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不同的声音:“飞翔吧 良知的脊梁在撑着”

2020-08-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2020年8月11日凌晨12点左右获准交保离开旺角警署。(美联社)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2020年8月11日凌晨12点左右获准交保离开旺角警署。(美联社)

【我两手空空来到香港,所得一切都归功于香港之自由,如今感恩得以生命回报自由——互联网近日疯转之“黎智英最后的告白”】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一个月,香港警方周一(10日)以涉嫌违反《国安法》及串谋欺诈等罪,拘捕至少九人,包括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他的两名儿子及壹传媒4名高层。警方国安处人员则进入壹传媒大楼搜证。香港记者协会形容事件相当之恐怖。

72岁的黎智英被以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等“重罪”被捕,震惊国际社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日在推特上表达了对黎智英等人被捕消息的担忧,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中国共产党已经剥夺了香港的自由、侵蚀了人民的权利。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星期一发表声明,对黎智英等人被捕深感不安。以下是奥布莱特声明全文:

香港商人、出版人、著名的民主倡导者黎智英被捕,令我们深感不安。根据中国共产党实施的《国家安全法》,香港当局还逮捕了黎智英的两个儿子和他旗下媒体公司的几名高管。黎智英和他的同事们为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这些权利和自由是中国政府向香港人民保证的,但现在却遭到了系统性的攻击。作为一名报人、创业家和公民,黎智英通过警告没有自由的香港会是什么样子来行使、庆祝和捍卫自由。

北京的《国家安全法》剥夺了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并加强了中国共产党对香港内部事务的控制。在香港政府最近不公正地取消候选人资格并推迟立法会选举之后,这些被报导的逮捕事件是北京违反对香港人民和世界作出的承诺的最新例证。这些逮捕行动显然也是为了恐吓亲民主和政治反对派人士,压制香港自由和独立的媒体。这些媒体在这座城市的特色和成功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我们与黎智英、他的儿子和同事站在一起,并呼吁北京废除《国家安全法》,立即恢复香港的法治。


黎智英为数不多的以普通话接受采访,本台日前正在播出。除此之外,YouTube上零星可见黎先生访问台湾时与媒体的一些国语对话,听后感慨万千,在此剪辑播出。

特朗普政府于上周五对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及另外10名高官实施制裁,有报道称该报道称目前在哈佛大学读数学博士的林郑次子林约希可能被株连禁止入境美国。

据此一部分观察人士认为,三天后黎智英以涉嫌国安法重罪被捕的同时带走了他两个儿子,很大可能出于林郑港府“被制裁群体”的一种“对等”报复行为。

对黎智英等的“报复性抓捕”,直接导致了民意基础的“报复性救赎”。壹传媒股价于当日下午凯旋般的由最初的跌幅出现明显护盘进而剧烈反弹,狂飙了344%,创该股涨幅历史纪录!周二有香港市民号召续买《苹果日报》表达支持,同样的情绪促使周一暴涨的基础上,早市结束壹传媒再涨268%,午市又经历一阵猛拉,涨幅一度超400%。两天时间,涨幅 331%。

民意不可欺,民意不可辱。

来自内地的草根富豪黎智英,貌似粗放,却著作等身,畅销书一本紧似一本。其中的自传体《我是黎智英》在中国大陆地下禁书市场好评如潮,有着坚实而广泛的读者群。

带着嫉恶如仇的原动力深度介入光复香港社会运动的同时,黎智英也为自己的《苹果日报》和《壹周刊》写社评。【不同的声音】在此为您朗读发表于上个月7日【苹果日报】的《飞翔吧 良知的脊梁在撑着》:

把我们惊醒的是突如其来的国安法,梦不瞬间崩塌,明天会是一场场的离别,不用纠缠,我也不打扰你们了。我心里有驱不散的惆怅,原来以为煲底见。但人生太短暂,你们的时光走得太匆忙,路还未走完,心就老了,瞬间颜容已沧桑,太累了吧,也许你们做的已足够。艳阳影树红花飘摇,趁景色还美丽,时光还和煦,腾出双手拥抱自己,庆幸你们贡献过,你们做的已足够,不用回头望了,向前走吧。昨天已过去,过去不该是将来的包袱,前面有太阳花海的灿烂等着你们。让伤心烦恼离去,不,你们还年轻,有一双飞翔的翅膀,还等什么,飞吧!

