农认为赵紫阳在党内是异数。他最大的贡献是,以"六四"前的作为向人们展示,不是中共党内所有人都赞成屠杀。

曾就读北大法学系、六四遭到通辑的熊焱给研讨会寄来书面发言,文中称纪念赵紫阳是因为他在中共恶劣的专制环境中,与专制决裂,彰显了政府不是当然的可以以杀人维护其统治的原则。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李大勇1989年曾在电力科学院读博士,他在发言中说,马丁-路德金主张非暴力方式争取人权,得到美国人的尊敬。而赵紫阳主张和平理性的方式解决民间和政府的冲突,却被软禁15年。说明在不同的国度,即使赵紫阳作为中共总书记,也无力改变。李大勇认为赵紫阳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胡耀邦也是如此。

但在中共特殊环境下,人性被党性征服、取代。 善良的官员无法在这个体制中维持。

历次中共党内斗争都是恶的领导人战胜不那么恶的。

年民主墙时期即参与活动的江浙民运领袖徐水良曾入狱13年,他说,"六四"屠杀改变了中国和世界的命运。

本来中国可以走东欧和平转型的道路。当时军中十多位上将反对戒严,军队和百姓的条件都比苏联好。但是叶利钦敢于反抗,而中国失去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六四"的教训是,中共党内一批人可以坚持自己的良心,但是与中共决裂还没有下决心。赵紫阳同中共上层决裂了,但是本人没有同共产主义决裂。

赵紫阳没有尽快让老百姓了解他的立场。人们只知道他是恶党的高官。

徐水良呼吁中共高级干部应该尽快恢复人性,同共产主义决裂,要行动就要及早。

唐柏桥在发言中说,中共把中国人引向堕落,腐败。"六四" 开启了以和平方式反对暴政的先河,将来中国的转型一定是非暴力。

他要中共从新评价"六四",呼吁中国人民善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机会,开展越洋上访,向世界揭露中共暴政黑幕。因为中共为了2008年的奥运形像,不敢打压。

会上还播放了六四期间被坦克压断一条腿的齐智勇的越洋电话录音。

六四后坐了四年牢的诗人蒋品超在寄给研讨会的诗中写到:

你走了,谁来认领这无情的岁月,那些血,洒满了长安街......。天空是破碎的天空......河山瑟瑟,一夜屠城,碾碎了青涩的真诚......东方的人类在一片枯死的落叶上飘着。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