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氏国安委到底比美式国安委“实”在什么地方?(高新)

2013-1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1月12日,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宣布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AFP/资料图)
11月12日,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宣布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AFP/资料图)

完成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之后即读到中国大陆多家官网上竞相转载的一篇题为《揭秘国安委:中国比美国“实”很多》的“深入报道”。文中一开始即绘声绘色描述说:11月14日,一位中央外事部门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一位知情人士,询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立对自己有没有影响。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公布的第三天。在这个中外瞩目的公报中宣布“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个“隐藏”在“社会治理”一段中的表述,与“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一起,成为这个公报中最石破天惊的内容。

随后几天,坊间和媒体上开始涌现关于这个机构的各种说法,包括猜想。有些业内人士也开始讨论,这个雄心勃勃的组织,“会动到谁的奶酪”。

该报道认为,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宣布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后面,还有一句话叫“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    这点出了国安委成立的关键原因——正是中国在安全体制和安全战略方面的缺陷和实际需要,才逼出了这个机构。中国在过去30多年举世瞩目的发展,在带来国内各种指标进步和在国际上排名提升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在国内,主要表现为维稳形势的日益严峻;在国际上,则主要表现为“中国威胁论”,而且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正在变异,演化为周边国家纷纷在与中国的领土争端上发力,并以此为据,制造出新一波中国威胁的议题。这一趋势,与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互相叠加,并互为因果,让中国的周边局势呈现出近些年少有的复杂局面。国内与国外两个因素相互作用,彼此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与此同时,恐怖主义越来越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一个体系,对中国的威胁也越来越大。

习近平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坦承他的政权“面临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对内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双重压力,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而该政权的“安全工作体制机制还不能适应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李伟为等人据此解读说:所谓“不能适应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部分,主要是指在需要各部门参与的安全事件中,部门之间的协调不够,这严重影响了应对的效率。
在为应对海事安全所成立的中国海警局今年3月份正式挂牌之前,一个叫高桓的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就借各个涉海部门之间的协调就是个棘手的问题而上书习近平,建言整合与“海警”有关的各个部门,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透露说:一些部门抱着“自身利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的思维参与执法,最后的结果是在那些利益丰厚的领域力量投入过剩,而在那些利益稀薄的领域又留下大大的空白。这有时候就会留下了安全漏洞。

海南省三亚市一位涉海部门负责人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多起外国渔民越界捕鱼的事件中,一家主管治安的涉海部门,均以无船为由拒绝出海。由国家海洋局召集的一些涉海部门的协调会,一些级别较高的部门也拒绝出席。

在习近平的“说明”中,无疑是要由他亲自挂帅的国安委被赋予了四项职能:制定和实施国家安全战略;推进国家安全法治建设;制定国家安全工作方针政策;研究解决国家安全工作中的重大问题。

上述专家中的李伟解读这四项职能时对“国家安全”的定义十分宽泛,认为一个涉及到“综合安全”的委员会并不仅仅只是应对军事安全或者恐怖袭击等传统安全问题。更多的是面对的是大量非传统安全问题,比如自然灾害,国际流行疾病,金融安全,经济安全等等。甚至具体到主权债务危机(以主权为担保向外借贷),也属于非传统安全领域,同样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所以,在李伟看来,除公安、司法等部门,卫生、民政、交通、财政部门等都应纳入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单位。比如,交通问题是现代化社会应对非传统安全重要组成部分。发生汶川大地震时,交通是整体协调必不可少的部分。再比如,中国作为石油进口国,如果国际上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比如马六甲海峡突发事件海上通道受阻,如何保护能源安全也是国家安全问题。这些单靠一个部门,很难应对。而且,部门利益还有可能会对国家利益产生阻碍性。此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可以充分发挥其协调各部门,快速准确作出决策的功能。

在前述分析的基础上这位李伟先生又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后,并非凌驾于各部门之上,也不会干涉各职能部门的正常运行。而是当国家面临潜在威胁和突发事件时,更高效有力地运作。他说:国安委是一个重大的危机应对处置机制,不会介入一些日常的、原来职能部门所管辖的事情,不会取代现有的职能部门,只针对那些现有的危机应对机制难以处理的问题。

与李伟持不同看法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则倾向于相信国安委不仅仅是一个协调部门和战略制定部门,或许还会涉及到一些权力的重新组合。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取时说:即将挂牌营业的国安委不会动相关部门的执行权,但会把其部分决策权拿过来。在国安委的四项职能中,除了协调和战略制定,还有制定政策和法律,这可能涉及到其他部门的一些既有权力。

另外一位中国大陆的军事问题专家李杰也与金灿荣的看法比较一致,认为新成立的国安委可能是一个“很实的部门”。他们分析说:在国安委所辖问题的方向上,从《说明》的叙述中不难看出,就是内外均衡。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中,国安委的成立被放在了“社会治理”部分,这让很多人猜测,其功能是不是主要定位为维稳。

之所以说这个即将正式挂牌对外营业的习氏国安委是个很“实”的部门,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它与美式国安委的区别是前者具里外都管,而后者只是单纯对外。中国现代国家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在接受境内《新闻周刊》采访时说:美国的国安委主要处理对外安全,国内的安全则交给其他的部门去做——相对于国内的安全威胁,美国的境外威胁要大得多。

中国的国安委与美国国安委还有一个区别:美国版的是一个纯粹的咨询机构,机构的设置和人员的任命都充满了总统的意志。中国的国安委则不仅仅是一个咨询机构,还有决策、立法等实体部门的职能,其机构的设置和人员的任命,可能都会有相对规范的程序。

如此说来,中国大陆的所有个人专业或者说研究方向能够与“大安全”或者说是“广义的国家安全”概念沾得上边的专家们对他们的习总书记之“上意”揣摩得都已经和王沪宁差不多清楚。与美式国安委相比,习氏国安委毫无疑问是一个很“实”很“实”部门,“实”就“实”在它既包括了外交又囊括了内政,即直辖了党务也涵盖了政务,即统领了军事也统管了民事......“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政军民学,习总是指挥一切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