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专制与资本主义杂交的怪胎

生出这四不象的怪物,就是中国模式。他被毛皇帝山寨版的假马克思主义真秦始皇帝制弄得天怒人厌山穷水尽时,二代毛主义者邓小平把资本主义当救命丸去救活了经济,再用经济去做鸡血针,把他专制的政治又激来雄起,到世界去招摇,竟然有些西方不谙中国内幕的经济学者,从他们当前经济不景气去羡慕这中国经济的增涨,也赞赏这中国经济的效率了。这不是一战后极权的希特勒出现过的经济效率,上世纪三十年代西方经济衰退苏联斯大林集权制度弄出的高速工业化成绩同样的老戏老谱吗!
2011-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只有我们身在这杂交怪胎内的最知根知柢,他们都是雾里看花。

这是真正成功的模式,就不致用中国贱价的劳工血汗变成专制者万亿美元国债了。就不会有侵吞劳工发展到今天侵吞民营中小企业,逼温州百分之九十的老板外逃了。就不会耗费比国防费还多的维稳费了。就不会国富民穷贫富差距世界第一了。这中国模式可以用民间俗语来形容,叫“马屎皮面光,里面一包糠”要我们这些在专制绞肉机内被绞者才知的疾苦。

当年毛皇帝讲马列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即讲的普世价值,现在毛的后代反普世价值变成讲中国模式了,岂非活生生一副政治流氓嘴脸吗?


成都曾姓听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