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大陆教育和香港教育:有病的和该治的是谁?

2019-10-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法新社)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法新社)

近日,有媒体在网络上贴出的一张图片显示,香港一所中学的教材将黄之锋列入“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中国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很快就在10月20日发表题为《美化黄之锋 香港教育的病该治》的评论文章。文章称,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黄之锋是公认的“港独”分子,不久前还跑到西方国家乞求制裁自己的同胞。这样的人物与“中华传统美德”扯不上丝毫关系。

黄之峰是港独吗?

那么,黄之峰是不是象人民日报所说的、是个公认的港独分子呢?

首先,维基百科这样介绍黄之峰:黄之锋(英语:Joshua Wong Chi-fung;1996年10月13日-),香港自决派社会运动人士,现任香港众志秘书长。曾任学民思潮召集人,因为关注香港教育局打算新设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而闻名于香港,并因而加入香港社会运动。黄之锋不主张香港独立,而要求香港自治,同时表明“如无民主自治,只能选择港独”。

黄之峰不久前在德国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我们高度认识到,香港是由中国统治,也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他所要的,与香港示威者所要的一样,就是要求北京当局落实北京在奠定香港一国两制基础的《中英联合声明》里所承诺的普选,“真正的民主的普选”。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李洪宽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人民日报无疑是再次给黄之峰扣了顶大帽子:

“黄之峰在无数场合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说我们从来不搞港独。人民日报是标准的五毛口径,在香港,凡是敢站在前面抗议、看起来像领袖的人,都会被中共扣一个帽子叫港独。下一步就给你再扣个帽子叫暴徒,再下一步就可以来镇压了。这显然是文革的做法,就是为了打倒你,先给你扣个帽子,然后照着帽子制造刑罚来惩罚你。”

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接着又从诋毁黄之峰引申开去,称从这部荒谬的教材,可以一窥香港教育的严重问题文章说,无论是通识教育教材,还是校园里一些教师,都把课堂当成了撒播政治观点的“土地”。比如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泛政治化”,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走极端,社会充满戾气、负能量

香港教育是香港高度自治的一部分

就此,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说:

“首先,人民日报作为官方媒体,属于中国政府的一部分。其次,在基本法框架之内,中英联合声明制定了香港1997回归的重要政策趋向,就是香港高度自治,香港的教育也是香港高度自治的一部分。”

所以,蔡耀昌先生说,无论人们怎么看香港的教育,这完全可以在香港内部进行一个公开和理性的讨论:

“作为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的文章,它不是新闻报道而是评论,这首先就侵害了一国两制和香港高度自治。人民日报是中央政府一级的机构,包括在香港活动的中联办,过去很多年香港人都觉得他们侵害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所以我们觉得人民日报的评论是个很大的错误。”

人民日报的评论既不科学、也不理性

蔡耀昌先生说,中国官方人民日报并没有全面地来看香港的整体情况,可能仅通过二手消息就写出这么一篇文章,这种作法既不科学、也不理性:

“他们认为香港的整个教育体系出了问题,却没有合理的推论。香港教育如何可以进行讨论,我想无论香港、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教育体系应当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改善,应当允许有不同看法,不能搞官方一言堂,不能揪住一点就把香港说成怎么怎么样,这样的官方评论完全违反一国两制精神。”

中国官方人民日报还批评香港教育“泛政治化”,缺乏好与坏、是与非的最起码标准。 “港独”“违法达义”等有害思想,假言论自由之名大行其道。文章说,教育的最基本目的,就是要为社会树立最基本的是非对错观念,香港教育界的一些人,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

中共意在废掉香港具有普世价值的系统教育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李洪宽先生对此表示,中共已经多次费尽心机,要废掉香港具有普世价值的系统教育:

“香港教育系统运行多年,比如对六四实话实说,就是学生要求民主、反对腐败,后来遭到镇压。这和大陆完全不同,大陆说六四就是反革命暴乱,镇压暴徒是应该的。”

反观中国大陆的教育,李洪宽先生说,现在大陆十几岁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绝大多数都是小粉红:

“在美国看到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你看他们去迎接中共领导人来访,碰到一些法轮功人士、民运人士、疆独、藏独的抗议,只会唱国歌,然后就是国骂,素质非常差。”

