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危机抓洗脑?中国高校思政课2.0版

2020-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中国教育部日前公布“高等学校课程思政建设指导纲要”。《纲要》提出,课程思政建设要在全国所有高校、所有学科专业全面推进,围绕政治认同、家国情怀、文化素养、宪法法治意识、道德修养等重点,优化课程思政内容,并提出包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教育”在内的教育目标。

中国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负责人表示,“全面推进课程思政建设,就是要帮助学生塑造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纲要”明确文史哲类、经管法类、教育学类、理工类、农学类、医学类、艺术类等7类专业课程的思政建设主要内容,并要求有机融入课程教学。

为了引起外界重视,大学与大专的课程思政建设成效,将被纳入“双一流”(指中国官方评定的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监测与成效评价、高校教学绩效考核等多项评价考核中,并在教学成果奖、教材奖等各类成果的表彰奖励工作中,突出课程思政要求。

中共政权四面楚歌 思政是稻草?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中国教育部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出台这样一个思政教育纲要呢?旅居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

“中共前一段用了非常大的力量,包括对大学进行清洗,开除不听话的教师和教授,加强对年轻人的控制。而去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至今已经一周年,又经历了中美贸易战和武汉疫情,中共发现,他们自身的危机感越来越强,政权四面楚歌。”

陈奎德先生说,表面上看起来中共的洗脑很厉害,但许多中国老百姓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信息,中国的年青一代也并非如中共想象的那样驯服:

“年轻人不是他们想象的小粉红、五毛等,比如在武汉肺炎肆虐时,方方日记最流行,而吹捧官方的宣传显然失败,尤其是疫情之后,中共面临着全世界的追责。现在是中共政权最危在旦夕的时候,因此中共第一要务是要把人心控制住、把年轻人控制住。”

对中共要从反面看:中共要出台什么就是那里出了大问题


陈奎德先生说,对中共要从反面来看,中共要出台什么东西,一定是这个方面出现了大问题。他接着说: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中共花了这么多的钱和力量、整了这么多的大学教师,比如许章润和许志永,开除高校教师,还有所谓大学信息员的举报告密等等。但是,有效果吗?”

结论是,中共过去所做的一切洗脑都成效甚微,而且面临着巨大变局。陈奎德先生说:

“中共觉得岌岌可危,包括年轻人的思想状况等等面临各种危机,所以必须要进行控制,这是我从反面观察中共的内部情况。中共现在又要开始闭关锁国,中共在全世界日益处于孤立,使其感觉到必须要加强对思想的控制,使年轻人能够逐渐适应毛泽东时代的那一套思想灌输,我想这是中共的主要目的。”

中共近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加强与意识形态相关工作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其实,中共近年来一直在加强与意识形态相关工作,其中包括紧抓各级学校的思想政治教育。

2019年5月,中国教育部颁发“普通高等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队伍培养规划(2019-2023年)”,明确规定要“努力培养造就数十名国内有广泛影响的思政课名师大家、数百名思政课教学领军人才、数万名思政课教学骨干”。

今年1月,中国国家教材委员会又印发了“全国大中小学教材建设规划(2019-2022年)”、教育部印发了中小学、职业院校、普通高等学校(大专院校)、学校选用境外教材等4个教材管理办法,其中包含思政教材的规范,并规定教材编写人员须政治立场坚定等。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6月6日刊登的文章援引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负责人的话说, “当前,高校中还不同程度存在专业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两张皮’现象,未能很好形成育人合力、发挥出课程育人的功能。全面推进课程思政建设就是要解决这一问题。”

人民日报还援引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的话说,“好的思想政治工作应该像盐,但不能光吃盐,最好的方式是将盐溶解到各种食物中自然而然吸收。”

上海科技大学纪委书记吴强也指出,有的思政元素本身就是专业教育的组成部分,有的思政元素则需要精加工提炼。

中国大学里教西方哲学的教授被迫去教中国哲学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他当年就学的上海复旦大学,是中国第一个建立政治思想教育专业的大学:

“我当时在复旦大学做了三年多的政治思想辅导员,胡锦涛在清华大学时也是做政治辅导员的,这个位置不仅在过去我们读大学的时候有,现在也仍然有。

在中国大学里设立政治辅导员,就像所有军队里都有政委一样。所以,大学从来没有缺过思想政治教育。”

夏明教授说,几个星期前,国内的朋友告诉他,现在中国大学有的教西方哲学的教授,已经停招博士研究生,而且还让他们配合当前思政工作的风向,让他们全部去教授中国哲学。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变化。

事实是,目前中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确实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怎么能够继续自信下去呢?这时它就开始强调共产党的传统做法,就是要发挥人的思想和主观能动性。夏明教授说:

“中共有一个非常奇特的思维,就是其思维模式并非完全是教条和机械化的,它还是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如果你注意毛泽东,毛就非常强调实践与理论相结合,要调动人的主观能动性。而这个主观能动性,是要通过精神、思想和道德等等去提升的。毛泽东说在他最困难的时刻,他都会坚持学习老三篇,坚持思想政治工作。政治思想工作就是毛的几大法宝之一。”

中共思政模式变化:从毛的动员底层到习的控制底层

在夏明教授看来,习近平本身并没有多少开放的思想体系,他其实又很习惯地回到毛泽东的老路,就是思想政治工作是法宝,而且一抓就灵。尽管如此,习近平又不可能完全按照毛泽东的形式去做:

“毛泽东的思想政治工作方式有两个特征,是今天习近平会突破的。毛泽东的一个特征就是完全的基层动员,动员底层、包括小脚老太太都要动员起来。但今天习近平是会控制底层,但不会去动员底层,这与毛泽东就有一些区别。另外,毛泽东在做政治思想工作时,用的是简单粗暴的洗脑工程,也就是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心理学。所以无论是毛泽东在朝鲜战争期间对美国战俘的洗脑,还是镇反运动时对一贯道、地主和所谓反革命的镇压,很多是强制洗脑过程,非常残暴,同时会使用饥饿等手段作为一种武器。如果你配合、你检讨了,你的生活会改善一些,你的饭食会好一些,所以毛基本用的是巴甫洛夫的动物条件反射心理学来控制人的思想。”

但是,夏明教授说,条件反射心理学是动物心理学而非人的心理学,且是以饥饿为主要手段。今天,中国显然已经基本超越了温饱阶段。但夏明教授同时认为,中国人摆脱饥饿,毕竟只有40年的历史,所以中国人再次面临饥荒并不是没有可能。很多人也会有这种恐惧,因为中国现在仍然还有很多穷人: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会继续运用毛泽东的巴甫洛夫的动物饥饿的条件反射,比如经常会说,你不要吃党的饭、砸党的锅,你不要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等等。中共的这些说法其实还是在用这种所谓肚皮政治,来威胁中国人。”

中共把西方大数据操作和广告营销运用到中国的思政系统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危机之下中共抓牢意识形态 高校推广课程思政建设。(Public Domain)

值得注意的是,夏明教授说,中共还会把西方现代的大数据操作和广告营销,运用到中国的思政系统里面。他说,习近平今天并不想用毛时代的毛语录那些高大上的东西,而是会给你放上很多调料:

“所以你会发现,中国的各种新闻媒体对全世界发生的事情和细节,都非常乐意去挖掘和整理,并重新编制出它想运用的一个大叙述,来引领舆论,操控舆论关注的焦点。”
对此,夏明教授说,牛津大学一位教授特别写了一本书,叫《完美的独裁》(perfect dictator),这本书就揭示了中国目前已经是一个完美的专制体制。

今年800多万中国大学毕业生面临摆地摊?

