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只想领导自己”到“有能力领导世界” ——《中国不高兴》说明了什么?(胡平)

从“中国只想领导自己”,到“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这看上去是一个重大的改变。其实二者之间是有内在联系的。聪明的读者从当年的“中国只想领导自己”,就应该读出今天的“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2009-05-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最近,国内出版的新书《中国不高兴》,引起各方议论。

《中国不高兴》这本书自称是1996年出版的《中国可以说不》的升级版。这两本书的最大区别是:《中国可以说不》提出“中国只想领导自己”;而《中国不高兴》则提出“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从“中国只想领导自己”,到“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这看上去是一个重大的改变。其实二者之间是有内在联系的。聪明的读者从当年的“中国只想领导自己”,就应该读出今天的“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正像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我们知道,“韬光养晦”这个成语的本意就是隐蔽锋芒,不使之外露。历史上关于韬光养晦最有名的典故是《三国演义》 里的曹操煮酒论英雄。那时候刘备没有实力,没有地盘,只得暂时投靠曹操。为了不让曹操疑心,刘备整天在园子里种菜,做出一副胸无大志的样子。曹操设宴请刘备喝酒,问刘备:当今天下,有哪些人算得上英雄?刘备说到好几个人的名字,唯独不说自己。曹操笑着说:天下英雄,就只有你和我啊!刘备被说破心事,大惊, 连正在夹菜的筷子都掉了。恰好这时响起雷声,刘备赶快说他是让雷声给吓的。曹操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还怕打雷呀。于是打消了对刘备的疑虑。

这个典故告诉我们的是,在自己弱小时对外要低调,要掩饰自己的抱负,抓住一切时机暗中培养实力,等到羽翼丰满,该出手时就出手。13年过去了,中 国的综合国力有所提升,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的实力有所下降,于是,当年《中国可以说不》的那些人不耐烦再韬光养晦了,他们要高调出击了。《中国不高兴》 这本书明确提出,中国要“持剑经商”,与西方“有条件的决裂”,中国要有改造世界体系、领导世界的雄心。该书作者之一宋强说,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来说,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成为一个霸权国家,要么成为一个被遗弃的国家。他表示:“我宁愿选择前者。”

由此联想到不久前习近平在墨西哥与当地华侨见面时讲的一段话。习近平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习近平这段讲话一发表,立即引起很多批评。中共见势不妙,第二天就把这段话从官方网站上撤下来 了。单从字面上看,习近平这段话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它表达的仍然是“中国只想领导自己”的老调,但是那种傲慢的、不耐烦的口气,分明又流露出别的什么令人不安的东西。其实,习近平的“不高兴”所暗含的意思,正好就是《中国不高兴》这本书讲明了的东西。在经历了六四之后20年韬光养晦的今天,中共领导人感到自己羽翼日渐丰满,心中暗自得意;其中有些性急的,已经沉不住气了。

《中国可以说不》与《中国不高兴》这两本书的策划人张小波说,当年出版《中国可以说不》时,有西方记者问:“你们为什么不写一本向中国政府说不的书啊?” 13年后,面对同样的质疑,张小波反问道:“这还需要我们写吗?向中国政府说不的书你们已经有了很多。”乍一看去,张小波这句话给人一种感觉,好像他们也是赞成向中国政府说不的,只不过既然你们西方人说了,他们就用不着说了。其实并不是这样。因为《中国可以说不》和《中国不高兴》这两本书表达的基本态度恰恰就是,对西方人向中国政府说不“说不”,对西方人批评中国政府表示“不高兴”。虽然《中国不高兴》一书也提到要“内修人权”,但只是虚晃一枪而已。换句话,这两本书恰恰是在为中国的专制政府作辩护。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副所长房宁把这一点说得很清楚:《中国不高兴》,中共很高兴。

在我看来,《中国不高兴》这本书的意义在于,它揭示出中共专制强权从韬光养晦到展现实力,称霸全球的内在逻辑。中共当局反复对外宣称,中国要和平崛起。中国的崛起不会妨碍任何人,也不会威胁任何人,也不会牺牲任何人。中国现在不称霸,将来强大了也永远不会称霸。然而问题是,一个靠着屠杀本国和平请愿民众而巩固维持的政权,它的崛起会给世界带来和平吗?一个靠着不断地妨碍、威胁和牺牲一部分中国人才能够稳定和发展的政权,当它崛起之后,还会不妨碍、不威胁和不牺牲任何外国人吗?这等于是问:中共当局是只用暴力对付中国人呢,抑或是有朝一日它变强大了,也会用暴力对付外国人?在这个非此即彼的问题面前,没有一种回答能不令人忧虑。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胡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