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模式和普适价值

我对中国模式颇感疑惑,而对普适价值坚定不移,如果确实有所谓中国模式,那我只能理解成在这种极权体制下的因为开放数年而发展的经济所积累从而被盘剥的高速给世界的印象…今天的中国是一再宣传的社会主义吗?是中学课本大学教材所不断灌输给学生们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吗?不,准确的定性应该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之杂交,那麽,中国模式就必然是脱胎于这种杂交体制下的经济增长,这种经济增长的短命因为封建官僚体制和资本人性的贪婪以及貌似社会主义实则身披羊皮忽悠国民的狼的杂揉日趋明显…我可以用闻一多的《死水》来描述这个国家,用《诗经》裡的《硕鼠》来比作这个国家的官员,再用另一篇《伐檀》来表达百姓疾苦…这些是中国模式的另类呈现,而且极可能是灯红酒绿下的真实…但普适价值所倡导的正义、博爱、平等和原则性却与所谓中国模式背道而驰…
2011-1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普适价值与中国模式在生活中点点滴滴给有心人有太多困惑:比如西北国棉一厂门口的垃圾桶一年更换三次,一次比一次豪华漂亮,可结果无一例外的常常各色垃圾溢流满地——这就是中国模式,而普适价值应当是更换这种管理制度,在普适价值所依存的制度下才可以即使垃圾桶不用更换而日趋洁淨;人行道的漂亮菱形砖石一年换了几次——这是中国模式的腐败,但普适价值裡哪怕铺设不漂亮却可长久让人舒心;中学生的课本费年年增长(高一近七百元…),而且主课课本週而复始浪费依旧—中国模式下学校配教辅局裡搭车省厅也不甘落后,普适价值裡课本可以借用,不接受强迫;中国模式下校服是物不美价不廉而且必须购买,补课是强迫的,订报纸是强迫的,做的都是中国模式的事,但说的是普适价值的话——我们说披着羊皮的狼完全可以解读为披着普适价值皮的中国模式…

由于直接和间接地接受了西方文化的熏陶,对于西方的普适价值的坚信使我在教育女儿时碰到了让女儿痛苦让我苦恼的诸多悖论:比如一面我极其讨厌学校为赚钱赤裸裸的强迫:不尊重学生也漠视家长并且恶心的美其名曰:为了考学为了整齐为了集体…一面要让女儿问清学校收费的项目,各个收费的价格,而这个最基本的该学校该老师公开说清的却常常模煳过去,也少人过问,女儿需要很大勇气面对可能来自老师的话语刁难甚至用另类眼光看待—因为其实学校的一切坏事儿都有一群这样的帮凶.

人们误以为中国模式是需要西方学习,其实哪裡有什麽脱离了普适价值的需要他人借鉴的模式呢?!但需要剔除的模式是有的:中国政府之所以好统治并且压榨这个国家的人民还要为自己歌功颂德全拜所谓中国模式下的教育所赐…灌输传统文化让人们不忘本,学校各种班纪校令让人们学会服从,高考唯分数论让人们接受历史政治语文从而失去思考,不进行实质性素质教育让人们自私而难以抱团,吹嘘自己封闭他人让人们缺乏准确判我,领导们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让人们无所适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