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中越战争的时代意义

2019-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邓小平1979年访美,意在联美制俄,防止苏联向东南亚扩张,对中国形成南北夹击。图左邓小平、图右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AP)
邓小平1979年访美,意在联美制俄,防止苏联向东南亚扩张,对中国形成南北夹击。图左邓小平、图右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AP)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在上一集栏目,谈到美国在越战中的惨痛教训,促使美国进行前所未有的军事革新。有网友问我,中国1979年2月入侵越南,进行所谓的自卫还击战伤亡惨重。但这场战争似乎没有对中国的军事革新带来明显的影响,这是什么原因呢?今天我来尝试探讨这个问题。

中越战争狭义上是指1979年2月17日到3月16日,广义上是指1979年到1989年将近10年的中越边境军事冲突。今天我要讲的是狭义上的中越战争,虽然只有1个月,却暴露解放军当年的种种缺失。习近平曾在军队的一次重要会议上说:1979年自卫还击战刚开始的时候,他担任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有机会到海南岛陪同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当叶剑英看到从北京发来的第一份战报后说了一句话:「咱们现在有些打法,看来已经不适应新的战争了。」请注意,这是第一份战报,后续作战还没有展开,就被82岁的老帅叶剑英看出问题。


1979年中越战争开打,叶剑英看到从北京发来的第一份战报后说了一句话:「咱们现在有些打法,看来已经不适应新的战争了。」(Public Domain)
1979年中越战争开打,叶剑英看到从北京发来的第一份战报后说了一句话:「咱们现在有些打法,看来已经不适应新的战争了。」(Public Domain)

这句话的涵义很深,一方面是指战术上的老旧,另一面是指作战方式跟不上时代的要求。邓小平很清楚这样的情况,他在中越战争之前的1977年曾明确指出,解放军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以及军队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换言之,从各级指挥员到整个部队,都不具备打现代化战争的条件。听众朋友们也许会问,打越南还需要这么费劲吗?不要忘了,越南军队1950年代从奠边府战役把法国人赶出中南半岛,接着又和美军打了10年越战最终逼退美国,战力达到顶峰,加上与苏联结盟,越南开始入侵柬埔寨,大有称霸东南亚的架式。

为了防止苏联对中国的南北夹击,邓小平决定对越南发动一次惩罚性战争,表面上是惩罚越南对中国老大哥的背叛,实际上是防止苏联在东南亚的扩张,进而从南北威胁中国。这是邓小平发动中越战争的时代背景。根据对中越战争有深入研究的美国空军战争学院教授张晓明的说法,邓小平发动中越战争还有一项考虑,就是和美国连手防止苏联扩张,可以证明中国在世界力量平衡中的价值,争取西方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支持,以提供必要的资金与技术。对内部而言,发动一场战争有助于邓小平在派系的争斗中进一步巩固权力。因此,解放军在中越战争中虽然暴露种种缺失,但邓小平的注意力并不在军队本身,而在联美制俄,防止苏联扩张。讲到这,我们先来听一段音乐,稍后继续为您讲述……。

好的。顺着刚才的思路,可以说,中越战争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此邓小平把战争设定为1个月,点到为止,防止事态扩大。当时越南最精锐的6个师都在柬埔寨,在中国边境的则是省级地方武装力量。当越方决定调回精锐部队北上增援时,解放军立即撤出越南,说明历经文革之后中国部队的战力明显不足,难以和越军硬碰硬的对决。这和美军经历越战,从军事角度推动军改,以提升战力的动机和背景大不相同。


1979年中越战争解放军伤亡惨重。(Public Domain)
1979年中越战争解放军伤亡惨重。(Public Domain)

