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香港新共识形成 时间在示威者这边

2019-08-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暑假接近尾声,开学前夕,香港学生发起罢课。(AFP)
暑假接近尾声,开学前夕,香港学生发起罢课。(AFP)

香港局势出现新变化,美国总统特朗普将香港问题和美中贸易谈判挂钩,与中国展开新一轮博弈。刚从香港来到台湾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韦森费特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表示,特朗普最关心的是在明年总统大选前跟北京达成贸易协议,他不一定最关心香港的民主自由自主,他可能就是利用香港作为他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的筹码。但是现在看起来,美中贸易谈判似乎很难在短期内,甚至在美国总统大选前有重大突破,所以看来特朗普会利用香港问题,协助其贸易谈判。

不过孔诰烽指出,跟香港民主人权和自主最重要的其实是美国国会的工作,九月国会即将复会,民主和共和两党都已表态支持《香港民主人权法》,若通过此法对香港影响较大。一旦立法,未来不管谁当总统都会依照这个法律来处理美国与香港的关系。

孔诰烽说,特朗普把香港的议题提上来作为重要议题是很大的改变。一般认为特朗普不是从原则上支持香港,特朗普最希望的是美中贸易谈判能取得成果。美国施压将使中共不会把香港搞得太难看,因此就算香港只是作为谈判筹码,但特朗普已为香港自由人士制造了更大的空间。

北京一再强硬表态要外国收手收声,美国施压能起到作用吗?

孔诰烽说,北京一贯表态强硬,但有时实际的动作却不一定。例如2003年的香港基本法23条,美国当时反对,北京当时也是凶狠批评美国,但北京最后还是撤案。另外,关于北京可能出动解放军或北京武装力量的议题,他认为其实这次北京很谨慎,所以北京是有考虑到美国的态度,美国已对北京形成一定压力。

若从北京,华盛顿,和香港示威者这三方来看,孔诰烽认为,时间是在示威者那一方。他说反送中运动不像2014年的雨伞运动,雨伞运动的占领方式很吃亏,因为一定要守住阵地,时间长了削弱士气,内部出现分歧,运动士气慢慢消耗掉。但这次随时可以动员,比较可持续,能量较大,没有死线。反而建制派提出十月一号中共建政70周 年的死线。而北京也希望香港问题不要变成美中贸易谈判因素,因此北京有理由希望平息抗议,而且中国近日各项经济数据恶劣,北京会希望和美国达到一个至少是休兵的缓和状态,所以北京比较著急。

 

美国国会九月开始讨论《香港民主人权法》,如果九月香港仍有示威,可能法案有更大机会通过。(AFP)
美国国会九月开始讨论《香港民主人权法》,如果九月香港仍有示威,可能法案有更大机会通过。(AFP)

孔诰烽说,特别是九月美国国会开始讨论《香港民主人权法》,如果九月香港仍有示威,可能让法案有更大机会通过,或者以更严厉的方式通过。所以北京会希望抗议能尽快平息,如果香港情势恶化,国会可能将法案放在优先次序,如果香港示威平息,北京则可能游说国会不要将香港问题摆在重要位置,或者企图影响国会延后讨论,或者根本不要讨论立法。

前线观察: 示威恐持续 香港人没有退路

本期大国攻略还采访了刚从香港返台的新闻工作者王冠绪,王冠绪12年前从台湾移居香港,采访过2014年的雨伞运动。今年六月以来的每一场反送中示威集会,他几乎都在现场。

王冠绪认为,现在反送中运动回到“和平理性非暴力”应该是暂时的。主要是日前在机场的运动阻碍旅客搭机,以及示威者围捕了包括环球时报记者在内的两位人士,使运动蒙上不好名声,连登平台上有很多检讨和批评,所以隔天就有示威者去机场道歉。香港社会随时在调整运动的节奏。

王冠绪指出另一点值得观察的是,香港中文大学旗下的“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自6月9日至8月4日,在十二场反送中运动中,搜集六七千份有效样本,发现在港府不作任何让步的状况下,示威者对抗争采取激烈行动的理解程度,由六月首次调查的36.7%,八月提升到79.4%。显示最后有近八成的示威者,支持不排斥以暴力手段表达诉求。

至于示威者是否担心北京出动解放军进行武力镇压,王冠绪以他这两个多月来的前线经验观察认为,示威者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听到示威者说还需要怕解放军吗? 香港三万警察的武力已足够镇压示威者,犯不着出动解放军。而且解放军早在1997年就进香港了,既然兵已经在香港,就没有派兵的问题,只是要不要使用武力的问题。

 

香港人没有退路,反送中运动恐将持续。(AFP)
香港人没有退路,反送中运动恐将持续。(AFP)

他认为使用武力对北京没有好处,以最和平的方式处理一定是最有利的。他觉得示威者在采取行动时并没有顾虑解放军是否可能出动。虽然话说回来,1989年当时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也不认为解放军会出动。不过理性来看,他认为解放军镇压的可能性很低。

不少人认为等暑假结束,开学后的示威人数肯定减少。但其实学生已发起罢课。王冠绪说,以现在示威者的激情和能量看来,反送中运动将持续。而且参与示威的不只年轻人,媒体总将镁光灯聚焦在年轻人身上,但他一次又一次看到,年长者和其他阶层的人士参与,他们并没有跟这场运动切割。

王冠绪说,香港社会已形成新共识,这可能就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真正意义。新共识就是要光复香港回到“一国两制”被侵蚀之前的自由法治安全,没有白色恐怖,警察不滥权的香港。至于“时代革命”则是在“一国两制”不断被侵蚀糟踏的情况下,香港人是不是要买单传统的“中环价值观”,也就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不断强调示威导致香港经济受损的观点。香港非得是经济社会吗? 如果这样,那一定更要有法治保障,不然外商为何要选择来香港。如果香港企业雇员会因政治因素被解雇,会因政治因素而突然消失被行政拘留,这样的香港经济不会好。

北戴河会议后传出北京将反送中示威定调为“颜色革命”,有恐怖主义的苗头。王冠绪说,示威者恐怖吗? 若询问在香港采访的记者,其实记者在示威者当中是感觉安全的,反而在有警察的地方感到不安全。王冠绪采访过勇武派的年轻人,这些勇武派示威者很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在勇武派中,中产以下的人数不到一半。而且示威者中一半拥有大学教育以上学历。他说如此背景的人绝不是“失去理智的暴徒”,这些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到现在为止香港没有一家商店被抢劫,这和巴黎的黄背心运动或其他西方国家的街头运动不可比较。

来自台湾的王冠绪做了12年的香港人,采访了近百场反送中运动,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敢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因为现在香港的情势变化很快,示威者的调整机制也很快。对于北京的十月一号死线,要看港府的智慧。至于他有没有考虑搬回台湾? 他说目前没有,但他心里知道若事态恶化,他总有一条退路可以回台,但香港人没有退路。

 

撰稿人:陈美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