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6-06-25)

2016-06-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家庭教会聚会(网络资料)
图片:家庭教会聚会(网络资料)

各位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之声专题节目,我是主持人饶怡明。这次节目要为大家选读的来信包括本台开播19周年有奖征文《中国社会转型的安全隐患》获奖者新疆王先生的作品。四川陈先生祝贺本台开播19周年。老百姓的声音节目脸书王先生留言敦促美国政府增加对自由亚洲电台的经费。新疆杨先生发表文章“学生的宗教信仰自由谁来保障”?现在请听节目内容。

听众朋友,节目一开始,我们要继续本台开播19周年有奖征文《中国社会转型的安全隐患》获奖文章的选读。今天要宣布的是第17位获奖者新疆王先生。恭喜王先生。现在请和我一起欣赏王先生的获奖作品:

“随着习近平总书记取代胡锦涛进入中国最高层,成为统治地球近五分之一人口的国家领导人,在其上台伊始时,人民似乎又感觉到了中国的新的希望、新的明天!然而在其一步步巩固了其政治权力之后,自然而然地又显露出了他专政独裁的“嘴脸”。

具体到个人来说,总觉得新一届的政府应该有新的举措,然而依旧是“萧规曹随”,“换汤不换药”,本人喜欢自由的资讯,不希望信息封锁,做信息时代的“聋子”和“瞎子”,可是习近平的政权更加加紧了对新闻自由的封锁,就这一点,足以看出他对人民继续采取的是“愚民政策”,随着世界经济的低迷,中国的经济也进入到习近平领导下的“新常态”时期。
我们身处新疆地区,一年中有大半年是一级预警时期,白天上班,晚上每周还有一次安保值班,作为传媒工作者的单位,应该遵守《劳动法》,可事实恰恰相反,电视台不仅加班费不能发出来,而且值夜班的夜班费都拿不出来,这样的单位是国家形象的反映!就这样,还能够听到中国政府—习近平政权免除了很多国家的外债,又到处拿钱搞“金元外交”,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显示出中国政府已经进入了垂死挣扎的末世之日,亡国亡党之日指日可待。

再看看全国各地,爆炸事件、上访事件、突发事件、环保事件。所有的稻草都可能把这匹骆驼拖死。

对于各种突发事件,政府的宣传部门采取的事延迟报道或者遮掩不报等低级伎俩,就比方说我们伊宁市有一家大型生物制药厂,污染空气现象十分严重,但政府置民意之不顾,为了能完成税收,任由其恣意生产,制造污染。而且在新闻宣传口下达命令,不许报道伊宁川宁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污染空气的消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我感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已经进入了道德沦丧、见利忘义、世风日下的时候了,有子女老人没有人赡养、教育被制造成产业来赚钱、一切的现象说明了本质,中国需要大的革新,这种革新可能需要付出血的代价,用一场彻彻底底的革命来建设一个新政府、来构建一个理性、民主的新时代、新的中国!”

四川老听众陈先生是本台的忠实听众,更是本节目的铁杆粉丝。怎么说呢,他相当关注其他听众的来信,每集节目都专注地听,另外,他也经常写文章,在此发表。下面是他于本台台庆时寄来的贺信:

“金秋时节,迎来了自由亚洲电台十九周年纪念日。在此,我祝愿全体办台的同志们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来年把电台办得更好!

十九年里,由于我不间断地收听贵台的节目,不但提高了自己的政治思想觉悟和写作水平,而且将贵台播出真实的消息、客观的评论、真理性形势的分析,讲给战友和祖国的人民,发挥贵台的作用。

十九年来,天下大事千变万化,贵台办的硕果累累,对自由亚洲影响极大。特别是中国社会正处在转型的大变革中更需贵台的作用,促进中国式的民主化进程。

贵台需改进的是;听众之声播的时间短了。听众节目繁说占时间长了,不逗人听,急需改正。

十九年不长不短,正值人的青春时期,我想在同志们的努力下,听众的应声中,会将贵台办的更好。”

听众王先生在老百姓的声音节目脸书上留言,敦促美国政府增加对本台的经费,让本台办得更好!