德国之声前不久发表的一篇文章也分析说,在这几个月里表现最抢眼的反港亲中人群,是内地与海外的中国学生、也就是小粉红们。他们或者在法拉利超跑上贴着国旗、集体操着国骂呼啸而过,或者直接在校园里举报着教师言论、在国内社交媒体上猎巫举报。

在李洪宽先生看来,香港的教育守住了阵地,没有向中共妥协:

“尤其是叙述到历史和人文等领域时,香港的教材都保持住了其价值观。在香港中学毕业后的年轻人到美国到欧洲,与那里的年轻人讲到中国历史时,能够有一个正常的交流。相反,中国大陆出来的那些小粉红,高中毕业到美国来,与美国的同学没法交流,马上会吵起来,大陆学生会说:你怎么污蔑我们的国家呢?而人民日报攻击香港教育,要改人家的教材,香港人绝对不愿意。”

旨在生产小粉红 大陆教育已发生类似文革的结构性变化

有分析指出,中国至少已经在过去六年里开始在教育层面上发生了类似文革的结构性变化,各种迹象表明,中国教育部门正在有计划地培养着一种激烈的民族主义和反美主义,从而生产且再生产着小粉红军团,并且全面、深刻和长时段地影响着中国国民的集体意识。对此,李洪宽先生表示赞同:

“的确如此,中国大陆小粉红的比例越来越多,教材里都是共产党歪曲过的历史,对于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反着给你介绍。最典型的就是六四,还有历史上中共犯下的错误,都不许谈。只能说共产党一路走来一路光辉,七十年走到现在生活这么幸福,都是共产党领导的好。”

而香港的教育正好相反,把共产党和中国现代史上发生的事如实告诉香港人。李洪宽先生接着说:

“不如实告诉也没办法,因为香港有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各种书籍杂志香港人都能看到,网络也没有被封。如果学校里教的东西明显与孩子在课上和课下看到的东西不一样的话,那老师的负担会有多重?学生会问老师:你这么教,与我在看网上看到的东西不对呀。”

李洪宽先生说,大陆是应试教育,学生是高考考什么就学什么:

“这非常糟糕,学生正常的思维和认识能力都得不到培训,这样读出来的就是废人或者小粉红。大陆的教育像养猪一样,盖好猪圈、再弄个防火墙,学校里教什么是什么,学生不要问那么多,考政治课背书就行了。香港就没办法这么教,这么教就乱套了,所以大陆和环境完全不一样。本来这些东西就是邓小平当年承诺过的,包括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承诺不变等。”

改变香港教育就是改变一国两制港人治港

而现在中共某些人,却非要逼着香港在各方面都要改成和大陆一样,李洪宽先生说:

“这就打破了邓小平的承诺。有人说,习近平本人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特别离谱的话,习近平公开表态都是说邓小平的八个字,就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这是他在大陆的讲话。”

但是最近习近平访问尼泊尔时,则说了非常难听的话。李洪宽先生说:

“习近平说,任何人想分裂国家,一定是粉身碎骨。任何外国、主要是影射美国,如果想对中国搞分裂活动,那是痴心妄想。习近平用的粉身碎骨和痴心妄想,遭到了许多人包括美国人的回应,说这不是野蛮人吗?尤其是粉身碎骨,你把它从字面上翻成英文的话,很吓人,这是不仅要杀人、还要磨成粉。所以有外国人说,都什么年代了,习近平还说这样的话。当然这有点文化上的误解,但习近平在尼泊尔说这个话,确实被解读成对于港独、台独和各种独的警告,这非常不正常。”

香港不存在港独问题

李洪宽先生认为,凡是把香港人民上街示威解释成港独的,其实都是别有用心:

“因为香港不存在港独的问题。你如果非把港独这个概念套给香港人,那是邓小平特许的,因为制度不一样,香港看起来就像个外国。中国人去一趟香港要办签证,且大陆人在香港的所谓护照规格最低,只能待一个星期,英国人是180天,美国人是90天,但这是邓小平承诺过的。你现在要改,就是打破了邓小平50年不变的承诺。中共的作法是耍流氓和给人扣帽子,说你既然都港独了,我还能跟你讲道理吗?这说明习近平在管理香港事务上整体上是失败的。所以下面的人民日报和极左的人,就是要在香港制造乱局,然后就派警察进行高压统治、抓人和打人。”

