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正在国家主席的名义虚化国务院总理(高新)

2013-1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3年3月14日,习近平(前)、李克强在第12届中共人代会上。(AFP)
2013年3月14日,习近平(前)、李克强在第12届中共人代会上。(AFP)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的题目是《习霸主对“新权威主义”说“朕很不以为然”》,意思是正在大树特树其个人权威的习近平一再强调的就是他的“习权威”与“邓权威”和“毛权威”之间完全是继承关系,而不是以“新”否定“旧”的关系,所以他上台伊始即通令全党全国:不准用从邓小平到他习近平的这三十年去否定包括“文革”十年浩劫在内的毛泽东统治的“前三十年”。

与习近平一同经历过“文革”时期的中国大陆人都应该还记得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当时还颇受毛泽东和林彪器重的杨成武在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题为《大树特树伟大统帅毛主席的绝对权威,大树特树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的文章,文中最为人熟知的一段内容是:“毛主席永远是我们的最高领袖,永远是我们的最高统帅,永远是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们这样一个伟大的党,就没有我们这样一支伟大的军队,就没有我们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就没有中国人民的一切,就没有世界人民的翻身解放”。

这段荒诞不经的故事发生在四十多年前,四十多年后的“中南海里的红孩子”之一习近平被内部确定为这个政权的领导核心接班人之后,第一要务就是到他“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湖南韶山朝圣上香祭鬼拜神,其间发出的“肺腑之言”竟然就能令在场听众不由得联想起上述杨成武文章的内容。

事后由“毛家红烧肉”饭馆老板娘在“毛左”誓师大会上传达的习近平总书记“最新指示”的内容是:“‘毛泽东’这个名字是最响亮、最有震憾力的。因为毛泽东有一颗太阳的心”;“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

此言一出,感动得左派文人和毛家遗少们个个泪流满面,口口声声“大家从习近平总书记身上感受到了毛主席那样自信大度的风采,领悟到了毛主席当年发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战略意义。我们也越来越切实地感受到,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毛左”们甚至用了“共产党的中央政权终于重新回到我们自己人手中”、“事实已经证明习近平同志是毛主席的合格接班人”这样的语言来欢呼和称颂。

事实上的口口声声“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习主席)”的习近平上台一年以来,不但师法毛泽东师法得有模有样,而且从个人集权的角度已经令毛泽东在水晶棺里发出了“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感慨。

最近几天《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题评论文章被一海外中文媒体冠以《习传达出‘各领域都归我管’信息 弱化总理角色》的标题。文中透露说:前不久英国首相卡梅伦造访中国的行程安排的最后一刻出现了一幕令英国官员们十分欣喜的变化,即事先被通知安排好的由中国总理李克强主持的欢迎晚宴改由习近平以国家主席名义亲自主持,此前的行程安排草案显示习近平只会与卡梅伦进行一次简短的会面,因为卡梅伦并不是国家元首。于是,李克强只能在次日与卡梅伦共进午餐。

英国人当然会据此认为是中方高抬了他们的首相(总理大臣的同义词),但中共党内人士则会因此相信这是习近平要借机对外彰显国家主席对国务院总理的领导权。所以该评论文章中引用“党内人士”的话说,这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内部动态发生重要改变:没有迹象显示习近平与李克强有分歧。但习近平正在打破维持了近20年的权力划分方式,习近平正在降低总理的角色,承担起监督经济改革以及向外国领导人介绍经济事务的主要责任。

“在上任第一年迅速确立对党和军队的权力后,习近平现在介入经济,由此成为继邓小平以来个人权力最大的领导人。”该文中引述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诺顿的评论说:“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习近平传达出“我是领导者,各个领域都归我管”的信息。”

关于习近平似乎是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地弱化李克强“行政一把手”角色的分析,从前不久结束的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容中已经可以看出些许端倪。新华社对该会议的报道中说:“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分析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总结2013年经济工作,提出2014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李克强在讲话中阐述了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取向,对明年经济工作作出具体部署,并作了总结讲话。”

新华社一年前对2012年经济工作会议的报道内容是:“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分析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提出明年经济工作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温家宝在讲话中总结今年经济工作,对明年经济工作作出部署。李克强主持会议并在会议结束时作了总结讲话。”

两年前新华社对201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报道内容是:“胡锦涛在会上发表讲话,全面分析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阐述明年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工作必须把握好的重大问题,并明确提出明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大政方针、主要任务。温家宝在讲话中全面总结了今年经济工作,对明年经济工作的主要目标、任务和有关重大问题作出具体部署。”

对比连续三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官方报道内容,最重要的区别就是胡锦涛担任总书记期间和习近平刚刚接班一个月的时候,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是由担任国务院总理的那个人总结本年度的经济工作,而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一年之后,不但要对来年的经济提出总体要求,布置主要任务,而且还亲自总结本年度的经济工作。

胡锦涛主政时期,每年岁末都是他本人在中央全会上总结自己主掌的党务(政治)工作,温家宝在经济工作会议上总结自己权限之内的经济工作。今年的岁末则是习近平先以总书记之身在中央全会上总结党务(政治工作,继而又在经济工作会议上以总书记兼元首身份总结经济工作。真真实现了唯我独尊,党政独揽。

前述《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还注意到了美国财政部长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几天后专程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会晤,但却根本没与李克强会面的“反常现象”,认为习近平在会面过程中向美方周长介绍拟议中的改革内容,包括像中国审批外国投资程序这样的具体细节,这类事情通常是总理的工作。

其实《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中就习近平“抢了李克强的风头”的说法引述的例证并不全面,比如上个月中共官媒对外报道了“国家主席习近平10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李勇”的消息。

其实,这位有机会晋见习总的李勇原来是中共国务院的财政部副部长,由中方推荐后如愿当选了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之后自然就是联合国代表。而过去多少年来这类联合国经济类组织的官员到访中国,从来都是由国务院出面与之交流和对话的。但这次的李勇到北京之后与前面说到的美国财长一样,被安排晋见习总之前之后都未被安排与李克强或者国务院领导人哪怕是打个照面。

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萧功秦认为中共政权来“现在集中权力很重要......。这个强有力的(集权)领导人必须即具有声望,又具有得到制度保障的权力。”

萧功秦所说的“制度保障的权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习近平“落到实处”,具体的措施就是通过修改宪法对国家主席的权力和权限重新定位,明确国务院总理被置于国家主席的直接领导之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