“自由亚洲的管理当局应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如果真想办就用心办好,就投资到位,就人员到位,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少吃草的事,专制的中共政权没办成,你们能更没戏。美国政府舍得用纳税人的钱几百上千亿的造飞机、军舰,为什么就舍不得多投入一点到媒体宣传?你们知道当年一穷二白的中共靠着什么和自由世界耗了几十年最后非但没有被耗死,反倒耗出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恶魔吗?法宝就是宣传!一个自由的声音抵得过两个航母舰队,这笔帐美国政府至今算不明白。希望美国广播局的决策者,希望美国国会的议员们,多给自由之音一个机会,她将回报一个崭新的历史。”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接下来,新疆杨先生发表文章《学校的宗教信仰谁来保障》?他从日前甘肃教育厅下达命令严禁校园里的宗教活动出发,呼吁中国政府对民众追求宗教信仰的诉求进行疏导而非一味遏制。请继续收听。

新疆杨先生发表文章《学生的宗教信仰自由谁来保障?》,就日前甘肃政府对校园宗教活动的管制就行评论:

“2016年5月5日,甘肃省教育厅网站发布了一条新闻,“坚决禁止宗教活动进校园”,报道称有视频显示有甘肃幼儿园儿童在背古兰经,并对宗教活动进校园行为进行强烈抨击,此报道在许多网站上被转载。

仔细搜索秒拍视频,我们未发现此链接,可能已遭删除。根据新闻提供的视频截屏,画面显示的是一个穆斯林孩子在教室里背诵古兰经,至于这是否是学校教学的一部分,抑或者是她在某种诱导情况下出于民族传统的信仰背诵经文,我们则不得而知。从画面和报道描述来看,很难判断是否是学校主动设计的宗教教学行为。

报道援引《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要求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即:不得利用宗教妨碍公民接受学校教育和社会公共教育,不得利用宗教妨碍义务教育的实施;不得利用宗教妨碍学校教学活动的正常进行。

这些原本无可厚非,可是同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第36条,人民有信仰的自由,对于校园中的宗教信仰者,他们很多是受到民族、家庭影响沿袭了宗教信仰,难道他们没有信仰的自由吗?

在文革之后,中国经历了宗教的复兴,以基督教为例,很多农村教会是在80年代复兴的,大批农民信主,很多教会被建立起来,而城市的教会很多兴起于90年代末。这些信主家庭的父母也自然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作为90后的学生,他们中有很多就来自基督教的家庭。每年新生报到入学,他们都会主动寻找校园周边的聚会场所,校园里的基督徒学长。作为同样的信仰,他们更容易建立信任关系,也更希望得到指引平衡信仰和学习之间的关系。这些实实在在的需求是作为一个年轻的宗教信仰者正当合理的需要。

然而,甘肃省教育厅的要求,似乎在实践层面是不可行的。如果你在校园中碰到一位基督徒,请他背诵一下圣经里的“主祷文”,这算在校园里进行宗教活动吗?如果有同一校园里的基督徒互相认识,并且出于信仰的动机,他们相约每周定期有时间在校园里一起祷告,分享信仰心得,这算是在校园里进行宗教活动吗?在什么意义上,他们的宗教行为表达是合法的呢?根据《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只有在合法的宗教场所的聚会才是合法的。问题是,一个人的宗教信仰及其行为是贯彻始终的,并不受到时间、地点的局限。更何况,目前国内合法的宗教场所非常有限,以北京云集各大高校的海淀区为例,只有海淀教堂离北京大学稍近,其他学校的学生过去并不十分方便,如果能够认识同一校园里的基督徒师兄师姐,在校园里有关于信仰的沟通,这有何不可呢?这些学生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该如何保障呢?

