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五月八日

2019-05-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对话团项小吉(右二)、沈彤(右三)等前往信访局递交对话请愿书。(六四档案资料图)
对话团项小吉(右二)、沈彤(右三)等前往信访局递交对话请愿书。(六四档案资料图)
  • 官方拒绝与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对话
  • 北高联发声明 倡导北京各高校进行校园民主建设
  • 赵紫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  乔石汇报制止学生“动乱”的情况  赵紫阳与李鹏再次就学运问题出现意见冲突
六四广播:“高自联”夜以继日不停广播。(六四档案资料图)
六四广播:“高自联”夜以继日不停广播。(六四档案资料图)

记者:吴仁华先生,5月8号这一天在北京的校园有什么比较重大的事件发生呢?

吴仁华:1989年5月8号北京高校除了北大还有学生继续在罢课抗议之外,其他高校学生已经基本复课,北大也只是部分学生的罢课,因为北大的教务处当天的统计数字表明,北大当天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学生在罢课。所以在学生方面当天下午3点半,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团长项小吉等四人再次到中共中央办公厅跟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接待室,询问对话请愿书递交以后官方有什么答复?结果信访局的局长他就明确的答复说,中国官方不会跟非法学生组织进行对话。对话团的四位代表听到信访局局长这种对话,当然是非常不满意的。

记者:在5月8号当天北京高校的学生还有哪些比较重要的活动呢?

吴仁华:5月8号晚上,北大、北师大很多学校都接触了一份北高联关于校园民主建设的声明,当时大家的关注点都是在天安门广场,在社会上尤其是天安门广场,因为每次游行集会都是以天安门广场为目的,所以很少关注到校园民主建设。北高联经过讨论后,认为校园民主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校园民主建设的话,学生运动、民主运动不可能持久,这就像4月15号学生运动爆发以后,很多学生比较有预见性的提出来,要建立学生自己的组织,因为过去学生运动之所以快速的失败,没有壮大,就是因为没有自己的组织。所以说这一次八九年学运爆发以后,学生们就开始注意建立学生自己的组织。同样的北高联在这份关于校园民主建设的声明当中所说的也是比较有预见性跟戏剧性的。声明当中明确的提出要广泛的进行校园民主建设。比如说就是学生自治会的选举,学生自治会从选举得以确认,长期保留校园内的自由讲堂,保留校园民主墙,绝不能让校园内的自由讲堂、民主墙轻易的丧失。所以校园民主建设这份声明应该是值得一提的。

记者:那么在5月8号当天官方有一些什么样的动作呢?

吴仁华:5月8号当天中国官方主要的事情就是在当天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一份常委会主要是听取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乔石汇报了中央制止动乱小组前一段时间的工作总结,包括下一段时间的工作部署。因为乔石是当时中央制止动乱小组的负责人,所以乔石在汇报当中,他主要重点就是叙述了四二七学生大游行之前的一些情况,包括他所说的学生两次冲击新华门,4月22号胡耀邦追悼会后的学生请愿,4月23号以后的学生串联,在一些高校夺取官方学生会的权利进行罢课活动。赵紫阳在听完乔石汇报以后发表了一个谈话,这个谈话跟四二六社论的精神也不太一致,而赵紫阳说那么多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请愿,怎么中央都不知道,说明中央的运行机制有问题。他又说如果北京高校进行改选,即使一些闹事的学生当选上台,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所以李鹏在会上就认为赵紫阳的说法是变相的承认非法学生组织,这跟学生把今后的诉求焦点放到承认学生自治组织的意图还是不谋而合,所以在这个会议上李鹏跟赵紫阳再次出现了意见的冲突。

记者:谢谢您吴仁华先生给我们介绍的5月8号的当天发生的主要的事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