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博们的前世今生(之二)凤凰网十大影响力博主蔡慎坤

2016-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蔡慎坤(Public Domain)
蔡慎坤(Public Domain)

选取蔡慎坤入围《名博们的前世今生》,并不仅仅因为他的种种头衔:“BWCHINESE 美国商业周刊中文网专栏作家、每经智库专家,凤凰网2011、2012、2013年十大影响力博主等等等等…”而是偶然在微信朋友圈里读到了这位贵为“十年凤凰博报,3亿浏览量时政类第一名博”的一曲“哀叹”:

“每天我要预备两篇文章,才有可能跟读者见面,这个公众号(微信)发文越来越难了,大凡涉及时政社会话题的文章,几乎都不能推送给读者。”

约稿甫毕当晚,久拖不决的雷洋案因北京丰台区检察院对涉案5警不起诉的决定再一次引发民意火山喷发,沉寂三天后的蔡慎坤,于采访前夜的27日,在其一众大小博客,公众号里推出力作《人大、清华为何让我重拾敬仰?》。对近日来叹为观止的人大清华学子微信群雷洋案高达数千人的抗议签署运动,发出了动人心魄的强音:

“人大、清华校友勇敢地站出来联署签名,绝不仅仅只是为一个死去的青年讨回公道,而是正义与邪恶的一场较量,是长期以来对身外之事保持沉默的知识分子全面的觉醒,是对自身安全的一种本能的回应,推动中国的法治进程,毫无疑问,离不开这一代人大、清华人。

此刻,我想起浙江坐了10年冤狱的张高平在宣判无罪时对法官说的一番话:‘你们今天是大法官和大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将来不一定是。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保障的话,你们的子孙也可能被冤枉,也可能象我一样徘徊在死刑的边缘。’ 说完之后,他扭过头呵斥和他一起蹲冤狱的侄子:‘站直了,别哭!’”

名博蔡慎坤与博客无关的不完整网上简历——1990年任中国新闻图片报社记者;1990年至1991年就职于海南大科技杂志社采编部,担任主任;1991年至1994年就职于海南亚太公司,担任副总经理;1994年至1996年就职于北京京盛房产公司,担任副总经理;1996年至2000年就职于海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担任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助理;2001年至2003年就职于北京中博时代影视公司,担任总经理;2003年至2004年就职于海南联合资产管理公司,担任副总经理;2004年至2006年就职于北京精准资讯公司,担任董事长,2006年至2010年就职于中华国际医学交流基金会,担任金十字计划委员会秘书长;2010年11月任北京掌上通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蔡慎坤四个月前的一篇重要博文《凤凰博报为何无声无息消失了?》,为访谈中关于半年前大中华地区最重要的部落格《凤凰博报》的倒掉,做了“悼词”般的重要阐述,我们摘要朗读如下:

一个有理想有思想有观点有立场的时评专栏,在喧哗了十年之后,终于寿终正寝,也算是给这个时代给千千万万读者留下了些许美好的回忆。

凤凰博报起步虽晚,但很快办成了国内最有影响力最有号召力的博客专栏,使凤凰网聚集了超高的人气,浏览量很快突破几大门户网站,凤凰博报可谓立下了头功…凤凰博报针对每天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每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语言风格来解读来评说,既注重时效性,更注重趣味性和可读性,因而深受海内外读者的欢迎和喜爱。

凤凰博报的读者朋友可谓包罗万象,既有官员也有草根,既有学者也有愤青,既有媒体人也有企业主,还包括那些为生计奔波的打工者、为维权蒙受冤屈的访民,甚至有举报贪腐受到打压的官吏等等,他们不断通过博客作者诉说自己的遭遇,也希望执政者为苍生说话,更多读者希望看到这个时代更多的真相,也希望听到更多的真话。

凤凰博报显然己经走完了一个生命周期,许多细心的读者都注意到,凤凰博报近年的文章也越来越乏味,博客作者更清楚文章也越来越难写,在删贴处于常态的情况下,与其苟言残喘,倒不如一刀两断。

自媒体从网络论坛起步,发展到门户网站博客,再从微博转向微信再到如今的公众号,时间跨度虽然不长,但让传统媒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很显然,传统媒体己经基本上失去了对舆论的主导权,自媒体为这个时代开启了一扇又一扇全新的窗口。

我们所处的时代,只言片语常常不足以表达,正如狄更斯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这个时代,当然还需要有理想有思想有观点有立场的博客专栏和博客作者。在这个时代,我们从“旁观者”转变成为“当事人”,“新媒体”通过网络一夜之间“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传播载体,可以自主地在“新媒体”上“想写就写……想说就说”,每个人都可以利用网络平台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传递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并且构建一个又一个的社交圈朋友圈。

不可否认,博客的消亡在于严苛的审查机制,如今的公众号也正在步其后尘,许多时政话题都已变成敏感词…基本上都不能自由言说,也不能通过博客平台自由传播…几年前可以发表于纸媒的文章,如今也很难逃过审查大关,对于博客作者来说,无论怎样自律阉割,依然弄不清监管的尺度和边界。

……

有人曾经调侃说:博客作者每天起早熬夜,究竟是为了什么?不仅无利可图,甚至还有莫名其妙意想不到的风险。为良心写作,为真理讴歌,是许多博客作者的选择,许多博客作者不去迎合权势,不会左右摇摆,恭维不沾沾自喜,攻击诽谤不曾动摇,荣华富贵不被诱惑,甘愿做茫茫黑夜里的呐喊者,开启民智洗刷愚昧的引导者!

对“真善美”的讴歌固然很容易,对“假丑恶”的无情鞭笞却很难。难就难在,这个社会已经有了病,但就是不愿去看医生,这就要求我们每一个有良心的人,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虽然在一个混沌黑暗的时期,说真话需要一种舍己的勇气,但说出真话本身就是一种正义的力量。

......

免于恐惧的自由在这个时代对博客作者来说,是一种奢求,凤凰博报过去多年来一直呼吁我们理解这个时代接纳这个时代,希望我们给理想一点时间!然而,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庞贝城的毁灭几乎没有征兆,火山的溶岩一下就吞噬了整个城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