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五月十六日

2019-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16日,绝食指挥部在博物馆前举行记者招待会。(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6日,绝食指挥部在博物馆前举行记者招待会。(六四档案图)

 

  • 数百绝食学生送医急救 部分学生开始绝水
  • 数十万人到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
  • 40多名中央民族学院教师参与绝食
  • 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成立
  • 赵紫阳会晤戈尔巴乔夫 透露邓小平虽退居幕后 但仍是实际上的领导人
  • 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紧急会议  对如何处理学运未达成共识
1989年5月16日,广场上的绝食学生和支持者。(坐着持笔记本的是金培力。)
1989年5月16日,广场上的绝食学生和支持者。(坐着持笔记本的是金培力。)
1989年5月16日,广场上的绝食学生和支持者。(金培力拍摄)
1989年5月16日,广场上的绝食学生和支持者。(金培力拍摄)
1989年5月16日,绝食中的柴玲不支晕倒。(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6日,绝食中的柴玲不支晕倒。(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6日,阎明复来到广场向绝食学生讲话。(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6日,阎明复来到广场向绝食学生讲话。(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6日,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档案资料图)
1989年5月16日,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档案资料图)
记者:吴仁华先生5月16号这一天主要发生了哪些比较重大的事件呢?

吴仁华:1989年5月16号是北京学生绝食请愿的第四天。绝食学生人数还在增加,已经增加到3100多人,当天已经有600多人是送医急救,到了当天上午11点左右的时候,中央戏剧学院有12名学生他们已经绝食了三天。但是因为官方一直没有回应他们对话跟关于动乱定性的要求,所以他们决定绝水。到了下午3点15分的时候,其中一名学生就因为休克送医急救了。当天下午2点,政法大学有8名学生到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在地新华门前绝食、绝水。到了绝食第4天,很多绝食请愿的学生已经是非常悲愤,因为官方还是没有回应他们两个基本诉求。

记者:民间对学生的绝食当天有一些什么样反应呢?

吴仁华:当天声援的民众就更多了。根据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统计,说当天有数十万人到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天安门广场人数最多的时候就有30多万人,当天下午5点,中央民族学院大约40名青年教师就打着教师绝食队的横幅,到天安门广场宣布跟绝食的学生一起绝食请愿与学生共进退。当天刘强,白东平等人在天安门城楼西侧的观礼台,宣布成立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也就是后来的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前身,所以他们还在西观礼台架设了高音喇叭,通过高音喇叭反复的呼吁北京的工人要站出来声援绝食请愿的学生。所以当时他们还宣布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当时已经有登记在册的人员401人,北京工人自治组织的出现,这是一个重要的意外事件。

记者:那么在5月16号当天中国官方有一些什么样的举动呢?

吴仁华:当天上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晤戈尔巴乔夫,双方就宣布中俄关系正常化。在会晤的过程中也有数以千计学生跟民众聚集人民大会堂外呼喊“对话对话”的口号。当天下午5点40分,赵紫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晤戈尔巴乔夫,赵紫阳在这次会见当中讲了一段话,后来引起了轩然大波。赵紫阳会晤中他说,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同志一直是国内外公认的我们党的领袖,在前年召开的党的第十三届全国代表大会上,根据邓小平本人的意愿,他从中央委员会的政治局常委的岗位上退下来了,当时从党的事业出发,我们党内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经验,这对我们党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十三届一中全会郑重作出决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汇报,向他请教。邓小平同志也总是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支持我们集体做出的决策。我这是第一次公开透露我们党的决定。赵紫阳的这一段讲话等于就是告诉邓小平是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是新时代的那个慈禧太后,所以这段讲话在民间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从这一天开始很多口号就直接针对邓小平。这段讲话可能也引起了邓小平的震怒,他认为赵紫阳是在出卖他。但是赵紫阳自己后来在个人的回忆录的改革历程一书当中,他做了解释,说他没有恶意,因为过去他在会见其他东欧一些共产党的领导人的时候也会讲这段话,告诉他们,邓小平同志尽管退居幕后,但他还是中共党的实际领导人。他说这不是一个特意要讲的话,过去也是这么跟东欧共产党领导人讲过。

记者:当天中国官方对学生绝食,还有哪一些值得一提的一些举动?

吴仁华:当天晚上10点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了紧急会议,主要是针对学生绝食第4天社会各界大声援社会局势,对峙的局面比较紧张,这次会议在5个政治局常委发现了两种很明显对立的意见,赵紫阳还是坚持他的原来的想法,就是在民主跟法制的轨道上来解决这些问题,还是希望通过对话,通过对426社论定性的改变能够平息学生运动。但是李鹏跟姚依林还是坚决的反对,所以这个常委会对怎么处理学生运动还是没有达成一个共识。

记者:谢谢您吴仁华先生给我们介绍5月16号当天发生的重大事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