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家鱼场两次被毁 巨额投资付诸东流(上、下)

2007-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针对吉林一户残疾人家庭养鱼场被毁的有关情况展开调查

刚从劳教所被释放的吉林省蛟河市的三级残疾人瞿超,最近给自由亚洲电台的博克发出帖子,为自己所蒙受的冤情鸣不平。他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在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生涯中,他所处的环境非常恶劣,但因为劳教所坐落在偏颇的地方,所以他能够受听到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并开始了解自由亚洲电台: (录音)

从劳教所中出来的的瞿超并没有完全恢复自由,目前仍然处于软禁状态,但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通过网上聊天室的朋友,将他含泪写成的诉讼材料张贴到自由亚洲电台的博克网站上,向世界披露近十年来他和家人的曲折遭遇,并呼吁中国官方秉公执法。他还用富于诗意的语言写道:“只要生命的火花还有希望燃烧,我就会向世人哀鸣:救救我们残疾人吧!那么,瞿超和他的家人究竟经历了哪些遭遇令他上访近十年,而且被劳教之后仍然不改初衷呢?当地政府以及官方的司法机关对他的案子是否认真处理了呢?

据调查,瞿超原来居住在吉林蛟河市区的文明胡同,他家前面是近七十平米的店铺以及同等面积的地下室,后院是养殖场、金鱼窖和煤棚,房产证以及营业证俱全。他和他的下岗的妻子以及有残疾的儿子一家三口自产自销,以养殖出售金鱼维生,后来发展到专业化和规模化,养殖商品金鱼一百万尾。家中有了固定的产业,而且有了合法收入,家境殷实起来,仅库存商品金鱼当时价值就达260万元。

但是,1998年六月,吉林蛟河市政府建设局在没有许可证、规划证以及土地批准文件的情况下,强行要求拆迁,以便给电信公司盖大楼,瞿超一家人平静而富足的生活从此被打乱了。

瞿超最近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在介绍1998年蛟河县电信公司开始拆迁的经过说,由于官方拒绝合理安置,双方没有达成协议,随后官方首先采取强行断电的方式胁迫,将一百多万尾金鱼冻死: (录音)

据调查,官方分别于1998年和1999年两次断电,第一次断电冻死金鱼一百多万尾,事后官方仅赔偿两万五千元钱了事,并提出用三百元一平米的赔偿标准,给瞿超的店铺赔偿四万七千元,渔场建筑赔偿五万元,超过三百万元的资产却以区区十二万元的赔偿了结,瞿超拒绝了官方的提出的搬迁条件。第二年,不屈不挠的瞿超夫妇再次繁育一百多万尾金鱼,但再次被断电全部冻死。这次分文没有给予赔偿。但瞿超坚持不退让。

于是,官方在瞿超没有在家的情况下,逼迫他没有文化的妻子在有关文件上按了手印,1999年七月十四日,官方出动数十人将金鱼从瞿超残疾儿子手中抢走,而他的妻子见状当时就晕倒,瞿超讲述说: (录音)

从外面上访回来的瞿超面对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家园,几乎彻底绝望: (录音)

为了核实瞿超所披露的情况,记者打电话给蛟河电信局,但一名官员对于强行拆迁的说法予以否认: (录音)

他还表示,有关决定不是他们能完全作出的: (录音)

记者又打电话给吉林市建委,但一名官员对记者表示: (录音)

不过,瞿超从鱼场被毁以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上访。有关瞿超上访的情况,我们将在后面进行详细调查。因为这次瞿超鱼场被毁,并不是唯一的一次。

据瞿超介绍,十一层的电信大楼盖起来后,只有两层电信公司在使用,其余九层一直闲置,还有两层底楼在出租,而瞿超一家,却没立锥之地,无家可归,四处流浪,为自己的生计和残疾儿子的未来感到担忧。

2000年,蛟河县白山镇政府开始招商引资,瞿超一家接受邀请,承包了该镇50万立方米蓄水量的水库,用于养殖金鱼。

瞿超一家拿出全部积蓄共数百万人民币,历时长达四年,建成鑫淼渔业养殖场,并培育出20多个品种的高质量金鱼鱼种,还有低温锦鲤鱼品种。瞿超一家本以为这次他们可以重建家园,东山再起,但没有想到的是,厄运再一次向他们家袭来。

由于他们投入水库的资金很多,渔场效益不错,当地负责工商税务的政府官员,还有水库所在村的党支部书记经常到他那里借钱花,开始他迫于压力给了一些,后来伸手的人太多,他们夫妇就拒绝了。2002年十月底,他的渔场被人投毒,瞿超介绍说: (录音)

第二集:

吉林残疾人之家瞿超费劲心血建场养鱼,但两次被都遭遇磨难,遭受巨额损失,一次因为拆迁,一次是因为水库被投毒,政府官员不但没有对他提供帮助,反而乘机敲诈勒索,由于投毒事件公安机关没有充分重视,导致瞿超一家第二次投入数百万的水库养鱼场的鱼全部死亡。

2003年初春,当冰封的渔场解冻之后,瞿超的渔场到处是死鱼,他们那再次报案,但也没有得到蛟河市公安局的重视,后来给了他一张不予立案的通知书,至今没有立案。 当地白山镇水利所一名姓董的干部对记者表示,瞿超鱼场被毁,同他没有同当地党支部书记搞好关系有关: (录音)

