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读来信(2016-09-10)

2016-09-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听众的声音,网友的期盼,与您交流,携手共进。
Photo: RFA

各位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之声专题节目,我是主持人饶怡明。这次节目要为大家选读的来信包括听众周先生希望当代年轻人能扩展视野,对国家社会做出贡献。澳洲丘先生就当地举办歌颂已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纪念音乐会一事发表看法。听众之声脸书李先生留言,呼吁关注G20峰会上有关中国出口的讨论。现在请听节目内容。

听众周先生发来电子邮件,标题是“公民媒体时代中国进步 青年可为何?“。他谈到了对陈独秀时代中国留学生的忧国忧民的情操,对比当今中国青年对国家社会的漠然。对此他冀望中国青年关注自身权益,并推动社会改革。

“当比较客观的了解陈独秀后,震撼颇大。原来陈独秀早就预言了华人社会的行进:其催生了台湾民间反对党的制衡当权者,促进了台湾社会转向民主文明。反对党派之自由;民主建国为提高生活质量;

“恶国家不如无国家“等思想精华至今仍在中国充满现实意义。

中共内早期也真的不乏仁人志士。留洋归来,视野开阔,忧民之苦难,不断反省自己错误并修正。最终达到比较客观的认识,以引领思想文化风骚。反观今日留学生越来越多,却短视之人颇多,笔者感慨其,莫非利益使然,可是今日越来越多的工薪家庭的青年去留学归来或不归来。

深入了解今日青年:随着信息渠道日渐多元,多非不知当权者夺去了自己太多太多,而是多因各种托辞放弃争取自己的权益:或说觉得无所谓了几千年都那样了,集权好办大事,民众牺牲点权益没啥 ;或短视不关己利益无动于衷;或言明知难以改变即时放弃......

当然大家大多都认同中国未来比较理想的路是民众能够因利益形成不同社会群体去制衡当权者,减少戾气,更多人和人之间的友好,幸福。可如何才能改变呢?引导未来社会中坚的青年去争取或短视或长远的利益或许是个不错的方法。具体如何做呢:笔者恳切建议全世界的有志之士一起来支援中国的公民媒体,引导青年关注切身社会议题,发出自己声音,此或为万难之可行开端。”

近日有报道说,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取消了定于今年9月在当地市政厅举办的歌颂已故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的纪念音乐会。

几个星期来,这个名为“光荣与梦想”的“颂毛”音乐会受到当地华人强烈反对。很多人认为毛泽东执政时期造成中国数千万人死亡。

就此澳洲丘先生发来文章,谈了几点看法。他说:

“1,红色病毒的输出、传播和发作

中国政府利用经济全球化得来的二十几年持续经济增长,一方面在国内煽动民族情绪,一方面加大对外的“大外宣”。红色病毒指的就是党国红朝输出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红色病毒先是通过打压和收购海外异见人士创办的媒体,继而以“孔子学院”等等方式花样对外渗透蔓延,新近接连由澳洲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主办的颂毛《光荣梦想》和由澳大利亚中国复退军人协会主办的扬威《军哥嘹亮》“艺演”,是几乎通行无阻红色病毒的一次恶性膨胀发作。

2,红毒祸害未得澳洲政府足够重视

对于不断扩张的红色病毒,不仅澳洲,西方民主国家阵营大都未予以足够重视,而相对于美加东欧等国已采取建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限制孔子学院发展和禁止纳粹法西斯和共产主义宣传等措施,澳洲在这方面表现很差。经济利益考量、穆斯林问题的困扰、反恐压力加重以及地理人口国力等诸多因素导致澳中文化价值理念的对流严重不对称,多少有“钱包”压倒“安全”之嫌。

3,        有一种论调似是而非

《光荣梦想》和《军哥嘹亮》筹划和出笼后,有文章认为澳洲是自由国家包容多元文化各种见解,你们这样对颂毛不包容的做法与你们在大陆的做法何异?这是把精神病毒与观念异见等同,明为宣扬宽容暗地里为党国极权的“大外宣”洗地。极权主义政权与IS政权极其相似,同属恐怖主义硬币的两面。毛主政的几十年发生的镇反、反右、大饥荒和文革与纳粹集中营、斯大林及红色高棉大屠杀合为二十世纪极权主义最臭名昭著的“杰作”。时至今日还对极权主义遗留残存的红毒无底线包容,是对数以亿计冤魂的再次蹂躏,是对人类文明的极大伤害。

4,        立法抵御和禁止红色病毒传播刻不容缓

波兰等东欧国家很早就开始了清除极权主义(法西斯与共产邪教是极权主义的左右翼)遗留的红毒,乌克兰更以一系列法案全面禁止纳粹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的宣传和标志。这开了个好头,值得澳洲国会参照效仿(虽然澳洲历史上未像东欧国家那样备受极权摧残)。现在一味迁就类似颂毛事件发生,以后祸害世人的红色病毒就更难清除。澳洲华人需通过持续施压敦促澳洲国会尽快立法,从根本上消除类似颂毛“艺演”这类丑恶事件再次重演。

