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一年一度“泼水节”人人发誓效忠习核心(高新)

2017-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视频截图/CCTV)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视频截图/CCTV)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引用了余杰先生对中共政治局2015年岁末“专题民主生活会”的评价:党内整肃过程中,习近平就像皇帝戏弄军机大臣一样对待政治局的下属(再也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同僚,他只有下属)。习在体制内推动一场“小型文革”,让官僚集团苦不堪言。比如,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习下令召开连续两天中央政治局“专题民主生活会”,要求政治局委员“不能有地位上、权力上的优越感”......。在会上,“中央政治局同志逐个发言,按照党中央要求进行对照检查”——习近平本人当然可以免于自我批评和被他人批评。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岁末由习近平主持召开的新一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内容被中共官方媒体公之前去读余杰先生的上段评论,兴许还会得出“言过其实”,“夸大其辞”,“曲解了习核心从严治党的良苦用心”的感觉,但如果把余杰先生的上述评论与几天才刚刚报道出来的2016年岁末新一次政治局民主生活会的内容对照起来琢磨,应该会得出余杰先生的评论真的是一针见血,切中要害的结论。

正如笔者上篇文章中所引述的昭明的文章中所讽刺的那样,如此“民主生活会”就是“毛病习随”,是习近平对当年毛泽东整肃党内政治异己之惯术的发扬光大。昭明文章把习近平拾毛泽东牙慧的“党内自我批评”形容为“自泼脏水”。如此说来,每年一度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就好象在过“泼水节”,与民间“泼水节”的重要区别仅仅是民间泼的是清水,政治局会上泼的是脏水。

试想,要接连过两天的政治局“泼水节”,诺大会议室里一盆接一盆的脏水污水不但自己往自己脸上泼,还要往在场的除习近平而外的每一个人的脸上和身上泼。那会是一个多么火爆的场面?

而有内地网友形容得更损,说中共高层所谓的“党内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是最高领导要求自己的所有下属不但每个人必须“自己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而且还要“互揭疮疤,相互扒粪”。而这个政治局成员之间的“互揭疮疤,相互扒粪”一经成为习核心整党治党的“政治规矩”,成为所谓“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常态,习近平的所有下属们人人自危,个个胆寒,相互提防,相互揭发都还嫌来不及,不但再无“党内有派”,“结党营私”的可能,无条件拥戴习核心只能是他们唯一的选项。

毕竟“扒粪”,“屎盆子”之类的语言太过“通俗”,太过“市井”,所以也有内地网友可能宫廷剧看得太多,不但私下里称习近平为“当今圣上”,而且还因为习近平想起吃包子的时候不去常人认为最该去的“狗不理”而是去了“庆丰包子铺”--图得就是这个名号,故把“当今圣上”称为“庆丰帝”,将二零一三年习近平接班国家主席那一年称之为“庆丰元年,认为如今的“庆丰帝”习近平不但效法毛泽东,更要师法以戏耍部下,令部下作贱自己,相互羞辱为乐的中国古代封建帝王。据说慈禧太后为了令手众太监们对主子不敢怀有二心,常常命令太监们“掌嘴”,或“自我批颊”,或相互掌掴。

在将“重商宽农”旧句“古为今用”,将其改成“重商宽衣”之后,习近平在今年的新年贺词里不再引经据典,而是令一个他最擅长使用的“工农兵语言”--“撸起袖子”成为“新亮点”。

宫廷剧看多了的内地网友调侃说,习近平在脱口而出“撸起袖子”的时候,肯定是联想起了几天前的“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每个与会者都要当着他习近平的面撸起袖子相互掌掴的场面。要不怎么说是“红红脸,出出汗”呢?撸起袖子抽完了自己再抽别人,能不出汗吗?自己抽完了自己还要强忍着屈辱的泪水被每一个人抽个遍,两天下来,一张张本来就被酒精炮膀了的老脸,不充血才怪。

如上内容不过是调侃而已,笔者百分之百相信“掌嘴”虽然是中国特色,但仅仅因为传出去怕被西方认为是“侵犯人权”的原因,习近平也不可能不在“自我批颊”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所以,“自我批评”绝对是“自我批颊”的“人性化”运用,时代毕竟进步了!

