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负面形象 熊猫救得了吗?

2019-03-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全国人大台湾省代表团代表两会提案“送大熊猫给高雄”,在台湾掀熊猫统战争论  。(美联社/资料图)
中国全国人大台湾省代表团代表两会提案“送大熊猫给高雄”,在台湾掀熊猫统战争论 。(美联社/资料图)

最近大熊猫的话题在台湾炒得热火朝天,起因是中国全国人大台湾省代表团的代表许沛、也是重庆市的台联会长,在两会提案“送大熊猫给高雄”,可爱的大熊猫在台湾引发统战争议。

熊猫一直在中国外交上扮演亲善大使的角色,肩负增进关系友好的任务。熊猫人见人爱,粉丝无国界。中国利用熊猫进行“熊猫外交”,被称为最具影响力的公共外交,和最聪明的外交政策。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黄奎博认为,中国的熊猫外交往好的方向看 是能拉进两国人民的感情,若从负面解读,是具有统战意义的政治图谋。黄奎博说,中国对外的问题不是几只大熊猫可以遮蔽,大陆的集权专政,言论控制,对待国内异议分子的方式,对他国的霸凌,和新疆再教育营等等,这些负面的形象,熊猫救不回来。

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教授陈芳明说:“中国你想对台湾好,你不必送熊猫,你就在政策上改善两岸关系吧! 你想对台湾人好,为何不对中国人好呢? 你对中国人好就是对台湾最好的诱因了。你为何不改善中国人的生活状况呢?你为什么不对新疆维吾尔族好一点呢? 维吾尔族的命运不就是以后台湾人的命运吗? 熊猫比共产党可爱,可是我们不会因为熊猫的可爱就忘记共产党的可怕。我们不会因为中国赠送熊猫就羡慕中国。我们(两岸)可以友好,互相尊重就可以了。”

熊猫的话题在台湾引起各界讨论,有政治的论战,也有保育的观点。台湾著名的律师吕秋远说,他反对任何“动物外交”。他说“动物外交”是中国古代“和亲”的概念,把动物从原生地送走,搬迁到气候环境不同的地方,如此对待动物是否合适,人类需要重新思考。

台湾的两岸政策协会秘书长王智盛说,熊猫外交是中国大陆长期以来很重要而且有效的公共外交手段,也是对海外的统战,在淡化中国负面形象有其效果。大陆送团团圆圆给台北市时,是采城市对城市的方式,这是两岸找到的变通方法。不过如今大陆要求两岸的城市交流一定要在九二共识的前提下,那么熊猫不都要冠上九二共识了吗? 他说,主政者若只想满足民众对熊猫的期待,在接受熊猫大礼的过程,台湾在两岸的对等尊严很容易被侵蚀,台湾很容易被中国大陆“内国化”。

团团圆圆这两只大熊猫是2005年“胡连会”时送给台湾的,当时陈水扁执政,没有批准,一直到了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才批准。台北动物园花了三亿台亿,相当于6500多万人民币盖熊猫馆,四川的专家也陪着一块儿到台北。 台北的饲养员怕牠们水土不服,吃不习惯,特别去南投和花莲到处为他们找竹子,而且当时还带了一些四川的竹子到台北,是带着盒饭到台北的概念。

当年负责接待的前台北动物园熊猫馆馆长陈玉燕说,他们当时为了找竹子颇费心思,动物园内本来就有绿竹。但牠们不爱吃,所以园方收集了箭竹麻竹桂竹等多种竹子,给团团圆圆试吃,最后牠们选上孟宗竹,大陆称毛竹。

团团圆圆一家三口每年的开销大约五百万台币,相当于一百万人民币。建大熊猫馆花了三亿台币,相当于6500万人民币。

团团圆圆到台北的头一年吸引了280万人次的游客。生下小熊猫圆仔之后,隔年游客数量提高到422万人次。台北熊猫门票收入最高的一年收入为1.8亿台币,大约3900万人民币。不过熊猫热潮持续一段时间后,这几年降温了。2018年台北熊猫馆的参观人数降到170多万人次。

所以熊猫不一定能像高雄市长韩国瑜期盼的让高雄“发大财”,马来西亚就是一个例子,中国为了庆祝中马建交40周年,2014年租借了一对熊猫给马来西亚,后来生了一只小熊猫。按规定,小熊猫满两岁时可以还给中国,也可以延长租借期,但是马来西亚说养不起,所以最后把小熊猫送回了中国。

大熊猫十年租期需一千万美金,小熊猫的租借费用要60万美元,外加保险费,这还不算竹子和空调等等其他的费用。对中国来说租借熊猫稳赚不赔,可以收租金,又增进友谊提升形象,但对接收方来说却不一定。澳洲阿德莱德动物园养熊猫就养到负债,而且支付高昂租金的同时,澳洲其他的动物因为干旱死亡,在当地引起争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