联名致信悉尼市长市议员、计划到演出地点举牌抗议等行动展现海外华人在大是大非面前的良知和正义感,但我个人认为,除关注本土红毒祸害外在澳华人还应对巨变前红朝的现实有更多的关注,与黄土地上正奋力与极权抗争的各界人士有更多的互动,致力于推动中国社会向民主宪政转型。澳洲毕竟已经建立牢固自由秩序和较为完善的法治,一些长期吃狼奶自甘被洗脑的在澳“残疾”华人,无论出于对旧魔的真心怀念跪拜或是对今上的讨好卖乖,最终掀不起多大的浊浪而徒留笑谈乃尔。澳洲华人要在海外不被歧视,能够抬起头扬眉吐气,最终还有赖于拥有一个认同普世价值、公民持有选票、真正文明强大的祖国。”

各位听众,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从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播送的听众之声。我是饶怡明。接下来,听众之声节目脸书李先生留言,呼吁关注G20峰会上有关中国出口的讨论。请继续收听。

听众李先生在本节目脸书上留言,内容是关于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李先生指出,出口、内需和投资是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他认为,在这三项中,中国的出口应该成为这次G20会议关注的重点。下面是他的论述:

“现在中国,生病的时候没钱肯定被医院赶出来,孩子没钱上学肯定被学校赶出来,还有高房价、通货膨胀。这些问题都让中国拼命工作存钱不敢消费,内需肯定不行。

另外中国社会腐败,官商勾结严重,不适合投资,只适合投机。

尤其是在网络、银行金融等领域,共产党更是严格控制,根本不给外国投资者机会,因为这些东西会影响共产党统治基础。

所以内需和投资与这次杭州G20关系不大,只要共产党下决心,内需和投资问题就好解决。

但是出口这种经济发展方式共产党就无法决定了,尤其是现在世界经济大国被中国共产党欺骗后,一起合作改变了游戏规则,直接撇开世界贸易组织WTO协议,成立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和TTIP等组织。

而且他们成立TPP的理由很充分,当年中国共产党为了加入WTO,承诺十年内电信、银行、能源、新闻等行业,这些承诺在西方看来就是中国共产党承认西方自由民主的价值,愿意推动政治改革。

但中国加入WTO后,利用自由贸易协议向其他国家大量出口廉价产品,这里面的产品很多来自把劳工当机器人的血汗工厂和监狱,还有一些产品是国企贱卖的财产。用压榨、剥削农民工人的方式降低成本,提高出口竞争力,让很多外国企业因此破产,这本来就是很不道德事情。

最主要的是中国承诺开放的电信、银行、能源、新闻等行业都没有真正兑现,还赶走了谷歌和脸书等相对自由的互联网企业,这让其他国家怎么跟你玩?

不过共产党这么多年的贸易顺差,赚了很多钱,底气足了。你欧美日不想跟我玩,我就成立亚投行,用免息贷款或者亏本的方式吸引一些发展中国国家把市场开放给中国,利用一带一路解决出口问题,还能利用这些国家把产品重新卖到欧美日。

但问题是一带一路上的国家不是傻瓜,他们只是想骗中国的钱而已,就像当年中国加入WTO后欺骗欧美日一样,最后开放的市场也很有限。

于是中国经济开始下滑,共产党终于顶不住了,利用这次主办G20的机会,利用杭州这个相对自由的地方向欧美日等国宣传,中国的电信、银行、能源、新闻等行业是开放的,中国社会没想象那么独裁腐败,资本家也是能发展的,比如马云和杭州其他私营企业。

但这次欧美日等国早就知道了中国共产党的底线,这些虚假的宣传骗不了他们了。他们有备而来,除非共产党愿意开放电信、银行、能源、新闻等行业,否则一切免谈。

不过,共产党不可能真的放开这些市场,因为这些市场一旦放开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末日。所以中国共产党解决国内经济危机,继续稳定统治中国,只能承诺愿意把欧美日的核废料运到中国掩埋,以获得的欧美日等国的市场。

这简直把中国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核废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每个国家都需要投入很多财力和人力保护,如果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护统治,宁愿接受全世界的核废料也不想开放电信、银行、能源、新闻等行业,那共产党真的连禽兽都不如。

所以这次G20后,大家看一下共产党跟其他国家签订的协议到底开放那一些市场,如果没有电信、银行、能源、新闻等行业的协议,表示中国共产党彻底被世界主流社会抛弃,或者共产党彻底抛弃了中国。

中国经济就像妓女,每天都工作,十年赚了其他妓女二十年三十年赚的钱,但身体太劳累,留下了很多治不好的病,这样赚钱有意义吗?看中国现在空气污染,耕地污染和水污染,你对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成果感到自豪吗?你对未来更多的是恐惧还是期待?你觉得自己后代还有未来吗?你愿意做一点抗争吗?”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本台的节目,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请写信到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

另外,本台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拼音,反馈,A一圈,RFA,点,ORG.

最后欢迎利用听众之声脸书和我个人推特,账号是RFA_RYM进行联系。

今天的听众之声就为您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饶怡明,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