相比较而言,官方媒体对2015年岁末的“专题民主生活会”的内容描述较为空洞,而前几天的2016年岁末政治局民主生活会的内容和程序则被官报道得较为详细和具体,特别是事实上是政治局全体成员逐一向习核心表示效忠的内容被冠冕堂皇的文宣语言包装之后对外昭示,无疑是习近平召开此次政治局民主生活会的首要目的。

官媒报道说:“会议认为,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确立习近平同志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关系党和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是关系党中央权威、关系全党团结和集中统一的大事,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长远发展的大事。习近平同志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形成的,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拥护。”

提请读者听众们注意,中共官媒报道的标题和内容中都说得很清楚,这是一次由习近平主持召开的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会议的主旨是习近平让全体政治局成员,当然包括全体政治局常委“重点对照《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联系中央政治局工作,联系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抓作风建设的实际,联系自身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实际,进行自我检查、党性分析,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所以把上下文联系起来分析个中因果关系就不难判断,原来是每个政治局成员在进行所谓“自我批评”的时候,为了顺利过关,个个都会把自己的“自我检查内容”向表忠心的方向引,很有点象中国古代皇宫里大小太监们每“自我批颊”一下,嘴里都要高喊一句“奴才该死,皇上圣明”,暂时未轮到“自掌”的太监和文武百官则会齐声高呼“吾皇万岁”......

习近平登基国家主席的那次全国人大例会之后,孔捷生先生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为《专制土壤盛产奴才 对习个人崇拜如文革》。

文中说:当年大文人如郭沫若者在赞颂毛的《清平乐》书法时说过:“主席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却成了诗词的顶峰。主席更无心成为书家,但他的墨迹却成了书法的顶峰。这幅字写的多么生动,多么潇洒,多么磊落,每个字和整个篇幅都充满了豪放不羁的革命气韵!”原来中国的文化土壤里盛产阿谀谄媚和奴才。

这次“两会”西藏代表团齐戴习像章,各省市党委表态拥护“习核心”,都俨然“文革”回潮。至于举国兴起颂习神曲,诸如《东方又红》、《要嫁就嫁习大大》、《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之类,十足沉渣泛起。其实源头是习近平亲口恩准教师刘铁称他为习大大,在陕西话里大大就是亲爹之意。这岂非文革红歌《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又转世了吗?

孔捷生的文章中还说:习大大违反“文革”后党禁止个人崇拜的决定,以及彭麻麻让自己的胞妹任央视春晚总制片人,却又禁绝网民吐槽批评,这都引起党内其他同僚的恐慌和牴触,于是终于联手劝谏,让睥睨天下、顾盼自雄的习大大有所收敛。原说要“组织处理”异议者任志强,现在叫停了。如此一连串眼花撩乱的事变,被北京政坛戏称为“十日文革”。

孔捷生先生还说:在中国专制文化的酱缸里,奴才无法进化为脊椎动物,它们永远是爬行蛆虫,却又颇擅生存之道。

明朝解缙在殿前应对,明成祖说后宫妃子生了孩子,解应声道:“吾皇昨夜降金龙”,朱棣皇帝说是女婴,解即接着说:“化作仙女下九重”,皇帝说可惜死了,解再接:“料是人间留不住”,皇帝说丢进金水河了,解出口成章:“翻身跳入水晶宫”。

孔捷生先生尖锐指出:善变之术却是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千锤百炼出来的。正是“最是强国出贱人”

笔者有理由认为,正是因为持续了较长一段落时间的“下有‘万民称颂’,而上无应和之声”的“党内不正常政治生活局面”令习近平忍无可忍,才重操毛泽东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之“利器”,給全体政治局成员,包括一众政治局常委们成功制造了一个人人自危的恐惧政治环境,从心理上将他们彻底降服,于是便有了所有政治局成员每个人在被习近平要求“对照检查”的时候都要称颂一段“习近平同志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形成的,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拥护”,这样一种“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跃的政治面”。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