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香港年轻人的抗争如何影响与父母关系?他们的诉求能实现吗?

2019-09-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示威抗议者写下的“光复香港”的标语。(美联社)
香港示威抗议者写下的“光复香港”的标语。(美联社)

香港“反送中”抗议已超过3个月,年轻人走上街头争取诉求,从和平示威逐渐变成持续的警民暴力冲突。社会陷入撕裂,政见不同引发的骂战和打斗不断在多个社区出现。

而这种冲突和分裂,同样困扰着香港许多家庭。据香港电台8月中旬报道,示威期间至少有约50多名青年与家人争吵,被赶出家门。英国广播公司日前采访了55岁的黄妈妈和她的大学生儿子阿铭。阿铭与父亲在7月中因为政见吵架,再没有回家。

阿铭曾暂住同学家,开学后现居大学宿舍,在这段离家出走的时间,他开始反思政治如何影响家庭关系。

父子“反目”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议者在地上写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抗议标语。(美联社)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议者在地上写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抗议标语。(美联社)

黄家爸爸任职保安,妈妈是家庭主妇。6月以前,这是一个平静的小康之家。

但7月中,黄父发现儿子阿铭,私藏“反送中”示威者标志性的黄色头盔与防毒面具,于是在家大发雷霆,父子发生争吵。

黄妈妈说,“我老公最讨厌的就是‘港独’,他对阿铭说,‘如果你不认自己是中国人以后就不要回来’,阿铭说自己不赞成‘港独’,与其他年轻人只是争取民主,但我老公说,‘争取民主就是港独’,之后两人推搡起来,阿铭生气地离开。”

黄妈妈说自己不谙政治,觉得“政治跟平民没有关系”。她曾私下向儿子发讯息:“妈妈可以给你钱,你不要收别人的钱去做坏事。”换来的是儿子一个生气的表情,“没想到妈妈你这样看我。”

让黄妈妈感到最痛苦的,是她无法把忧虑告诉任何人,“现在的香港是不能聊政治,一聊大家就吵架,我老公更不用说,他整天对着电视大喊‘暴徒’,我觉得很痛苦,如果我们的儿子真的是‘暴徒’,我们是有责任的,可能是我们教错了,对吗?”

在香港长大的孩子强烈追求自由  对中国人身份不认同

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香港父母与子女代际关系如何,首先要看统计数字,他说:

“事实上老一代不都是接受传统的,但有更多香港年轻人对中国人的身份不认同。在家庭里边是不是有很保守的妈妈呢?这不一定。两代人的代沟这个讲法,就是把老一代的进步人士给否决了,这不太准确。这里讲的是个案,并不代表香港所有两代人都有这样大的决裂,香港也有很多进步的老人家。”

罗沃启先生说,在香港长大的孩子对自由的要求特别强烈,这是新一代人的特色,其他很多国家也是这样,老一代人比较现实,但年轻人认为对原则的坚持很重要。而且老一代也不一定都是固步不前或者和稀泥。”

香港的父母也曾经充满激情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议者在地上写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抗议标语。(美联社)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议者在地上写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抗议标语。(美联社)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香港的父母也年轻过,他们也曾经充满激情地去追求理想:

“许多香港人在1949年到50年代初的红尘滚滚中,逃离大陆到香港;在大饥荒和文革中,也有大批人逃到香港;甚至在建立深圳经济特区之前,也有很多人逃港。我认识的一些人就是游泳游到香港,有的中途还被鲨鱼袭击,腿被咬掉。”

我们如果在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做过理想主义者,我们就没有年轻过。夏明教授说,他相信,香港许多父母年轻时也是理想主义者,而今天香港年轻人的理想主义让他振奋:

“这些年轻人并非像中共宣传机器所说,拿了黑钱、或年幼无知受了长胡子人的操纵,或者美国伸过来黑手等等。我当年18、9岁时就参加了学潮,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操纵我,我也没拿过一分钱。香港年轻人值得我们尊敬。”

今天让香港年轻人特别感到焦灼的一个原因,就是过去20多年,由于大陆政治经济的变化,很多大陆人进驻香港,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对香港进行一种完全逆向的改造,夏明教授说:

“香港很多书店和独立报纸被关闭,香港的政治生态和出版环境不好。香港年轻人找工作和买房也越来越困难,前景越来越暗淡。所以今天香港爆发的以年轻人为主体的抗议,与香港目前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恶化有关,不完全由代沟引发。”

学生运动是中国社会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而学生运动是中国社会进步的第一推动力,夏明教授说:

“比如五四运动等,学生都是社会最敏感的人群。就像安徒生童话里的皇帝的新装一样,当一些人为自己的眼前利益,对在裸体游行的皇帝百般赞美的时候,当人们看到中国的新皇帝在马上要举行阅兵式时,所有大臣们都会无耻地去赞美皇帝的新装,这时就有赤子会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喊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事实。今天,中国就是再出现这么一个非常荒谬的场景,即一个裸体皇帝在招摇过市,而许多大臣和观众却欢呼雀跃,高呼皇帝是君主,是千年难遇的伟大理论家,是引领世界的世界级领袖。这时香港年轻人戳穿了这个谎言,说这个皇帝其实就在开倒车,不仅要在中国大陆搞复辟,而且要把香港的一国两制也毁灭掉。香港年轻人就是呐喊的孩童。”

