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五月十八日

2019-05-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18日的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的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 赵紫阳递辞职信 杨尚昆劝说后改为休病假
  • 赵紫阳致信邓小平 劝说邓改变对四二六社论定性 平缓处理学运
  • 邓小平等人决定5月21日起北京实施戒严 中央军委下令调部队进京
  • 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拒绝带兵进京执行戒严任务 当天被捕
  • 李鹏与王丹等学生代表进行了毫无成效的“对话”
  • 王军涛、陈子明等人筹建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
李鹏对话绝食学生代表吾尔开希、王丹。(六四档案图)
李鹏对话绝食学生代表吾尔开希、王丹。(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北京群众继续上街支持绝食学生。(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北京群众继续上街支持绝食学生。(六四档案图)
19890518_demo4.jpg
1989年5月18日,北京群众继续上街支持绝食学生。(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北京群众继续上街支持绝食学生。(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暴雨冲刷后的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暴雨冲刷后的天安门广场。(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工自联开始形成。(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18日,工自联开始形成。(六四档案图)
记者:吴仁华先生,1989年的5月18号主要有哪些大事发生呢?

吴仁华:1989年5月18号是学生绝食请愿的第六天,三千多名绝食学生健康状况越来越差,牵动了整个北京市各界民众的心,所以在这一天八大民主党派还有知名的社会团体,还有一些著名人士,纷纷发表了公开信紧急的呼吁,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人必须跟绝食请愿的学生进行对话,尽快的解决问题来挽救学生的生命。

记者:那么官方对学生绝食的情况和民众的呼声有什么样的回应呢?

吴仁华:中国官方主要当天的动态是当天清晨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修改完成了辞职信,马上将辞职信以特急快件就递交给杨尚昆,杨尚昆立即打电话进行劝阻,赵紫阳同意暂时不辞职改为休病假。当天的上午赵紫阳还是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他这封信还是希望能够说动邓小平改变426社论的定性,这样就跟学生就有一个好的互动,处理学生运动。

记者:邓小平看到这封信有什么样的回应吗?

吴仁华:从这里我没看到邓小平对赵紫阳的信有所回应,当天上午中共元老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杨尚昆,薄一波,王震,还有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中央军委的委员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他们开会,很有意思的就是看到赵紫阳没有参加这个会议。这次会议决定,第一是在5月21号凌晨零点时开始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施戒严。第二,5月19号晚上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第三,由杨尚昆负责立即部署军队在北京市区实施戒严的行动计划,成立戒严部队指挥部。第四,向徐向前、聂荣臻两位老元帅通报北京当前的局势以及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即将在北京市区实施戒严的决定。第五,建议目前北京来自全国的紧张局势,立即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发出通报,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要在中央召开党政军大会后,对北京的戒严明确表态。在当天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了会议,然后赵紫阳已经不再是这个主持会议的主角,等于他已经靠边站了。所以主持者是李鹏,会议主要是落实5月19号晚上召开党政军干部大会,通报在北京实施戒严的情况。所以这一次常委会会议决定,第一,5月19号晚上10点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赵紫阳、李鹏分别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讲话,李锡铭代表北京市委、市政府介绍北京学潮的发生和发展的情况。第二,5月19号上午以中共中央名义向中央顾问委员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央纪律委员会的负责人通报北京戒严的决定。

记者:在这个军方当天提前拒绝带兵进京执行戒严任务,所以立即逮捕,你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个情况?

吴仁华:5月18号这一天,北京军区已经接到中央军委紧急调兵的命令,所以北京军区也召开紧急的军事会议,北京军区所属的这些集团军的军长政治委员都赶到北京西山,北京军区大院开会。在这个会议上北京军区副司令李来柱就颁布了中央军委的调兵命令,徐勤先就表示说他不能执行这个命令,李来柱说你要不执行它,你至少得通知你们的部队,徐勤先打电话给38集团军军部,挂完电话以后他就回到北京军区总医院继续住院,因为他当时身体有问题。所以这件事对于北京军区对中央军委震动非常大,所以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当时就签署了逮捕令,让北京军区政治部派人到北京军区总医院逮捕了徐勤先。宣布撤销他的军长职位,让38军副军长张文远代理军长。在64事件以后,徐勤先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关押在秦城监狱。
记者:当时徐勤先说他不能执行任务,他有没有提出明确的理由呢?

吴仁华:他主要是以他的身体健康状况为由,实际上他是不想执行镇压的命令,因为在北京学运期间徐勤先刚好在北京军区总医院住院,北京军区总医院就在北京市朝阳区。所以他对于整个学生运动从开始到高潮,他是非常了解的,所以他同情学生运动,他支持学生的诉求。

记者:在18号李鹏他们跟王丹和吾尔开希进行了对话,您能不能讲一下这个对话的情况?

吴仁华: 5月18号上午大概9点钟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就建议李鹏能不能跟学生代表见个面,李鹏他觉得说邓小平已经决定北京戒严调动部队,觉得局势已经能够控制,大局已定,所以他又想利用跟学生的会见向全国民众显示,他对学生是关心的、是仁至义尽的,所以他就很痛快的答应了胡启立的建议。所以当天上午9点以后中共中央统战部临时通知王丹说,李鹏要会见学生代表,事情非常突然,王丹就临时联络了10多位学生,包括吾尔开希等人,当天中午11点到12点,李鹏,李铁映,阎明复,李锡铭等官员在人民大会堂就会见了王丹等10多位代表,但是在会见一开始,李鹏就约法三章,明确表示不讨论绝食学生的两项要求,即要求摘除动乱的帽子、要求平等对话,所以这种定调的座谈会就没有任何的成果。5月18号在非官方方面还有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当天上午包遵信,陈子明,项小吉,张伟国,柯云路,陈小平等人在一家饭店召开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的首次筹备会议,王军涛主持会议。因为这个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后来就成为八九民运当中北京的最高的一个协调机构,所以陈子明、王军涛后来也被中国政府作为最大的幕后黑手,判处13年有期徒刑。所以当天在会议上这一批人筹建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当天下午李鹏就从国家安全部系统知道了这个信息,非常重视。

记者: 谢谢吴仁华先生给我们介绍5月18号北京发生的主要事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