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人的 “原罪“之争误导

2007-0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旅美中国经济与社会问题学者何清琏围绕中国富人“原罪”之争问题近日发表 “'原罪'之争后面隐藏的社会紧张”一文。何清琏认为,所谓的“原罪”之争在中国是误导民众。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我觉得最大的原罪还是掌权的权贵贪官们,他们掌握的钱即便是符合中国现行法律的,那还是通过手中垄断性的权力获得的,最大的原罪实际上是这种原罪。

中国有钱人“原罪”之争由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指责民营企业家侵吞国有资产开始,讨论至今越来越激烈,似乎在中国有钱者有原罪的只是那些所谓的民营企业家。旅美中国经济与社会问题学者何清琏认为,原罪之争在中国没有自由言论讨论空间的环境下有误导:

“首先第一条无所谓原罪,中国80年代的时候,如果说是概念问题,比如大家觉得经商不光荣,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到90年代以后,资本市场,证券市场,银行和各种经济法规都已经出台。既然号称要依法治国,那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各种违法乱纪的活动都要宽大,那就干脆不要定法律了,就像美国驻中国办事处那个主任说的‘中国为了500个高级干部的家庭生活算了,500个家庭垄断了银行、电力、证券等各种高级职位。既不想中国向左,象毛泽东时代那样会清算他们,也不愿意向右的民主,最好是维持现状。’用研究金融的谢平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喜欢永远保持这种转轨状态。’因为只有不透明的转轨状态才便于他们拼命捞钱。”

何清琏的文章折射出,中国目前的原罪之争不分青红皂白,掩盖了事情的真相。那北京独立学者刘晓波如何看待“原罪”说:

“中国的原罪我会更倾向于制度性的原罪,因为制度的不合理,比如说民营企业早期经营的违规现象,给民营企业发展设置的种种限制,但他又要发展经济,那就必然出现某些违法行为;第二点,我觉得最大的原罪还是掌权的权贵贪官们,他们掌握的钱即便是符合中国现行法律的,那还是通过手中垄断性的权力获得的,最大的原罪实际上是这种原罪。”

包括中央党校在内的几家中国官方机构的调查研究显示:在中国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和证券五个主要领域, 担任主要职务的人85%到90%是高干子女;中国亿万富豪中9成是高干子女,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2万元人民币。有谁能证明这些高干子女拥有巨额财富和掌控产生巨额财富领域是偶然和巧合?刘晓波认为“原罪”之争集中在民营企业家身上不对:

“中国现在讨论经济发展造成的贫富两极分化,由于这种舆论空间没有办法展开讨论,把两极分化的板子全都打在民营企业家和经济学家身上。大家都知道中国最有钱的人、从这个制度中获得最大利益的人显然不是任何民营企业家,而是一些权贵家族。”

何清琏表示,民营企业家群体成了目前原罪之争中民众宣泄怒火的靶子,似乎中国日益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就是他们造成的。何清琏进而在自己的文章中表示,解决问题的根本是政府不要再用自己那只“有形的手”完全牵着,甚至束缚市场经济这只“无形的手”,不要让中国经济所谓的“转型期”无限地拖延下去。不过,何清琏认为,政府从经济活动中退位不是一蹴而就的: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从经济改革开始的时候就说,到后来不是越来越退出,而是从90年代开始政府的干预越来越多。原来80年代赵紫阳的时候提出要政企分开,所以现在不是它不应该退,想不想退的问题,它早就应该退了。”

政府早就应该退出经济活动而没有退出,这就会产生问题。问题产生就会使本次报道的结束语被越来越多的人引用“中国的制度是问题制度,官员是问题官员,环境是问题环境,在问题的环境里产生的自然是问题富豪。”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