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今天:五月二十三日

2019-05-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23日,工人为被污损的毛泽东像盖上屏布。(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工人为被污损的毛泽东像盖上屏布。(六四档案图)

 

  • 乔石告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们:邓小平拍板决定了北京戒严
  • 杨尚昆与江泽民谈话 讨论软禁万里的问题
  • 北京百万人上街游行 要求李鹏下台 撤销戒严令
  • 余志坚等三名湖南青年向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像投掷颜料 被学生交送公安 六四后被判重刑
林坪:吴仁华先生,1989年的5月23号,当天北京主要发生了哪些重大事件?

吴仁华:5月23号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乔石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参加全国人大委员长会议。因为在前一天不是李鹏听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会议非常不满中央当时调戒严部队进北京的决定吗?所以乔石在今天就特意来参加全国人大委员长的会议,就是想跟这些副委员长们做个交流。在这个会议上有的副委员长还是非常激动,还是强调说他们在这之前提的要求中共中央一条也没有采纳,然后一些副委员长对目前北京的局势也觉得很担忧,怕出大问题。最好是要求中共中央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乔石他当然是有备而来,他就讲了北京所谓动乱发生的经过,然后讲了政治局常委的戒严决定是怎么一个决策过程,特别是讲到了邓小平拍板决定了北京的戒严。所以这样的话大部分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们就只能表示接受,因为这是邓小平拍板决定的。按照邓小平当时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很多副委员长是不敢反对的,只有少数的副委员长像叶飞,还是说不能接受。
1989年5月23日,天安门城楼上遭到污损的毛泽东像。(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天安门城楼上遭到污损的毛泽东像。(六四档案图)
林坪:当天杨尚昆跟江泽民谈话,让江泽民阻止万里回北京。您能讲一下这个情况吗?

吴仁华:当时中共中央可能对万里还是不太放心,因为万里历来是跟赵紫阳一样是以改革派著称的,所以在改革的问题上,在对待学生运动的问题上,他跟赵紫阳是非常一致的。所以在5月23号,杨尚昆等代表中央去跟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去看万里。因为这时候中共中央李鹏、姚依林跟杨尚昆这些人已经决定,不让万里在结束访美行程以后回到北京,要他到上海,等于是先把他软禁在上海,然后等他改变态度以后再让他回北京。所以我想杨尚昆找江泽民谈话的目的就是可能跟他要打个招呼,给他一个交代,万里在上海软禁的时候让江泽民配合中共中央代表丁关根的工作,因为中共中央特别派丁关根作为代表在上海。

1989年5月23日,天安门城楼上被遮盖的毛泽东像。(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天安门城楼上被遮盖的毛泽东像。(六四档案图)
林坪:在5月23号当天,民间的情况是怎么样?

吴仁华:5月23号下午1点钟左右,北京各界人士有100多万人上街游行。这是戒严令发布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游戏。参加者主要是北京各高校的师生跟知识界人士,包括文化界的、金融界的、科技界的、新闻界的,还包括民主派人士,还包括一些国家机关的干部。这次游行里头也是有比较多的外地入京声援的高校学生。所以在戒严令发布以后,在5月23号还有一百万人上街,就是非常让人惊讶的一件事情。因为戒严发布以后中国官方已经通过各个渠道,向所有人打招呼,戒严以后上街游行的话,性质不一样,后果会比较严重。

5月23号发生了一件事情,到现在还是很有争议的事实。5月23号当天下午三点钟,3位来自湖南省的年轻人,浏阳市的小学教师余志坚,《浏阳日报》美术编辑俞东岳,还有一位是湖南省长途汽车公司浏阳市分公司的司机鲁德成,他们三个人在当天下午3点钟,用装满了涂料的鸡蛋扔向天安门城楼上的巨幅毛泽东画像,画像都被涂污了。同时他们又拉开了一条非常非常长的横幅,内容大概说5千年的专制应该结束。结果他们被在现场的学生纠察队给抓住了,然后把这三位青年带到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当时学生指挥部的学生领袖们怎么处理这三个人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争论。后来是经过投票表决,然后多数同意将这三位年青人交给北京市公安局。学生担心的是怕中国官方会借这件事情来抹黑学生运动,就像当年德国的国会纵火案一样。后来“六四”事件以后这三位青年都被判处重刑。俞东岳在狱中受到酷刑,受到毒打,后来精神失常。所以这件事情是八九学运当中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事情,因为很多人,特别是现在越来越多人认为当时学生不应该将这三位青年交给北京市公安局。

林坪:谢谢您吴仁华先生跟我们介绍1989年5月23号当天发生的重要事件。

1989年5月23日,学生纠察队抓住向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像扔颜料的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送往广场学生指挥部,在召开记者会后将他们送交公安局。(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学生纠察队抓住向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像扔颜料的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送往广场学生指挥部,在召开记者会后将他们送交公安局。(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安徽学生抵京游行。(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安徽学生抵京游行。(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在街头摄影。(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在街头摄影。(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涂写着标语的公共汽车。(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涂写着标语的公共汽车。(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上海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上海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游行示威。(六四档案图)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