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军队深改攻坚战”不过是何其宗二十多年前的未酬壮志(高新)

2015-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法新社档案照)
图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法新社档案照)

笔者在专栏的上篇文章《当年杨白冰“死党”如今平反有望?》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当年被邓小平钦点由解放军集团军长直升副总参谋长,并于一九九零年被江泽民亲自授予中将军衔的何其宗,凭的是他一上中印战场,两上中越战场的难得实战经历。

有中国大陆内地的评论文章回顾说:1984年4月何其宗以11军副军长职务率领手下31师师长廖锡龙等二上中越战场,指挥部队成功收复者阴山,当年9月即升任14军军长。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前来云南视察工作,还特地为“两山”作战部队欣然命笔:“国威军威看西南”。据称,在这七个大字的下面,还有几行小字:“西南看11军、看14军,11军、14军看廖锡龙、看何其宗。”这个传闻应该只是戏言,但年仅40出头的何其宗、廖锡龙确实是当时昆明军区,乃至全军最为耀眼的两颗“新星”。

何其宗被任命为副总参谋长时年仅42岁,比时任总参谋长杨得志年轻了将近30岁,也是当时整个三总部领导班子中最年轻的一位。

接下来,何其宗又被安排连任十三届和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明显成为军委第三梯队主要培养人选之一,首先考虑到的也是因为他可以凭战场经历服人。此其一。其二,何其宗在担任副总参谋长期间所表现出来的工作和指挥才能绝对是日后的郭伯雄等人完全不能望其项背的。

如果提起当年邓小平领导的所谓“百万大裁军”,上点岁数的中国大陆普通老百姓都能知其一二,而当时刚刚出任副总参谋长的何其宗就是具体主持精简整编计划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何其宗出任副总参谋长后,主要分管军务动员和武器装备等工作,是1980年代中后期到1990年代初军队改革的重要亲历者和见证人。

习近平正式接班之后,专门组建了“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提出的口号是“实现强军目标,必须抓住战略契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而这些不过都是何其宗二十多年前未来得及实现的设计目标而已

何其宗日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把1982年开始的领导指挥机构精编改制叫作“消肿”;把1985年到1987年的“百万大裁军”称为“瘦身”;而从1988年开始,对部队的编制体制实行的调整和改革,则是“强体”。何其宗将他直接参与的“强体”工作,概括为提高人的素质、改进装备水平和优化编制体制三个“大手笔”。

早在1988年初,当时的军队改革办公室已经提出了《关于军队建设重大问题系统论证方案》,其中包括军队建设指导思想、军事战略、体制编制、法规制度、干部工作、教育训练、科技装备等十项内容。6月17日,在这一方案的基础上,军委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加快和深化军队改革的工作纲要》,其中包括确立新时期军事战略等11项内容,标志着军队改革进入了深层次的攻坚阶段。当时的军委军委常务会议决定成立了军队建设“八五”计划和10年规划领导小组,何其宗参加领导小组工作,经过反复调研,最终制定了《中央军委关于“八五”期间军队建设计划纲要》,并于1991年1月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获得通过。1992年4月30日,军委扩大会议进一步讨论通过了何其宗为主要起草人之一的《“八五”期间军队体制编制调整精简总体方案》和《全军院校体制编制调整方案》。1992年9月,赶在在中共十四大前,又先后召开全军院校工作会议和全军编制工作会议。这是继1985年精简整编后,又一次较大规模调整军队体制编制。不过,按照刘华清日后的说法,“这个改革方案并未得到很好的贯彻执行。有些措施因各单位领导班子变动较大而没能贯彻落实。有些应该改革也可以改的,因为种种制约没有改成。”

刘华清这里说的所谓“领导班子变动较大”,指的就是1992年10月的十四大召开之后江泽民对何其宗等人的工作责任心和进取心视为政治野心,将他们从总参、总政等重要领导机关清除出去。

