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五月十一日

2019-05-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邓小平秘书向李鹏传达邓小平的意见 要李鹏顶住压力 不能改变四.二六社论对学运的定性。图为邓小平与李鹏。(档案资料图)
邓小平秘书向李鹏传达邓小平的意见 要李鹏顶住压力 不能改变四.二六社论对学运的定性。图为邓小平与李鹏。(档案资料图)

 

  • 邓小平秘书向李鹏传达邓小平的意见 要李鹏顶住压力 不能改变四.二六社论对学运的定性
  • 杨尚昆到邓小平家 私下讨论军队的情况  邓已有用军队镇压学运的念头
  • 胡启立到中国青年报社与新闻工作者对话  讨论学潮、新闻改革等问题
  • 王丹、吾尔开希等人以个人名义发起绝食请愿  在北京高校串联
发起绝食请愿(六四档案资料图)
发起绝食请愿(六四档案资料图)
林坪:吴仁华先生,1989年的5月11号当天主要有哪一些比较重大的事件发生?

吴仁华:当天上午,“中央制止动乱小组”的领导人乔石主持了中央制止动乱小组的办公会议,讨论跟通过了戈尔巴乔夫访华期间维持社会秩序的一些措施:就是要依照北京市禁止游行示威的那个十条管理办法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对学生游行的控制;另外,也要求进一步加强新闻舆论的导向作用,就是宣传中央制止动乱的那个方针。
当天上午,邓小平办公室主任王瑞林打电话给李鹏传达邓小平的意见。邓小平的意见是这样的:没有《四二六社论》就没有今天形势的缓和,所以要坚决顶住党内外的压力。也就是说,不能让赵紫阳这些人改变对《四二六社论》的定性。

然后当天上午11点,邓小平会见了伊朗总统哈梅内伊,然后也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他的讲话当中说,中国要力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内环境,这样才能把自己发展起来。这件事比较重要,这是邓小平在北京发生学生运动以来首次公开会见外宾和公开讲话。
绝食发起人王丹、马少方、吾尔开希(从左至右)。(六四档案图)
绝食发起人王丹、马少方、吾尔开希(从左至右)。(六四档案图)
5月11号下午,国家主席杨尚昆特意到邓小平家汇报情况,两个人讨论了以下这么一些问题:
第一:这次学潮为什么结束不了?
第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支持学生?
第三:中央政治局的态度;
第四:解放军部队的情况;
第五:北京和地方政府的态度;
第六:下一步怎么办?

两个人的谈话里,比较重要的就谈到了第四点,就是解放军部队的情况。可以说,在5月19号北京宣布戒严之前,邓小平跟杨尚昆他们少数人,实际上已经在考虑要用解放军部队进入北京戒严的问题。
官方在当天上午,中共中央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胡启立专门到《中国青年报》,跟《中国青年报》的人员进行座谈。这个座谈会上,《中国青年报》的社长,包括各部门的主任都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主流的意见都是比较一致,都是认为新闻记者、新闻媒体必须客观地报道学生运动;如果不做客观的、公正的报道的话,这是辜负了自己的职责,而且是给新闻媒体带来的负面的影响,是新闻媒体的一种耻辱。

《中国青年报》这些人员发言当中,胡启立基本上没有打断他们的讲话。在他们发言完了以后,胡启立做了一个表达,给他们表达的话也是挺正面的,还是赵紫阳关于新闻报道要更开放一点。新闻报道对学生运动也可以做一些客观中立的报道,基本上是这个态度 。

这个座谈会后来在北京各媒体当中影响非常大,也导致了北京的很多媒体开始对学生运动做一些客观的、中立的正面的报道。

林坪:那么在5月11号当天,北京高校有哪些主要的活动呢?

吴仁华:5月11号当天,学生方面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当前中午,王文、吾尔开希、王丹、马少方、程真、杨朝辉六个人在中国人民大学门口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吃饭,主要商议以个人的名义发起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绝食请愿的诉求是两项:第一,摘掉学生运动动乱的帽子;第二,平等对话。

他们为什么在饭馆讨论以个人名义发起?就是(因为)在这之前,包括他们在内还包括其他的学生,程真给北高联提出建议,要求北高联发起绝食请愿活动。因为官方对学生对话的要求一直置之不理,说必须以绝食的方式给官方施加更大的压力。但是北高联常委经过反复的讨论以后,不同意以北高联名义发起绝食请愿,因为他们对绝食请愿以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没有把握。北高联只是同意如果有人以个人名义发起的话,北高联愿意负责后勤支援工作,包括纠察维持秩序的工作。

当天下午,王丹就到北大学生自治会筹委会向王有才、柴玲谈了绝食请愿的设想,得到了王有才、柴玲的支持。王丹当场也起草了关于绝食请愿的倡议,王有才、柴玲都在这份倡议上签了名。然后,王丹和柴玲就到北大学生宿舍楼为这个绝食请愿进行串联;吾尔开希同时也在北师大,为绝食请愿在学生当中串联。所以,这是当天发生的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

林坪:谢谢吴仁华先生给我们介绍5月11号当天的主要情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