香港年轻一代越来越有公民意识


2019年9月12日,示威者在香港时代广场购物中心高唱《愿荣光归香港》。(美联社)
2019年9月12日,示威者在香港时代广场购物中心高唱《愿荣光归香港》。(美联社)

夏明教授认为,当现在中国领导人越来越把自己当成皇帝时,香港的年轻一代却越来越有公民意识。而在年轻人用公民意识来讲道理时,有些父母往往会用家族的等级地位来压制公民地位。而且,香港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毕竟给下一代的青年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带来了更多教育提升的机会,就更容易与父母发生冲突。夏明教授接着说:

“当然冲突有理性与非理性的问题,现在年轻人其实在讲道理、在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价值。有人怀疑民主到底有没有价值?当然有,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民主体制下,全世界在二战之后,只有四个国家没有经历过全国普选,其中之一就是中国,甚至连朝鲜都举行了大选。中国作为亚洲在1911年建立第一个共和国的国家,为什么现在一百年以后还是在政治文明上落后其他国家?”

所以,在夏明教授看来,中国反民主自由的体制没有存在的道理。他说,香港年轻人和中共政权的冲突就是讲道理和不讲道理的冲突、是文明和野蛮的冲突。

要香港年轻人放弃追求很难

香港民众在一间商场内合唱“愿荣光归香港”。 (法新社)
香港民众在一间商场内合唱“愿荣光归香港”。 (法新社)

香港人权监察总监罗沃启先生对此有同感,他说,香港政治矛盾目前这样尖锐,很多人因为对原则的坚持而付出代价,但政府的表现却这样差:

“尤其是香港警察漠视人权和人的基本要求,年青一代很难接受,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很多血淋淋的事实。”

罗沃启先生说,如果政府开始时能够用一种比较和平的方法去解决问题,可能不至于走到现在这样的局面,两代矛盾、家庭矛盾,以及政府和年轻人的矛盾,都会比较容易去解决:

“如果港府和中国政府不是这样强硬地对付香港人,动用警察镇压和平的声音,可能这种政治上的调和和谈判就比较容易进行。现在走到这一步已经流了很多鲜血,你要年轻人现在放弃他们的追求,当局现在让步已经太迟。”

8月3日,示威者在旺角、太子、黄大仙等多个区域围攻警署,警民冲突扩散,催泪弹也“遍地开花”。
黄妈妈说,“经过这一天,我肯定孩子不是收了钱去做这些事情,有谁愿意这样吃催泪弹?我过去一直认为,警察是为了逮捕暴力示威者而执法,但在现场,才发现警察有时候也会这样对待平民,这很过份的。”

这是她决定主动约阿铭吃饭的契机。

母子对话


2019年9月11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抗议,他们唱起了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路透社)
2019年9月11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抗议,他们唱起了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路透社)

母子俩试图用这场历时约一小时的见面修补关系。

阿铭当时说,离家出走给父子两人冷静是“逼不得已的做法”,有时候想念母亲煮的菜。

他第一次向母亲交代自己在示威现场做什么。他说,持续示威是因为多位朋友被捕时,“被警察打到头破血流”,他说政府如果不调查警察,或是让违规的警察受到制裁,这场示威不会停止,“有没有双普选,或是有关暴动定性等等诉求,大家都知道不算最重要,但一定要成立独立委员会。”

香港《明报》委托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中心所作的调查,也有类似结果,受访者被问到,政府最低限度要回应哪些诉求,超过70%的人认为,需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只有27%的人认为是“重启政改和落实双普选”。

黄母说她理解年轻人的诉求,担心示威者断送前途坐牢,但强调也不能接受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让很多普通市民生活不便。

阿铭反问,“如果200万人出来上街,也争取不到政府让步,那示威者可以怎么做?”

黄母斩钉截铁地说,“也不能使用暴力!如果政府不让步,就默默接受,我们只是普通人……”

阿铭再次反驳,“那就是我们的分别,我们就是不接受一个不听人说话的政府,示威者‘暴力’,但警察也是‘暴力’,示威者犯法受到制裁是‘天经地义’,但警察现在犯法就没有事,他们做错事不用负责,难道做警察,就做什么都行吗?”

黄母表示明白警察有时犯错,但同时质疑阿铭:“扔砖头和汽油弹可以改变什么?这样做就可以争取到你们的诉求吗?”

儿子阿铭说,“至少可以向政府和警察施加压力,难道我们就什么也不做吗?”