回顾历史,邓小平的军事革新不是在中越战争之后,而是在战争之前的1975年,做出有关”军队要整顿”的重大决策,它有两个重点:一是整顿军队中由于文革带来的派系问题,特别是林彪从1959年主管军队工作起所形成的派系,在军队盘根错节,不清除不足以返回正轨;二是整顿军队多年存在的臃肿、散漫、骄横、奢侈、惰性等5大现象,其中”臃肿”问题最为严重,大批冗员集中在各级领导机关,主要是三总部、各兵种和各大军区,反而作战的基层连队往往缺额,形成官多兵少的怪异现象。邓小平说:「这样庞大的机关,不要说指挥打仗,跑都跑不赢!」邓小平整顿军队的决心很大,但从1975年到1984年几次的精简整编并不顺利,领导机关每精简一次,反而膨胀一次,出现边减边增的反常现象,直到1984年11月邓小平向军队摊牌,要求务必从1985年夏季起裁军百万,一步到位,不再拖泥带水。

邓小平裁军百万,提出的理由是:他判断世界大战短期内打不起来,何需庞大兵力,而且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不可能两头兼顾,不如集中财力和物力先顾好经济建设,可见邓小平的军改是借着裁军,节省军费开支,腾出钱来发展经济,这与提升战力的要求相差甚远。可以说,军队减肥费尽邓小平的心力,他哪有余力来搞战力提升的事。

好!我们回到1979年中越战争的问题上来看。战争开打前,要有临战前的训练。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在他的回忆录提到,当时他担任总后勤部部长,负责后勤保障任务。战前,他到广州军区”塔山英雄团”的2连视察,该连是一个新扩编的连队,新兵占53%,扩编后该连只进行18天的军事训练,全连仅有27%的人接受过班的进攻战斗训练,对班的防御毫无研究,更谈不上训练。这是一支有光荣历史的连队,况且如此,其他部队就更不用说了。讲到这,我们
先来听一段音乐,稍后继续为您讲述……。

好的。刚才提到张震到一线部队视察。他说,一些团级干部向他反映,对部队的战斗力心中没有底。张震听完,心理凉了半截。他还发现,有些部队的战士连手中的武器都还不熟悉,仓促上阵,后果堪忧。因此他向军委建议,把原定的作战时间推迟1个月到2月中旬执行,以仅有的1个月全力冲刺临战训练。我在想,如果没有的张震的建议,解放军的伤亡将更为惨烈,难怪邓小平设定1个月的作战时间,速战速决,只要达到预期的战略目标就立即收手。

在弹药方面,据张震的回忆,战前他去抽查弹药的准备情况,发现弹药的数量不足,质量很差,有些炮弹打出去,却打不响,成了”臭弹”;手榴弹约有三分之一不爆炸,起因于弹药管理混杂、验收不严、保管不善。这种情况,怎么打仗?张震说,1975年邓小平看到文革对军队的破坏,就提出注意弹药的问题,4年后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他只好商请国务院有关部门,指令军工厂抓紧生产,尤其是大口径炮弹、火箭弹和穿甲弹。

开战前,张震根据军委指示,仔细评估连续打20天仗,需要多少炮弹?张震透露,中越战争期间每天平均消耗的油料和弹药,分别是打韩战时的8倍和6倍。可以说,邓小平设定的1个月的作战时间,到了炮弹补给的一个临界点,再打下去,解放军将后继无力,无法面对从柬埔寨调回的越南精锐部队。

前面提到,邓小平1977年曾明确指出,解放军从指挥员到部队有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到了1993年,江泽民在军队一次重要会议上再度重申,从各级指挥员到部队,仍然不具备指挥现代化战争和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到了2013年,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不但重申目前依然有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他还提出两个差距的论述,指出解放军现代化水平与国家安全需要相比差距还很大,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

这两个差距加上两个能力不够,或许是中共领导人对军队高度期许的一种严格表述,但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解放军的真实情况。从1977年到2013年,在漫长的36年期间,解放军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依然突出,说明军改之路的艰难与复杂,它需要不断的精进乃至通过实战的检验才知道真实的效果,没有取巧,没有快捷方式。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亓乐义(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