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人汉字书写和应用水平(二)

2007-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近年来在中国大陆,人们提笔写字笔画模糊,使用电脑就能打字造成“握着鼠标,忘了笔杆的现象,引起关注。有专家呼吁,中国学生汉字应该提高汉字的书写水平。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有关采访报道的第二部分。

据中国今年在上海、天津和河北三个省市对在校大学生进行的测试显示,中国在校大学生的汉语水平和书写水平不容乐观,应用能力距离实际要求还存在很大差距。在上次的节目中,安徽合肥一家高中的语文教师陈老师谈到,与西方文字相比,中国文字在书写方面更为重要,正如中国的传统说法“文如其人”一样。因此,陈老师认为,作为汉学文化,在文字书写方面对学生进行基本训练,非常必要:

“汉字文化有基本的书法要学习是文化传承所必要的东西,但不必按照完全传统的做法:什么描红呀,正楷呀。但基本的书法训练应该搞,至少写出来的字要好看一点,其次是一些具体的要求还是要普及的。如果书写达不到要求,的确对整个社会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电脑打字也有它的好处。但中国传统书法毕竟反对一种字体就是广告体的字。无论从艺术和实用两个角度来讲最基本的书法训练还是应该需要的。不管是人文学科还是学理科的这都是需要的。”

陈老师说,从目前中国的现实情况来看,有些孩子完全沉溺于电脑,把书法抛在脑后,暂且不说未来令人担忧,即使从高考的角度来说,汉字书写的基本训练也不能偏废:

“包括大学高考对书法给一定的分数,因为我也改过高考卷子,书法好与差不是绝对纯粹两种或者三种能够解决的问题,因为一个作文要是书法写得很好,跟字写得非常差,或者简直不认得,实际上那个分数差距绝对不在书法上本身,因为老师每天要改几百篇作文,你看到写得很漂亮的字,你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分数一上,那就不是3,5 分的问题,书法问题比较复杂。所以作为文化的重要方面,过去讲字如其人也好,琴棋书画也好,是中国文化基本的一个要求。”

陈老师说,在汉字书写方面要补课的不仅仅是一代人:

“科举考试到现在已经是102年了,至少是三代人以上,传统文化方面比较薄弱,一代不如一代,想灌输给下一代人大概好不到,因为它的实质是这样。象我们这些50多岁的人,还有30多岁的一代,比我们又要差一点。现在要想把再小一点的搞得很出色很难。”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东亚系教授林毓生说,中国学生汉语水平下降、“握着鼠标忘了笔杆”的现象确实不容忽视,但解决起来也不那么简单:

“好比说过去的一个例子,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有一个所谓共和时代,就是孙中山先生1912年创立了中华民国,当时的教育部长是蔡元培,他是当时最重要的知识分子领袖之一。现在国家管教育的最高领导是不是有这种地位,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是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这都是大问题啦。教育是最根本的,但是国家是不是注重教育?所谓注重教育是从什么观点注重?多给钱?还是提拔一些真正有思想,有头脑,有文化,有见解的大教育家作为国家教育的领导?也不知道。”

美国耶鲁大学中文讲师苏炜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

“从高的角度,从我们文字的美,从书法包括到电脑,电脑写作里面也可以让学生去了解到文字的美。所以一方面是大势所趋,我们没有办法去阻挡,就象当年我们用自来水笔也好,叫圆珠笔也好,取代了毛笔的时候,很多人都痛心疾首,但是这没有办法,这是历史的发展,每一步我们都得往前跟着走。但是我自己就是一个教育工作者,在耶鲁的中文教育里,高年级允许电脑写作,但是低年级要求用手写作,而且在我们的教学里面,我们保持了手写这一部分,比如说考试中的写作部分就要求学生手写,不能用电脑。在教学中加强写作,是会至少有所改善的。”

安徽合肥的陈老师说,随着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文素质的教育和提高也应当同步进行,这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随着经济文化的大发展,人文素质的提高还是一个根本性问题,因为中国近代无非讲就三条路:革命、建设、改造国民性。革命也革过了,建设也建设到了现代的地步,最难的就是改造国民性,它最大的问题是文化素质低,这还是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通病。”

当然陈老师同时也表示,对传统文化的灌输,包括提高学生汉字书写的水平,还要有一个慢慢回温的过程,不会一下子见效,但需要逐渐向这个方向努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