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胡温十年

说实话,总觉得“我看胡温十年”这个题目有点大。倘若是某领域的学者进行相关研究或许刚好合适,但是作为中国社会底层一普通农民,总觉得自己要表达的东西可能会太小、太琐碎,难免“头大身小”之嫌。不过有时候执意要表达某些东西时,很难兼顾周全,于是只顾表达,其余便也顾不得了。
2012-1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得2000年初的时候,西安特色小吃之一“头夹馍”一个一块五。虽然对于我们这种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来说,不太便宜,但是至少饼子做的还比较大,肉馅夹的也还算实惠。但是记不清从哪年开始涨价潮不断,肉夹馍的价格从一块五变成两块,变成两块五、再变成三块……直到现在的四块、四块五。而饼子本身呢,早已从先前的“圆润丰满型”变成了“骨感型”,不知道是否和铺天盖地的减肥产品广告宣传有关,因为有句广告词叫“一定要瘦哦”。

有人可能觉得其实要瘦也不难,多吃素啊。问题是“素”也渐渐未必吃得起啊。过去买菜通常问的是几毛钱一斤或一块几一斤,几块一斤的菜是比较少的。现在反过来了,想找几毛一斤的菜,不容易啊。对于富人,其实涨不涨影响不大,但是对于社会底层的穷人,这是直接影响到生存问题的。

影响到生存问题的还有房子,对于俺们这些穷人,买房还是下辈子投胎到房价合理的国度再说吧。过去有人认为租房子的人多,就可以解决房价高问题,那是不了解穷人的状况呀。来城中村多看看,就知道房子多么难找,房东多么傲慢——你爱住不住,房租多么贵。有钱谁住城中村呀,还不是社会底层的打工族。10年前,不少城中村几十块钱就可以租一个月,现在呢?300多算便宜了,还很不好找,因为好多城中村在各种改造工程中拆的拆,迁的迁。但是工资呢,差不多还是过去的水平。看看饭馆里的服务员,几百块到一千来块的月薪,到处都是。事实上我曾将西安“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几个知名招聘网站的各个招聘职位都浏览过。绝大多数都是3000以下的工资。

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屁民,我不知道电视新闻上高唱的GDP增长跟,我们底层百姓有什么关系,唯一深刻感受这么多年的生活体验就是生存艰难!

温先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