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五月十七日

2019-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17日,广场上急救中心救护绝食学生。(六四档案资料图)
1989年5月17日,广场上急救中心救护绝食学生。(六四档案资料图)

 

  • 上百万各界群众在北京举行大游行 声援绝食学生
  • 大量外地高校学生进京 参与学运
  • 严家其、包遵信等人联合发表《五一七宣言》矛头直指邓小平
  • 四大民主党派负责人联名致函赵紫阳 呼吁官方与学生平等对话 认为学生行动是爱国行动
  •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午在邓小平家中召开  邓小平提出北京必须实施戒严 赵紫阳反对戒严并第一次提出辞职
  • 赵紫阳当晚召开家庭会议 做好因反对镇压而坐牢的准备 家人表示支持赵紫阳的决定 愿意与他一起承担后果
1989年5月17日,广场上急救中心救护绝食学生。(六四档案资料图)
1989年5月17日,广场上急救中心救护绝食学生。(六四档案资料图)
1989年5月17日,广场上急救中心救护人员通过“生命线”时受到群众欢呼。(六四档案资料图)
1989年5月17日,广场上急救中心救护人员通过“生命线”时受到群众欢呼。(六四档案资料图)
记者:吴仁华先生,5月17号这一天有哪一些比较重大的事件呢?

吴仁华 :1989年5月17号是学生绝食请愿的第五天,经过五天的绝食请愿,中国官方依然对绝食学生的要求置之不理,民众对于中国官方的怨气就不断的上升。所以当天首次出现北京超过百万人各界民众的大游行,这是北京第一次出现百万人的大游行,对于学生的声援活动也达到了高潮。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统计数据,说是当天北京有120万左右的各界民众参加的游行。有媒体报道说当天参加游行的人数更多,好像有200多万,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是说当天北京市有60多所高校参加了游行,到天安门广场游行的中央机关跟北京市机关单位有46个。

记者:民间5月17号对学生的绝食请愿的声援还有哪一些呢?

吴仁华:5月17号开始有大量外地的高校学生进入北京倡议声援。所以在5月17号百万人的大游行当中,就有很多是外地来的高校学生。当天上午就是天安门广场学运广播站,播出了严家其跟包遵信发起联署的517宣言,这份宣言主要就是直接将矛头对准邓小平。就是宣言当中明确的说,清王朝已经死亡了76年,但是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那就是邓小平。所以在当天很多游行的标语跟横幅都是针对着邓小平,比如说小平你好狠心,小平赶快认错,听小平的还是听人民的,很多直接就点名邓小平。当天中午12点,中国民主同盟主席费孝通,中国民主建国会主席孙起孟,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雷洁琼,九三学社主席周培源他们连连就致函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提出紧急呼吁,内容是这样,第一,我们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运动,学生提出的合理要求与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主张是一致的,对于学生的合理要求,我们希望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予以解决,第二,建议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主要领导人尽快会见学生进行对话。所以他们观点很明确,主要还是站在学生的立场上面。

记者:5月17号当天中国官方有哪一些动作呢?

吴仁华:5月17号当天下午4点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邓小平家中召开,这是因为邓小平的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一个退居二线的领导人家中召开就是非常不正常的,但是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就出现了。所以在这个政治局常委会上,出席的有政治局5名常委,另外还有杨尚昆,王瑞林的列席,在这个会议上赵紫阳首先发言,就是说这次学生运动规模很大,而且现在局势还在发展。他就提出来说要解决这么一个局面、解决问题的话,必须对426社论进行一种反思,也就是说对426社论的动乱的定性要做一些改变。李鹏跟姚依林立刻就站起来严厉的反驳,说426社论是不能改变的。但是胡启立在接下来的发言中还是主张说426社论应该进行修改。另外一名政治局常委乔石没有表明态度,在会议上邓小平是最后做的讲话,主要意思就是说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问题是出在党内。他说党内因为对学生运动有一些错误的看法,这当然是影射赵紫阳,他就明确了就是说426社论定性不能动。那个动了他就说动乱就会更厉害了。所以他其实对学生运动是表示了一种强硬的态度。然后最重要的是邓小平在讲话的后一段就明确提出来,在现在目前的局势下北京必须实施戒严。邓小平一提出说北京戒严这个问题时,会场的气氛就变得非常的严肃,赵紫阳就马上表示反对北京戒严,说这样的话我这个总书记我没法执行,我没法履行我自己的职务,当场提出来辞职。当时在场的很多人认为,现在的局势下如果中共中央总书记辞职,会造成很大的震动,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劝告赵紫阳收回辞职的这个决定。所以这个会议最后是邓小平拍了板,很多人当然就不敢再反对,所以就作出了北京戒严的决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就北京戒严具体部署再进行讨论决策。所以当天晚上8点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就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按照邓小平的吩咐,对北京戒严进行具体部署。可是就在常委会上,还是就北京戒严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赵紫阳跟胡启立还是坚持反对北京戒严,乔石还是表示中立,李鹏跟姚依林表示赞同。所以实际上没有多数的政治局常委作出北京戒严的决定。5月17日在当天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召开了家庭会议,他对家人说,我缓和事态的方案没有被接受,所以形势会很严峻,如果矛盾激化在历史上是说不过去的,我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就不能同意这样做,就是不能镇压,他说我如果这样做的话我可能会坐牢,也许会牵连你们,所以你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所以赵紫阳讲完了这番话介绍了情况以后,他的妻子梁伯琪和子女都没有丝毫的犹豫,就一直表示支持他的决定,愿意跟他一起承担后果。

记者:谢谢吴仁华先生给我们介绍5月17号发生的重大事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