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6-11-12)

2016-1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Photo: RFA

各位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为您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这次节目要为您选读的听众来信和网上留言包括上海徐汇区陶先生、湖北武汉朱先生给本台20周年台庆。四川郫县王先生认为一些听众无法收到纪念品跟当地邮局有关。北京阳光先生回应美国田先生对他来信的批评,他进一步说明本台节目适应新一代听众的重要性。南京咸先生询问本台广播的内容是否属于公有领域。美国田先生谈垃圾处理问题。现在请听节目内容。

节目一开始,我首先要请听众朋友们关注一下邮递问题,确保你的邮件能顺利收到。本台在香港的办公室反映,许多听众寄来的信,上面通常会写有某某主持人或记者的名字。但在香港领取挂号信,必须出示和信封上一样的身份证件才行,造成香港办公室很大困扰,同时也影响阁下信件。所以,请各位注意,以后寄挂号,在信封上只要写有本台的全名以及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即可。感谢您的关注。

好下面我们就一起来欣赏这次参加本台20周年台庆活动的一些来信。首先上海徐汇区陶先生表示:

“首先祝贺RFA开播20周年!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通过贵台网站,有机会了解到更多的咨询,接触到各种不同的观点、视角,而不是简单地听信某一方的观点结论。这一点其实对自己的帮助还是挺大的。祝节目越办越好!”

湖北省武汉市朱先生表示,本台仍任重道远:

“祝贺自由亚洲电台开播20周年!

并祝贵台节目越办越好! 贵台是指引中国人民走向民主、自由的灯塔。世代已步入了又一个崭新的世纪,可是苦难的中国人民仍然生活在一党专制的血惺统治之下。惟此贵台仍然任重道远。借此机会谨向贵台全体工作人员表示深深的谢意!”

四川郫县王先生来信透露,当地邮政部门处理本台邮寄包裹的情况:

“10月29日的选读来信中,广西王先生说去年没有收到贵台的纪念品,过去我也从来没有收到过纪念品我觉得问题可能不在海关。

,也以为是被海关扣压了。去年我到邮局质问他们后,才收到您们补寄来的。后来的一件事使我想到,以前没有收到纪念品可能另有原因。

我住四川省郫县,距成都市公仅几十公里。成都市检察院用挂号信给我寄来写明详细地址的司法文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收到。检察院查了收发回执后告诉我,说回执写明“已投妥”,并煞有介事地写着门卫某某签收。我没去找门卫,根本没有那个某某人。我去找郫县邮局,邮局说没有邮件编号无法查。后来我又拿着检察院给我的邮件编号再找邮局,得到的结果是“无法投递,存局”。几经周折,找到投递该邮件的投递员,回答说挂号信没有写我的电话号码,无法同我联系只有“存局”。我问是不是所有挂号邮件包括海外航空邮件,只要没有写明电话号码都不投递时,回答说是的。
我想,其它地方的邮局有可能也是这样处理您们寄给听众的纪念品的。

我在索取今年的纪念品时希望能写明我的电话号码,不知写明和寄出与否,但至今还没有收到。”

答复四川王先生:您提到的这个问题,不知道是只在郫县当地,还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但我会将您的来信,转达给本台调研部们,作为他们今后邮寄包裹时的一个参考。

北京阳光先生不久前来信,建议本台多谈谈贴近人民生活的话题,少谈中国民众不关心的民主问题。他还说,本台其实已经成为海外民运分子的传声筒。之后,美国田先生发文予以反驳,认为其自相矛盾。阳光先生再度来信,对自己的立场加以说明:

“很高兴收听了贵台播出我的来信以及听众的音频回复,其实那位田先生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年头已经有十多年了,从最初的德胜牌短波收音机开始,我和自由亚洲电台一路走来,也非常赞同贵台的观点和理念,在中国传播自由民主,并对在贵台工作的职员表示尊敬,但是由于自由亚洲电台在中国处于被封锁干扰的状况,无法正常的收听,因此我就更加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的收听效果,和也在不断思考,电台的在中国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如何坚持为听众提供他们无法得到的消息,并不断扩大并保持听众群。因此建议扩大播出的题目和报道深度,并不妨碍自由亚洲电台的目的,毕竟第一代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已经二十岁了,已经成年了。节目多样性,比如食品安全,财经报道,环境保护,高等教育,医疗卫生,司法制度等等话题,我相信在美国民主也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深入到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具体的生活,所谓的贴近主流社会就是指广播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使更多的国内民众,如学生,职员,官员,学者,工人,农民关注自由亚洲电台,收听自由亚洲电台。”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接下来,南京咸先生询问本台广播内容是否属于公有领域。最后,美国田先生发来音频文件,谈垃圾处理问题。请继续收听。

答复南京咸先生来信询问本台的广播内容是否属于公有领域。

“首先祝自由亚洲电台20周年生日快乐!

个人接触贵台也有一段时间了。老实说,个人对贵台采访的部分人士的言论无法苟同。但无论如何,贵台始终是我了解所谓“异议人士”言行的窗口,无论立场如何,无论是忠言逆耳还是无理谩骂,多听些不同的声音也没什么坏处。

另外,个人也有个疑问。众所周知,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一样,同属美国广播理事会,而美国之音的版权声明显示,美国之音的原创作品属于公有领域,那么自由亚洲电台的原创作品是否也属于公有领域?

在此,祝自由亚洲电台全体编播人员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答复南京咸先生:根据美国政府规定,美国政府部门、包括美国之音发布的信息,都属于公有领域。是属于公众的知识财产。但这规定并不适用于自由亚洲电台。本台是属于私人非盈利机构,并不在美国政府的编制内,所以,我们电台发布的消息,跟其他媒体一样,是有版权所有的。所以,如果听众需要转载本台的新闻或节目,请记得要注明出处。这才是符合规定的做法。

旅居美国的田先生发来音频文件,谈垃圾处理问题: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请写信到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拼音,反馈,A一圈,RFA,点,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 (1)
Share

郑敏竺

上海

很感谢自由亚洲电台节目,你们辛苦了,
我谈谈对北京阳光先生的意见的看法,
他说的国内的主流,指的是什么,没有明说,但应该是政府主导的内容吧,如果真想听这方在的内容,何必半夜收听,辛苦翻墙呢,看看国内的央视和各地方台就是了,六七十个台,就够你选的了,对吧,热爱和喜欢自由亚洲的朋友们,就是为了听那些听不到的内容,听那些被封杀的内容,听国外民主的现实,然后加以对比,用自己的脑子分析,然后得出较为正确的结论,
我不认为听众固化,尤其是现在翻墙收听收看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希望之声的人越来越多,自由亚洲电台 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阳光先生说,自由亚洲电台成了某些人的传声筒,我也不同意这种说话,在我国,民主人士,民运人士,无处发声,够惨 了,好不容易自由亚洲电台让他们发出声音,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一个多么好的平台,又有人反对,
我感到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越来越有味道,最近推出的环保从食安面面观和财经热点扫描,就是切合了中国的实际的改变,
在此 ,再次感谢你们的丰富的内容和详尽的报导,

2016-11-20 11:0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