太阳下山了,暮色暗淡,路旁野花冷清孤单,我不忍相送,不忍看着你们离去长长的背影带走破碎的梦。望你们一路珍重。林夕说,人生啊!就是漫长的道别。诗人都悲观,不会的,走过了黑夜,太阳升起来,又是一片光明迎接你们。你们要相信明天的天空更蔚蓝,你们要相信已懂得前路该往哪里。尽管风雨中,无论世界多冰冻,不要把将来成为过去的伤痛。你们还年轻,没有多愁善感的理由,昨天已离去,碎了的心也要放下,舍得舍不得都断了吧。张开你们的翅膀,飞翔吧!你们有我们永远的祝福,你们做你的已足够,让我们留下来的战友,站在你们的肩膀上,向前走,在黑夜的坎坷中成为亮闪的希望。

当时国安法还未到,奴才桀犬已在虚张声势震慑人心。恐惧成为盗贼,偷走了时光的顺流,瞬间鬓角染霜,踌躇间人就老了,意志在担忧折磨下凋萎,脑海的黑影是压在心头的大石,抬头尽是魔幻阴森,再不敢向前仰望,生命与自由是唯一的渴求,走吧!你是你,谁敢扔出第一块石头?请不要问风,请不要问雨,不要问前程乐与苦,反正我们不再在同样的梦里走荡。我将怀念你从前的坚强,那不仅是年少的轻狂。祝福还是祝福,祝你一路平安。

有心人说,快点走,勾结外国势力是叛国罪,可以是枪毙的啊!我说,我不走,煮到来就食,走了我还怎能做人。很久前已决定不让恐惧震慑我,否则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忌讳后果,我还可以说什么,还可以做啥事,还可以抬起头做人吗!王丹两个多礼拜前透过我好朋友Perry Link通知我,他听到外媒记者告密说,国安法一旦通过,中共便会立即拘捕我和黄之锋押上大陆受审。我无动于衷,反正我不会走的,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王丹一片丹心当然是想为我好,最后他怕我没收到消息,就把消息爆给了传媒,这消息大概大家现在都知道了。大公报甚至诬蔑我,说我在找船计划逃走。这些消息和诬蔑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令我恐慌,想我逃之夭夭。他们当然想我走佬,我走了不仅摧毁我的名誉,更会破坏苹果日报的诚信、损害泛民的团结,可谓一石三鸟,他们妙想天开。我出来抗争极权不公不义,从来未想过生命,从来未想只是为自己而活着,走与不走从来不是我的考虑。“出来行,迟早要还”,这个“还”是坐牢还是更恐怖的后果,不是我可以控制,因而我也无谓去多想。

受威吓的当然不只是我,太多同路人最近在行动上,例如被跟踪,以及言语上受到威吓了。例如我有一网红好友两夫妇,最近被陈冠中介绍去见一位仁兄。这位仁兄狮子头曾经扮成民主义士,其实一直在为中共做事,今次国安法推出当上了中共打手,关埋门恐吓了我友人夫妇七小时,最后看到我友人无动于衷,于是只好恐吓他老婆,以为她是弱者,说他会用黑社会烂仔对付他们,问她想给车撞死还是胸口给插三刀杀死。这些烂仔恐吓方式简直匪夷所思,在极权指使下手段有多肮脏,专制濡染下心态是多流氓。其他人遇到的恐吓遭遇可想而知,又怎怪得有些人惊到马上揾路走呢?

我们要是惊慌,会越想越惊慌,惊恐下理性推断引发恐怖的想像,想像翩翩,心怀虑忐忑,恶性循环,我们便堕进没有后路的悬崖。从第一念惊慌开始,我们便心乱如麻,心越乱越麻痺,恐怖的想像延伸,我们便不由自主地堕进滑往悬崖的陡坡,被恐吓逼走的人就是这样走投无路,惟有走佬。

国安法压境,很多朋友见面都关心地对我说,Jimmy,小心呀!我说,面对无法无天的中共,你不知几时“砸界”,你是否犯法,全都按照他们当时需要的权宜而定,是没法子小心而只好勇敢面对。小心是理性主导,勇气是信念支持。再小心你都避不过暴力的恐吓,但有信念支持的勇气令你顶天立地。我们的心是上帝的殿堂,充满神赋予我们的力量,因此,“心有理、理不明”(The heart has its reasons which reason knows nothing of…)。我们看到一个婴孩自然会心微笑,这婴孩的美理性是感受不到的。正如面对暴力的恐吓,我们并不害怕,因为我们心里充满真理赋予我们的力量,超越了理性推断展现的恐慌。我们看不到上帝但我们坚信上主的存在,未知的未来是我们寄存的希望。

是的,国安恶法条文比我们最坏的预期还要坏,离去的人将会更多,就是留下,有些人也会回避参与抗争行列,抗争群组将会缩小,但无论留下来抗争的人数多少,我们会顶天立地站起来,成为撑住抗争坚硬不屈的支柱,也是社会良知的脊梁。

节目的最后,有请全民共振发言人,反共运动吹鼓手。《变局策》《街头革命方法论》作者,中国民主党人李一平先生分析黎智英被捕事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