而白山镇前柳村党支部书记鞠国臣则表示,双方的矛盾主要是因为瞿超不缴纳水库承包费: (录音)

然而,瞿超表示,主要原因是他没有满足对方敲诈勒索的要求,而真正令他的渔场垮掉的是农电公司断电: (录音)

虽然水库内的金鱼大批死亡,但种鱼还在,瞿超一家继续惨淡经营这个多难的养鱼场,同时艰难抵御着来自各方干部官员的敲诈勒索。其间蛟河农电公司改造电网,向每家农户征收200元农网线路改造费,但惟独向他们在渔场的住宅索要两万元线路改造费,瞿超认为违法规定,只缴纳了应该交的200元。没有想到,对勒索者的拒绝给他留下了祸根。

2003年五月末,正是渔场繁殖旺季的时候,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蛟河农电公司对渔场停止供电100多个小时,这如同晴天霹雳,停电导致60-70万尾金鱼死亡,金鱼种鱼全部得病。他们昼夜奋战,总算保住了八百条种鱼。 (录音)

瞿超为了渔场的电力资源,反复到省电力公司等部门寻求解决,但大多时候受到冷遇,问题没有解决,损失没有被赔偿。而电力部门对他的不满却更加剧了。

2004年春节晚7点多,正当中国各地家人团聚庆祝节日的时候,瞿超一家在紧张照料种鱼,鱼场被再一次停电,导致瞿超花费五年时间培育的具有先进水平的一百多条低温锦鲤鱼以及八百多条金鱼种鱼全部被冻死。至此,瞿超一家三口,投入数百万元以及多年心血的鑫淼养鱼场被彻底毁掉。瞿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至今仍感到心痛,欲哭无泪: (录音)

俗话说,不平则鸣,因为自己渔场两次被毁,瞿超先后五次起诉到当地法院,但五次均被驳回。瞿超对中国法律的信心因为法院的不公平判决开始动摇了: (录音)

为了了解法院对该案判决的情况,记者打电话给蛟河市法院的一名法官,但对方说不知情: (录音)

看到法院系统无法为他讨回公道,瞿超同中国各地很多有冤枉的普通民众一样,走上了漫长而徒劳的上访之路,他希望向官方呼唤司法公正,要求洗雪自己的冤屈,并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 数年来,他走遍了省市政府,北京的国务院建设部等各级机构,也一定程度引起了北京建设部的注意,一个内部刊物还披露了他的情况。

后来蛟河地方政府迫于上级压力,答应给解决问题。2004年初,蛟河建设局向上级汇报说给瞿超解决一个住宅。瞿超搬进去之后才知道,那哪里是个什么住宅,那是一个坐落在地下车库中、只有七平方米的工具房。

当时正值冬天,外面下着雪,工具房内有电线却无电,有门却没有窗户,有暖气片却没有供暖,天棚还在滴水。他们根本无法在那里生存,感到被愚弄了的瞿超一家被迫再次流浪上访。这一次,瞿超受到更为严酷的对待,瞿超介绍说, 官方对他们一家人的上访采取了各种手段进行围追堵截,大动干戈: (录音)

官方见阻挠瞿超一家上访无效,开始动用武力,实施抓捕,下面是瞿超在建设部上访时,蛟河以及吉林市的地方官员以及打手强行抓捕他回去时,瞿超偷偷进行的录音片断:(录音)

后来,瞿超因为多次上访被蛟河当地警方在北京拘捕,强行押回吉林,在警方同政府官员以及雇佣的打手绑架殴打瞿超的时候,他又在兜中放了录音机,下面是瞿超被殴打的录音片断: (录音)

本来就残疾的瞿超在被殴打后残疾加重,双脚和左耳失灵。针对瞿超挨打的细节,记者找到蛟河市的公安人员核实,但公安人员在了解到记者的身份之后,拒绝合作: (录音)

而据瞿超介绍,2004年四月,蛟河市公安局、农电公司的拦截上访队伍多次到北京的大街上,永定门接济管理站,建设部信访办将瞿超一家绑架回蛟河市,并由蛟河公安局联合建设局、农电公司多次将瞿超软禁,软禁期间还要求他缴纳五百元费用,瞿超拒绝就被殴打。2005年,在蛟河市政府的主导下,瞿超夫妇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分别被送进吉林女子劳教所和吉林市劳教所。瞿超是残疾人,他是拄着双拐进入劳教所的。瞿超表示,劳教所违反规定强行收容他,完全是蛟河市政府以及国家电网公司的操纵: (录音)

瞿超认为,官方之所以对他如临大敌,主要是他不怕官方的压力不停向上申诉: (录音)

在劳教所一年零九个月的囚禁生涯中,瞿超吃进苦头,出来后官方又将他软禁在其老父亲家,不准出去就医。瞿超的残疾儿子以及妻子畏惧官方的再次迫害,亡命天涯,瞿超本人目前都不知道他们的下落,瞿超现在想起家人就感到伤感: (录音)

就这样,一个三口的小康之家,家园和事业被毁,可以说家破人散,难以恢复。瞿超认为,是政府机关和社会的黑势力合力将他逼迫到今天这样境地。他呼吁中国政府保护一个残疾家庭的合法权益,恢复法律和他家庭的尊严: (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zhongp@rfa.org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您也可以上网收听本台节目,网址是:www.rfa.org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