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名信呼吁中国政府终止计生一票否决制

2015-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山东青岛一处计划生育宣传布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山东青岛一处计划生育宣传布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将对以下两个话题进行探讨,一是中国有1252名公职人员联名致信全国人大与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呼吁终止计生一票否决制;二是中国武汉一名13岁女孩以自杀相要挟,逼迫父母放弃生育二胎。

最近,中国有1252名公职人员和529名非公职人员联名致信全国人大与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呼吁终止计生一票否决制、停止将公民就业权与计划生育捆绑在一起。签名者大多数是70后,本人不是独生子女,又濒临生育期终结的母亲。除了联名信外,一并寄出的还有他们的留言簿。

6月3日发出的这封联名信列举了计生一票否决制的三大问题。第一,计生一票否决制催发暴力计生,催发流产指标化、结扎指标化、计生非法拘禁等现象,导致民生疾苦、破坏社会安稳。 第二,计生一票否决制催发大量无户籍儿童、儿童受义务教育权被剥夺。第三,在计生一票否决制之下,父母就业与计生的捆绑严重影响儿童的生存发展权。

联名信呼吁,废止计生一票否决制;废止《人口计生法》、各省《计生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等法律中就业与计生捆绑的规定;废止计生一票否决、就业与计生捆绑相关的文件。

签名者之一朱土生先生,曾是浙江省龙游县博物馆副馆长。虽然他已经主动缴纳了将近16万的社会抚养费,但今年4月份,朱土生还是被以超生为由双开,在毕生的积蓄被征收之后,仍旧双开的结果让他的一家陷入了巨大困境。朱土生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被单位开除,养老金也没有了,这个计生政策是不对的,不仅伤害了他一个人,也伤害了他的全家。

朱土生先生希望国家尽快废除于国于民有害无利的社会抚养费制度与计生一票否决制,他说,废除只会有利无害。

因生二胎被学校停职停薪的西安教师王敏(化名),于2014年曾起诉教育局与任教的学校,她也是联名信的签名者之一。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她已经被停职停薪两年多,学校籍此想要逼她自动辞职。现在家里8口人,四个老人两个孩子都需要照顾,只有老公一人挣钱。

王敏说,非独公职母亲一旦意外怀孕二孩,如果选择留下宝宝,面临的将是双重的经济剥削;巨额的社会抚养费与计生一票否决下的夫妻公职双开。这对家里两个未成年孩子的健康成长,形成巨大威胁,社会抚养费与计生一票否决制严重影响妇女与儿童的生存权、发展权。她呼吁有关方面能够尽快恢复她的教师工作。

王敏虽然把学校和有关主管部门告上法院,但法院不受理,称不在受理范围内,现在王敏已向高级法院提起申诉

本台记者还采访了另一位联名信的签名者,来自江西省的被强迫结扎的受害者夏润英的丈夫廖小华,他说,他的妻子被计生干部从家里抓走,强迫签字和结扎。

廖小华说,经省级医院鉴定,强迫结扎给他妻子带来并发症和后遗症,但有关方面却弄虚作假,官官相护。

夏润英和廖小华说,在计生一票否决制的背景下,怪象层出不穷,结扎指标是其中之一,这样的制度保留下去,只会有更多的妇女受到侵害。

不得已,他们今年将镇政府与县计生委告到南昌中级人民法院,但法院庭长却说,凡是涉及计划生育的案子,全国都不立案,也不裁定。廖小华呼吁政府立即终止计生政策,不要再让妇女遭受强迫结扎强迫堕胎的悲惨境遇。

江西省修水县的郭春平女士,曾是一个镇的财政所的会计,她在给国务院的留言簿上写道:“公安、法院、学校、纪检、监察、信访部门单位、以及县乡分管计生领导,相互勾结,共享利益。计生给公安、法院拨计生款,公安的就不给超生小孩上户口,法院不受理超生父母诉讼案件,却受理计生委提交的强制执行收取社会抚养费的申请,之后可分得一份拨款,还可得到计生工作先进奖励;计生给学校拨款,学校就不让超生小孩上学;计生给县纪检监察拨款,纪检监察帮着开除公职人员(也只是没背景没关系的普通工作人员);与计生对象所在单位勾结,所在单位可以发年度计生奖金。计生人员还在逢年过节,送礼给县级领导、乡镇长、书记,县计生领导小组成员,以社会抚养费开路,一路公关,从村干到县官,都成为计生利益链条上的分赃者,所以他们就是计生的支持者。”

长期关注计生政策的浙江律师吴有水,一直为受到计生政策迫害的妇女们鼓与呼,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计生一票否决制违反法律。吴有水律师认为,它侵犯的不仅仅是公民的就业权,还严重伤害母婴生命;在社会抚养费与一票否决的双重压力下,“超生”的公职家庭,经济将陷入极度的困窘,严重危害孩子们的生存权与发展权。他说,现在有一千多名公职人员联名呼吁废除社会抚养费与计生一票否决制,更是体现了这一问题的紧迫性,望国家立即废除。

好听众朋友,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中国武汉一名13岁女孩以自杀相要挟,逼迫父母放弃生育二胎的案例。

据中国媒体报道,今年44岁的肖女士和丈夫努力一年之后,终于如愿怀上二胎,但是13岁的女儿雯雯(化名)百般不愿意,相继以“逃学”、“离家出走”、“跳楼”相威胁。在女儿尝试用刀片割手腕后,怀孕13周零5天的肖女士不得不含泪到医院终止了妊娠。

肖女士家住武汉,是一名家庭主妇。由于丈夫王先生开公司,家里经济情况较好,国家“单独二胎”政策放开后,自己也是独生女的肖女士与丈夫备孕一年,终于成功怀孕。然而,面对家里将新增一个成员的事实,13岁的女儿雯雯却非常生气。

肖女士说,“她是我们家的小公主,被宠坏了,从小就非常任性,说一不二。自从得知我怀孕,就常说如果生弟弟妹妹,她就跳楼。”肖女士说,“一开始,我们以为她就说说而已,但是随着我怀孕时间越来越久,她脾气越来越大,经常在家里乱扔东西。”

除了扔东西发泄不满,就读于武汉市某重点初中初三的雯雯还威胁父母,要逃学、要拒绝参加中考、要离家出走。最近一个月,雯雯常常吵着要自杀,经常折腾到半夜也不肯睡。1周前,肖女士清理雯雯房间时发现刀片,她观察雯雯手臂,有几条清晰的刀痕。意识到情况严重后,夫妻俩与雯雯谈心,但女儿态度强硬,一直坚持,只要生二胎,她就自杀。

经过反复考虑,最终肖女士做了终止妊娠的手术。

就此,本台记者采访了广州康宁心理热线心理咨询师詹春云大夫。詹大夫说,这一事件反映出两个问题,一是家庭教育问题,二是孩子性格问题。

那么, 中国长期实施的一胎化政策是不是也在其中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呢?詹春云大夫认为确实是起到一些副作用,因为是独生子女,全家人都围着一个孩子转,孩子缺乏分享和竞争的精神。

面对这样的案例,如何对父母和孩子进行心理辅导和咨询呢?詹大夫说,首先,父母的做法是不妥当的。他说,这件事情本身已经暴露出孩子有问题,需要帮助或寻求专业心理医生的辅导。而父母迁就孩子,就给孩子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以后更难控制。为了达到目的,孩子自我意识膨胀,今后可能会采取更为极端的方式。

詹大夫最后强调,其实在很多情况下,父母和孩子在陷入一种困境时,应当想到还是会有其它的出路,而不是放弃或一味迁就孩子。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