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大典】王力雄 著 (二)

2019-04-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鞋联网 3,4,

 

“绿妹是李博的叫法。她是妓女,不过不是通常的妓女。福建贫穷山区的农家没有多少挣钱手段,随着城市人自驾旅游的发展,兴起把自家办成接待城里人休假的‘农家乐’。有些城市男人除了想吃农家饭,也愿意换换口味睡睡农家女。陪睡一次的钱比吃住加起来还多,又不付额外成本。但是李博却无论如何不能把绿妹当妓女,当鞋老板想进一步扩大战果带李博尝试其他妓女时,不管是一夜上万元的高级妓女,还是其他农家乐的环保绿妹子,李博一概拒绝,他只要求鞋老板给绿妹妈一笔钱,条件是以后不让绿妹再陪其他男人。”

“人可以不用手机,却不能不穿鞋。仅从这一点,鞋联网也比手机更便于监控。只是鞋不能像手机那样搞实名。人人好几双、几十双甚至上百双,随时更换。十四亿中国人的上百亿双鞋如何一一对得上主人?这是鞋联网的主要难题。不过,有全国大数据系统,归根结底是个数据处理的施工过程。用刷卡或网购买鞋的买主清楚,与其户口信息相连,根据买的是男鞋女鞋或童鞋就对得上是家里哪个穿。这看似繁琐,但查找和匹配都由计算机进行。在地摊或用现金买的鞋确定不了买主无所谓,那都是底层人。需要精确监控的主要是城市人,尤其是精英阶层。其中高档鞋最受重视,穿者不是富人就是官员。进口鞋过海关时也会被秘密印上无痕纳米环作为SID标签,照样被鞋联网监控。”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