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6-07-23)

2016-07-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Photo: RFA

各位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之声专题节目,我是主持人饶怡明。这次节目要为大家选读的来信包括本台开播19周年有奖征文《中国社会转型的安全隐患》获奖者浙江石先生的作品。一位不具名听众来信建议本台视频节目亚太联播注意音量的和谐。本台网页上两位听众就评论员姜维平的文章《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留下了他们各自的评论。浙江王先生对达赖喇嘛有意废除西藏转世制度,提出了他的看法。现在请听节目内容。

听众朋友,很高兴节目一开始,我们要继续本台开播19周年有奖征文《中国社会转型的安全隐患》获奖文章的选读。今天要宣布的是第19位获奖者,浙江石先生。恭喜石先生。现在请和我一起欣赏石先生的获奖作品:

“2003年的非典危机,2004年的禽流感以用各地频发的导致重大伤亡的灾难,看不去似乎并不相关,但是,它们本质上是有联系的,共同预示着一个高风险社会的来临。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诸多安全隐患,但确保社会安全的准备并不充分,从而加大了风险威胁。关注社会安全,防范和化解社会风险,已经成转型社会的重要议题。 社会安全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社会安全是指整个社会系统能够保持良性运行与协调发展,而把妨碍社会良性运行与协调发展的因素及其作用控制在最小范围内。从系统论的角度看,这种意义上的社会安全主要受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环境因素,二是系统内部因素。对狭义的社会安全有两种解释。一种理解是把社会是把社会安全等同于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其重要前提是假定社会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如果得不到有效保障,将会社会稳定构成威胁。另一种理解是在划分社会子系统的基础上提出的,认为所谓社会安全主要是相对于经济安全和政治安全而言的,是指除经济子系统与政治子系统之外其它社会领域的安全。

中国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形态既不是纯粹传统的,也不是纯粹现代的,而是一种混合形态的社会。从风险分析的角度看,也就表现为历时性的风险类型共时态的存在,即所谓风险共生现象。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在中国现阶段,传统类型的风险,如传染病、自然灾害等依然构成对人民生活和社会安全的威胁,而在工业化、城镇化为标志的现代化进程中,还不断涌现和加剧一些需要面对的失业、贫富分化、生产故障、劳资冲突和刑事犯罪等社会风险。此外,从局部意义讲,中国社会也出现了晚期工业社会或现代化晚期的社会形态,社会的个体化趋势初露端倪,高新技术日益发展,预示着新型社会风险对社会生活和自然环境的威胁都在不断积累、加大,并在一定程度上显现出来。

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自身存在着一些重要缺陷,可以说,转型社会缺陷本身就是重要的风险源之一。首先看中国社会存在的结构性断裂。通常人们关注的是以下几个方面:在社会等级与分层结构上缺乏有效的整合机制;在地区之间,断裂社会表现为城乡之间的断裂;社会的断裂还表现在文化及社会生活的许多层面。在存在着结构性断裂的社会,断裂所造成的各个部分之间的猜忌与隔阂,极大的妨碍社会信任的确立,刺激着各种纯粹自利的短期行为,很明显,这是非常不利于防范社会风险或是控制风险危害的。其次来看中国社会的失控现象。一是多元社会主体并未形成有效的自律,各个主体间的关系缺乏调适,因而运行常常出现冲突和失序。二是文化变迁过程中出现的文化堕距,进而导致控制滞后。通常来讲,物质观念层面才真正发生变化,因此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各个部分之间的差距与错位,从而诱发各种社会控制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寂程度的失控是转型社会的必然现象。”

 

一位不具名听众发来电子邮件,他说,在本台节目当中,他主要是收听收看本台的亚太联播。他对这档栏目,提出建议:

“贵台的台标播放音量与主持人、参与人的语音音量悬殊实在太大,每每将音量调整到正好能清楚收听语音后,一遇中间插播台标时,就必须手忙脚乱的去降低播放音量,否则感觉一个小区的人都会被从睡梦中吵醒。

 

不知你们自己发现这个问题没有,建议可仔细观察,如果你们与我有同感,则希望尽快予以解决。

个人认为,处理这样的问题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谢谢!!”