虽然甘肃省教育厅强烈谴责这种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行径,要求各级教育部门必须坚决予以制止,严禁各种宗教活动进校园。大禹治水的道理中国人都明白,“堵”从来不能解决问题,更何况宗教活动是信仰者本质属性的需求,如何能够杜绝呢?

2015年12月17日有报道称济南市的山东英才学院,有6名基督徒学生组成了一个查经祷告小组,每天中午或傍晚会在教学楼一处安静的地方祷告1小时。后来有人拍下学生祷告的照片,并报告了公安局。公安局很快找到了学校,对这些基督徒大学生进行了传唤和询问,校方一度要将这几位学生开除。此事被海内外多家媒体关注,关于开除学生的决定最后不了了之。当问及对此事的态度,那个学校附近的教会同工表示:凡事都出于神,学生遭遇逼迫,更加虔诚和委身了,以前我们也是一直有逼迫的,还是有学生毕业后愿意全时间在教会工作。

刚刚过去的全国宗教会议,习近平强调在新形势下全面提高宗教工作水平。很显然,和30年前相比,国内的宗教形势已经大大不同,校园里这类“信二代”的实际需求如何得到满足应该是有关部门考虑解决的出发点,然而很遗憾似乎相关部门尚未认识到这个“新形势”。其实杜绝校园宗教活动的方式又不是什么新方法,是文革后一直贯彻的方法,校园里的宗教信仰者并没有因此减少,在新形势下,仍用老方法,试问这能否行得通呢?”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请写信到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拼音,反馈,A一圈,RFA,点,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台湾  杜先生

大家向中共讨血债

我是大陆出生,定居台湾的87岁老人。在家乡上小学时,正逢日本人铁蹄统治;初中毕业时又遇上毛泽东血腥的清算斗争;青壮年时代历经国共内战差一点丢掉性命。午夜梦回想想真是不幸的一代。日本人未使我家破人亡,而中国共产党却逼的我长辈们上吊投井而亡。弟妹们打成黑五类差点饿死。我本人逃亡在外,三十多年未敢与家通信。共产党毛泽东真把我全家害惨了。

为了多知道一点家乡消息,早年我常偷听大陆的广播,近几年来我装了卫星天线,可公开收个中共的电视,但每晚三点也一定收听RFA的广播。两种媒体一对照,中共的媒体完全姓党,纯粹是党的喉舌,例如五月二十日,台湾中华民国第三次政党轮替,民选的民进党女总统蔡英文就职大典,全世界自由媒体都大量报导。但中共媒体却只字未提。

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到今年五月十五日正好五十周年。但这个喉舌到十七日才登出评论员文章,否定了文革暴政,并说文革曾给中国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我想,如果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未挨过整,习本人未插过队,这个还不会否定文革。有时我看许多北京人早晨站在天安门广场骄傲但无知地唱国歌参加升旗仪式,我想他们一定不知道国歌的词作者田汉,也是毛泽东整死的。

听到大陆同胞们,应问问你们的父辈们:他们大多数恐怕都在文革时期挨过整。我可以严肃地告诉你们,老蒋统治台湾时代,曾发生过二二八冤假错案,后来中华民国政府都已补偿每人六百万台币。并修建多处二二八纪念馆。中共既已承认文革是场大灾难,凡是受过文革迫害的现存家属、要联合六四天安门事件家属,一齐向中共当局讨回血债,中共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向非洲等许多国家援助上千亿的美元;许多贪官外逃,已带走了几兆美元,对自己受难挨整的同胞却一毛不拔,实在没有良心天理,最后,我要向全国受难同胞呼吁,你们应用各种手段把天安门挂着的毛像扯下,把它撕破踩碎,把毛的纪念堂砸毁,为你的先人讨回公道。然后一齐唱‘起来,不愿作奴隶的人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