夏明教授表示,对中国的大学生来说,有一个特别的困难,就是今年中国大学毕业生大概有八百多万人,而中国整个经济是负增长: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讲得很清楚,除了刚性财政,其它政府财政要削减50%。所有的楼堂馆所要停掉,很多人员编制要全部冻结。政府号召搞地摊经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办法创造就业,所以就把包袱扔给老百姓,说给老百姓摆地摊的自由,让其自谋生路。那现在8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出来面临的前途是什么?就是去摆地摊。”

夏明教授说,现在中国就业面对塌方,地摊经济能不能消化这么多的人呢?

“这里面有几个矛盾,一是中国从80年代以后就基本进入独生子女时代,现在这些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挑肥拣瘦,体力活不愿意干。在中国社会这个认知体系里,大学生是天之骄子,现在这些大学生的命运就是让他们去摆地摊吗?他们能不能养活自己、并且把投资上大学的投资收回来?在中国,培养一个大学生起码要花两三万块钱,家长含辛茹苦把钱给孩子上大学,读书后孩子却挣不到钱、找不到工作。”

面对政治和经济危机 年轻人造反怎么办?

而现在最让中共焦头烂额的,就是这批面临经济困境的年轻人造反怎么办?夏明教授说,现在中国不仅面临经济危机,也面临疫情危机、以及疫情给民生带来的极大冲击。在老百姓的恐慌心理和失业等诸多因素影响下,出现社会问题的可能性会急剧增加:

“所以中共现在要控制年轻人的思想,把间谍体系和特务体系运作起来。中国教育部现在出台思政纲要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大学生中给予巴甫洛夫心理学式的奖赏。就是你配合我,我可以给你一点好处,毕竟中共还有一些资源, 800多万大学毕业生,如果能控制其中的10万或者8万,就是你们如果配合政府,政府就能给你好的工作,这批人就会成为党的骨干和积极分子、成为告密者。现在中共大抓思想政治工作,其实就是抓住这批所谓优秀人才,抓住这些可以为党工作、对党忠诚的人。”

专科升本科 本科再读两年:中共企图以时间换取战略空间

而这除了给中共制造他们能控制的机器之外,没有任何价值,也只能让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最后没有出路。夏明教授说,面对危机,中国政府的另外一个做法,就是要学生专科升本科,本科继续读研究生,而读研究生其实也是饮鸩止渴。夏明教授说,

“面对危机,中共是想通过获得时间来换取战略空间,但这个战略空间已经越来越小,因为中共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在这样做。习近平认为到2020年,中国可以进入小康、可以实现中国梦,中国的矛盾就可以解决。但习近平不但没法实现他的小康梦,现在又回到地摊经济,且今年中国经济已经出现负增长,所以他就没有时间来买他的战略空间了。因此中共确实陷入到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继续这样走下去没有出路。”

推思政教育是中共最后的绝望和挣扎

夏明教授说,中国推大学课程思政建设的做法,其实都是表面文章,从学生到老师、到政治思想辅导员,很多人都是在演戏。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

“虽然中共的控制有时候可能会出一点效果,特别是在鼓噪民族主义方面可能会起一点作用,但人们在知道真相以后,控制就非常困难,因为信息只要有一个渠道传进来,就会迅速扩展。虽然疫情时期大家不能直接交流,但还是能通过网络等进行信息交流。所以我不认为中共这样做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只是反映了他们的绝望和最后的挣扎。”

夏明教授说,面对危机,中共只能靠抓思想政治教育来禁锢人们的思想:

“中共要控制那些对中国大的政治环境不满的人或者走投无路的人,就是把你放在一个高压容器里,让你自动腐蚀和死亡。面对危机,中共没有办法去解决人们提出的各种问题,就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夏明教授最后表示,中共洗脑伤及的人越多、时间越长、规模越大,这里面就一定会有中共所说的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这个量变到质变什么时候发生,历史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TWITTER)地址是:HANQING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