何其宗在担任副总参谋长期间还为中共解放军做出过一项非常值得一提的重要贡献,那就是机械化集团军的建设。

熟悉中共军队编制的人都知道集团军分为甲类集团军和乙类集团军,是因为部队的历史和战斗力的不同部署在不同的作战区域,又有不同的假想敌和不同的作战任务。其中重装甲类集团军,兵力能够达到八、九万之众。重装集团军有3个:即38、 39 和54集团军。38和39集团军都是于 1982年9月在全军首先开始进行编组合成集团军的试点。1984年4月后,两个军先后改建为机械化集团军。而在机械化集团军建设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题,以至于试点多年却始终未形成综合战斗力。为此,当时的中央军委于1990年12月决定成立机械化集团军建设领导小组。由何其宗全权负责,对这两个集团军的建设进行反复调研,制定了两个集团军及所属机械化步兵师、坦克师编制调整修改方案和加强两个集团军建设的若干问题两个文件,并获得了当时的军委领导人的肯定。

对这一切,当时的江泽民心里自然清清楚楚,甚至还在听取有关汇报之后称赞过何其宗“人才难得”。但就是因为一九九二年春江泽民还没有来得及对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公开表态之前何其宗就在总参谋部附合了杨白冰的“军队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口号而被小肚鸡肠的江泽民怀恨在心。

1984年二上中越战场的过程中,何其宗指挥部队在两山(老山、者阴山)防御作战过程中以己方牺牲9人,伤33人的代价,取得了歼敌375人的战果,再次受到总参谋部通令嘉奖后即升任军长,奉命前往接替他的11军的部队即是傅全友任军长的南京军区1军。

日后傅全友接替了张万年总参谋长职务后,曾经在军委会议上动议是否可以把已经贬至南京军区担任副司令员的何其宗调回总参谋部,结果被江泽民断然拒绝。江泽民为此还特别敲打傅全友说:身为总参谋长,不但要懂军事,更要懂政治。

何其宗被迫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位置上退役后,当时有一篇公开刊登出来的为何其宗鸣不平的文章中说:“更为难解的是,何其宗在南京军区任上一干7年,没有得到任何晋升。1999年4月29日,何其宗作为南京军区领导代表,出席了海军诞生地纪念馆开馆仪式。此后,年仅56岁的何其宗就退出了现役。而过去在同一支部队中还是何其宗下级的廖锡龙,已在成都军区司令员任上干了5年,于2000年被晋升为上将军衔,2002年又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晋身军委领导成员之一。”

文中说:“曾经春风得意的军中明星何其宗终于未能人尽其才,成为当代军队发展史上的一位悲情人物,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情。”

中共军内有传闻说,1992年中共十四大之后执意要打压何其宗的还不仅是江泽民一人,代替杨白冰执掌了军内组织和人事大权的王瑞林也是把何其宗视为眼中钉和肉中刺,原因是何其宗在总参谋部的分管内容之一是全军装备,却从来不买邓小平女婿,时任总参装备部副部长贺平的账。

当时的总参装备部的正部长是贺鹏飞。相比于邓家的子女们,贺鹏飞还算是一个对其本职工作很有责任心的一个,所以和何其宗非常投缘。王瑞林曾经数次向杨白冰提出让贺鹏飞“另某高就”,把总参装备部正部长的位置让给贺平,杨白冰把球踢给何其宗,何其宗都很不客气地顶了回去。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后刚刚把何其宗赶出了总参谋部,立即就迫不及待地把贺鹏飞调任海军负责装备事务的副司令员,把总参装备部一把手的位置让给了贺平。

正象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所说,虽然直到习近平接替了军委主席职务之后对何其宗要求“平反”的上书并没有一个纸面的回复,但军委已经批准了以正大军区级的退役待遇由总参谋部安排何其宗回北京居住。

如今在习近平手下担任军委副主席和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第一副组长的范长龙1980年曾以陆军第十六军炮兵团副团长兼参谋长职务被保送解放军军事学院完成班学习,而当时因为参加越战有功已经升任正团长的何其宗与范长龙同窗,而且还是范长龙的班长和党支部书记。范长龙所在的16集团军日后赶上到中越边境“轮战”的机会已经是何其宗升任副总参谋长之后的事情了,所以在有幸与“对越反击战”一等功臣何其宗同窗的1980年对何其宗佩服得一塌糊涂,视其为“战神”。如今眼看习近平已经为杨白冰平反了,他范长龙何不利用职权也为30多年前的“心中楷模”做个顺水人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