香港高级警官承认可能有警察越界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多名防暴警察挥舞警棍殴打一名示威男子。(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多名防暴警察挥舞警棍殴打一名示威男子。(法新社)

国际特赦”组织早前发表报告,指控香港警方使用酷刑、肆意逮捕和其他滥权问题,香港一位高级警官在被问及有关报告时指,“国际特赦”的这些指控毫无根据。

不过,在一次通报会上,这名警官承认,“在任何长时间的情况下,如果我说完全没有人越界,那这将是不诚实的。”

这名警官说,香港本地人才是罪魁祸首,他指责有老师把“违法达义”作为理念,深植在学生的意识当中,使他们以为出于正当理由违反法律是可以的。

对此,罗沃启先生评论说:

“据警察说他们好像干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我认为香港警察侵犯人权的情况实际很严重,而且整个警队对问责和纪律,没有太大的承担。相反,却隐瞒身份,甚至扮成示威者,做出很多不当的行径。这些对香港人来讲都很难接受。现在香港冲突到了这个地步,也是警方领导层纵容的结果,警察要进行很大纪律方面的调整并认错,才能得到年轻人的原谅。”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不乐观?

但罗沃启先生认为,香港警方里面一意孤行的人很多,因此看不到警察在严重侵犯人权之后,可以接受独立调查和问责惩治。他接着说:

“林郑月娥也相当清楚,她这个特首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威望和民众的支持,有的只是赤裸裸地帮助警察使用武力侵犯了很多人的人权。但要政府放弃保护香港警队也非常不容易,因此这个局面会僵持相当一段时间。只有在国际压力下,香港难以再被有效地管制而出现更大危机的时候,中国政府也许才愿意做一些进一步的妥协。”

罗沃启先生说,中共现在这种打打谈谈是他们一贯的策略,看不到背后有真正愿意和解的意图,相反是麻痹公众,削弱国际社会对香港民众的支持,利用一些群众斗群众的场面,希望引起国际社会的同情,以便他们今后可以用更强硬的方式来镇压示威运动。罗沃启先生接着说:

“所以在可预见的将来冲突只能升级,一定要到社会付出很大代价,基本上已经无法控制,中共再出兵或者做某种程度上的妥协。”

那么,香港冲突的出路何在?罗沃启先生认为,可以借鉴南非当年的真相与和解之路:

“那就是一方面不再追究警察暴力,另外是特赦被捕的示威者,然后再搞清楚政府和民间社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政治上有哪些错误?香港的一国两制出现了什么问题?学生运动占有多大位置?希望有一个独立客观和大家可以接受的调查委员会去进行调查,这样才能为香港的民主改革铺垫道路,以解决香港冲突,否则香港会从东方之珠变成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

罗沃启先生表示,如果当局不主动作出一些妥协,目前的局面不会有很大改善,只会越来越糟糕。

夏明教授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他说:

“中共独裁体制不想有任何第三方来进行裁决,中共之所以对香港进行温水煮青蛙,很重要的原因是香港还有独立性和公民社会。而香港现在失去的正好就是这种独立性,包括公务员和法官。所以要想和中共谈什么东西,基本上就是缘木求鱼、与虎谋皮。”

中共认为大陆制度已超越香港


2017年7月30日,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习近平检阅部队。(视频截图/CCTV)
2017年7月30日,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习近平检阅部队。(视频截图/CCTV)

在夏明教授看来,中国政府非常保守,想维持现政权体系。以往他们还说一国两制,使大陆与香港逐渐衔接实现一体化,但今天已经不是这样了:

“大陆已经认为香港的体制不如大陆好,认为香港的经济发展规模没有深圳大和有活力,以此来否认中国制度的结构性缺陷,否认中国制度与香港代表的自由化制度的差距。所以,中国现在就是在走回头路,这种反动非常明显。”

习近平靠枪杆子、钱袋子和笔杆子可以为所欲为?

习近平认为他有枪杆子、钱袋子和笔杆子,可以不讲道理进行镇压,可以撒银子收买其他国家不和他作对,可以通过谎言,把香港讲理的学生描绘成暴徒。夏明教授接着说:

“中共认为,中国所有的危机都可以像切腊肠一样,把你分而治之孤立化,最后秋后算帐把你搞下去,这是习近平的一个做法。”

但是,夏明教授说,回顾中共历史,1949年镇压反革命,剥夺地主财富,公私合营使用暴力剥夺资本家财富,再从8964到今天又有新的仇恨。不仅八九民运人士被镇压流放,以后又有镇压法轮功、镇压西藏和新疆,城管大规模伤害底层民众,另外还有因为四川地震时在豆腐渣工程中受到伤害的父母和死去的孩子,等等。所以中共的运作是在不断制造冤案,人们的诉求得不到解决,中国社会充满了愤恨和压抑。而所有这些积聚在一起,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夏明教授接着说:

“所以我相信习近平在十一阅兵时看着他的坦克飞机和火箭从他眼皮下过的时候,他会认识到,中国这个社会充满火药味,而习近平还在不断增温,制造群体性的社会危机,使更多的火种在点燃。再加上今天香港年轻人所做的一切,我相信在未来不长的时间内,我们会看到历史所给出的答案,大家最终会在一个大的历史变革中实现自己的梦想,我相信这不会太远。”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