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里尔市市民质疑中国赠送的马克思塑像挟带着意识形态

2016-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流亡作家马建,在马克思的墓地前,为马克思披上写着89,64,25周年数字的中国国旗,马建说马克思主义是中国暴力的根源,希望大家反思,并让马克思从中国离开。(张安安摄)
中国流亡作家马建,在马克思的墓地前,为马克思披上写着89,64,25周年数字的中国国旗,马建说马克思主义是中国暴力的根源,希望大家反思,并让马克思从中国离开。(张安安摄)
Photo: RFA

中国赠送给特里尔的马克思塑像的照片和模型在圣诞节前开始在特里尔正式展示,并讨论是否接受。

二〇一八年五月五号是马克思诞生二百周年。针对这个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的纪念日,中国政府看到,马克思的诞生地特里尔,居然没有一座如同毛泽东在中国那样的大型雕像,为此决定赠送特里尔市一座大型的马克思塑像。计划中的这座塑像加上底座有六米三高,特里尔市想要把它建立在马克思出生地的故居旁的街角,但是中国政府认为该地区光线不够明亮。经过讨论初步决定设立在特里尔的著名景点,古罗马遗迹黑城门不远的西缅史蒂夫特广场。消息传开后,立即在特里尔是民众引起讨论,并且遭到部分市民激烈的反对。

特里尔市的乌努克女士在德国媒体发表的公开信中对树立这个塑像感到愤怒。她说,不仅是塑像的巨大让我们震惊,而且还有这个中国,它把脚践踏在人权之上。

现在,距离二〇一八年五月五号越来越近,中国赠送塑像的问题也越来越具体现实。上周一,圣诞节前的十二月十九号,特里尔城市公布了中国将要赠送的马克思像的照片及模型。现在,北京来的马克思塑像在特里尔市民中引起的争论,已经迫使特里尔市面临汉姆雷特式的矛盾:接受还是拒绝?

德国媒体说,特里尔市长心知肚明地感到,拒绝可能会带来政治和经济后果。为此,对于反对者,社会民主党的市长雷伯的说,要知道这涉及的不仅是大小问题,而是如何对待一件艺术品的构思问题,这是来自中国这样的大国的艺术品,在德国他们只给两个城市有赠送。这凸显了我们的地位。

据德国媒体报道说,这位特里尔并不喜爱的城市之子马克思的故居,现在平均每年有三万多位中国游客参观。这个旅游收入以前特里尔是没有想到的。如果接受塑像则可能会增加游客和经济往来,如果拒绝则可能也会有后果。这让特里尔市政府很头疼。

该市的青年自由民主党的阿森巴赫对于接受这个塑像明确地提出了质疑。他说,支持接受这个塑像的人说,这是件艺术品,没有意识形态的背景,并且可以引起我们对于马克思的进一步讨论。对此他相信,如果一件来礼品来自中国,没人会相信他们的这种说法。

据报道,除了上周公布的照片和模型外,二月特里尔市还将在西缅史蒂夫特广场树立一个木制的塑像,让市民直接观看感觉效果。最后是否接受这件礼品,将由市议会在三月初做出决定。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吴晶)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致特里尔市民的一封公开信
(请求有知之士将其翻译成德语发表)

我是一名中国律师,我曾三天到特里尔这个城市两次,不是为了游览,也不是去朝拜共产党的圣祖,而是去设在特里尔的联邦局申请避难。我感谢包括特里尔市民在内的德国人民庇护了我,并给了我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公开我的姓名和到达特里尔的日期。出于同样原因我要写这封信告知特里尔市民们一些事实。
1818年5月5日一个婴儿在特里尔这个城市诞生,给这个地方带来了知名度。这个知名度是用无数生命的丧失和世间无数的灾难堆砌而成的。我没有责难特里尔不该产生这个婴儿的意思,也许这个婴儿是无辜的。众所周知如共匪所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而所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据说也是假的,送去的马克思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是什么,自然也不是我所能评判的。
快200年了,这个婴儿“成长”为好几米高的怪物要回到特里尔这个城市,使人联想到诺亚方舟之前巨人横行人类面临灭顶之灾又将成为现实,我不能置身事外,尤其这个怪物来自我所逃离的地方,我相信它只会带来灾难。我欣慰的看到特里尔一个普通女市民都能站出来说不,我悲哀我的民族中太缺乏这样的人物,以至于那怪物所引领的暴徒在那片上帝抛弃的土地上横行了好几十年并继续着。
我相信特里尔的市民不会允许这个包藏暴徒们祸心的怪物使这个美丽的地方变成未来的耶路撒冷。我相信东德人民的血泪尚未擦干,德国人民不会允许来自中国的共产主义“魂归故里”。

2016-12-30 03:2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