答复这位听众,我会将您的邮件转交给本台视频组技术人员,请他们注意这个情况。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接下来,本台网页上两位听众就评论员姜维平的文章《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留下了他们各自的评论。浙江王先生谈西藏转世制度。请继续收听。

 

本台网页上,一段时间以前刊登了评论员姜维平的文章“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内容是谈北京成功举行抗战审理胜利70周年大阅兵,反映出习近平反贪取得重大成功,把徐才厚、郭伯雄等军队大佬处置,牢牢控制军队。他认为,随着人民要求反腐的呼声越来越高,像胡锦涛这样的前领导人也不得不担心自己是否会成为下一轮反腐的目标。在这篇评论文章的下方,有好几位听众留言。首先,上海的一位署名“苍天之上”的听众这么写道:

“果然一翻墙都是一堆阴谋论,搞得一个个都经历过似的,你们说这么多意思是你们曾经也是中国的贪官中的一员?否则你们怎么知道的?还这么确定?你们要是能拿出有力证据证明现在的领导班子也都是一群烂泥的话,我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作为一个爱国青年,爱的只是中国而已,不是中共!但是我就是觉着国家的稳定即使背后一堆黑水,至少也是稳定的,要是没有强大的力量去做到既稳定又能革命成功的话,那么还是维持现状好了,省得被老美等一干外部势力占便宜,顺带吐槽一下政治都是脏的,留学生说留在中国的被洗脑了,谁又能确定你们不是被外国给洗脑了?要我说要干净的话肯定就得回归原始社会,没有暗的全是明的,但那跟野人就没啥区别了!“

接下来,悉尼的一位署名“蒋大公子“的听众的留言说道: 习近平的反腐不过是假反腐之名行清除异己之实。如果有人对习包子的反腐寄予厚望,那绝对是一个傻子,因为习本身就是腐败的产物。蒋大公子做了 一首顺口溜。名为 【习包子赞歌】。让我们一起来听听:

“习  大大 主席

红卫兵 总书记

知识青年 陕西种地

红二代血统 工农兵学历

官场鹤立鸡群 披上博士外衣

曾经沦为狗崽子 如今效法毛皇帝

历任县长市长省长 升官如坐直升飞机

怀抱歌星难过美人关 腹藏专制独裁英雄计

小权紧握任九个小组长 大权独揽当一全面席”

 

由于蒋先生的评论,没有能够立即在网上刊登出来。对此,蒋先生提出批评:

“自由亚洲台,你们和美国之音一样,思维已经很落伍了。如果是快节奏的时代,大家都想马上看到自己的评论,结果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己的评论。因此我们也就没有任何兴趣和心情来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布的评论。你们看一看北京之春吧,那里的评论是不需要经任何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能够立刻显示,而且北京之春这样了,也没有任何人因此而死去,地球也没有因此而不转,北京之春也没有因此而倒闭,反而因此而生气勃勃。难道你们害怕得罪共产党吗?自由亚洲台的主管赶快跟上时代的潮流吧,把美国纳税人的钱好好的使用,让这些钱能够发挥更大的效益。好吧!”

答复蒋大公子,谢谢您的批评,我会将您的意见反映给网络技术人员。

浙江王先生来信就西藏转世制度是否会在这一代达赖喇嘛终结提出了他们看法:

“在最近几年达赖喇嘛多次表示,有个意向,即到他这代14世达赖就终止转世了。废弃达赖称号。当然,并未最终决定。我认为,这是历史的进步,科学昌明,潜移默化。同时更是藏人民主进程的召唤。前不久,流亡藏民在世界各地,包括印度的大兰萨拉举行了公开公正的自由选举。按照世界各国公认的民主选举程序。标志着百万藏人已经跨越了农奴社会,社会主义专制社会全面进入了民主社会。令人费解的是,一贯表表不信教,不信神,不信佛的中共却竭力反对达赖此举。等到他圆寂后,硬要捧出个“儿“活佛,充当其傀儡如同日前中共控制的那个”儿“班禅一样,充当起统治藏人的工具。其狼子黑心昭然若揭。我想,此阴谋不会得逞。由中共制定的”儿“活佛是没有公信力、号召力的。徒留笑柄而已。

3月4号,达赖喇嘛在日内瓦联合国年度人权大会上讲话,批评中共在西藏的人权政策、文化政策等。受到与会者的高度重视。同一天,美英日澳等12国在会上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这表明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不断恶化,有所重视,将加以认真对待。”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请写信到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拼音,反馈,A一圈,RFA,点,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