人都有自卫能力,你打人的理由不充足的话,人们当然会想办法自卫。李洪宽先生接着说:

“看看央视拍的那些掐头去尾的视频,看着也挺像暴力的,看到有的地方也有破坏公务设施的。但你得问一问为什么走到这一步?是不是有警察暴力?警察抓了这么多人、打伤这么多人,怎么解释?到现在为止,林郑月娥都不敢面对这个问题。五大诉求现在还不回应,还要强行镇压。这是错在港府、错在中央。”

香港反送中示威运动仍然在持续发展,且以香港年轻人为主体,人民日报10月20日发表的这篇评论文章抨击说,一直以来,香港教育在传承中国历史文化、正确认识当代中国发展方面存在不少缺失。比如,年轻人对一切事物的理解和认知容易流于表面,被一些简单的口号带偏,更不要提形成对国家的深入理解和身份认同了。文章说,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强化国民身份认同,才能让香港年轻人深刻认识到自己和香港从何而来、向何处去。

10月18日,在香港立法会9个事务委员会举行的选举新会期正、副主席的会议上,叶刘淑仪击败来自教育界的叶建源,成为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来自新民党的叶刘淑仪,曾经担任过香港政府保安局局长,以往批评过香港通识教育。中国官方人民日报10月20日发表的文章称,网友对此的评价是“看到了香港教育的希望”,因为说到底,教育的问题其实还是办教育的人的问题。文章还说,让那些真正懂教育、真正关心爱护青少年、真正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办教育,坚决抵制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教材、课堂为自己攫取政治利益,这样香港年轻人才有希望,香港社会才有未来。

香港人对人民日报的内容不感兴趣

对此,接受我们采访的两位人士对此谈了他们的看法,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先生表示:

“首先叶刘淑仪本身不是教育界出身,我也看不到她过去在教育界或者在教育问题上有什么认识和贡献。她能够对香港教育做怎么样的贡献,我有怀疑。第二,如果被选出的人对通识教育没有比较全面的看法,这反而会对香港教育有不好的影响。所以中国官方媒体的评论说明,他们不是从教育出发,而可能是从政治的看法出发。”

蔡耀昌先生说,人民日报的这个评论不会对香港人有大的影响,香港人也不会对这样的内容感兴趣。

李洪宽先生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

“叶刘淑仪过去管理过警察,是镇压工具,港府让她来管香港的教育,是灾难。这说明林郑月娥第一不会用人,第二没有反思,也没有任何向民意让步的迹象,这显然得到了北京和人民日报的赞扬。这说明和平解决香港的困局,希望不大,只能等待突变。要不就是中共突然之间醒悟、意识到过去的思路不对而要改弦更张,要不就是等着人民采取更激烈的办法来应对他们。”

在记者截稿之前,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又在10月24日发表了题为《香港毒教材美化鸦片战争 市民怒:鸦片去哪儿了》的报道。文章说,最近网上流传一份来自香港浸会大学附属学校王锦辉中小学的中国史教材,竟称鸦片战争源于中英两国当时的所谓“政治、贸易体制和司法制度冲突”,却只字不提英国大量输入鸦片令中国大量白银外流,以及鸦片带来的毒祸等,引起舆论争议。中国官方媒体援引全国政协委员黄楚标的话说,目前香港的动乱,充分显示香港教育体系的崩溃,导致青年学生无学、无德、无礼、无义、无国亦无家。教育界应该痛定思痛,为平息乱局出声出力,更要为香港的未来,勇于自我批判、自我革新。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最近在为本台撰写的一篇评论员文章中有一段话,可以作为我们今天节目的结束语:

“北京为香港拟定的二次回归计划中的三要点(一是立法,二是在香港的学校教育中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推进对“一国”的认知,三是在制度上纠正殖民地时代的官商共治模式)无一不指向‘两制’中的香港体制,从长远来说,为祸之烈莫过于教育回归。”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共产党需要的是听话的奴才,其它的并不重要。

2019-10-26 20:2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