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不知道的十五大党代表如何抵制江泽民(高新)

2015-06-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法新社)
资料图片: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法新社)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当年邓小平尸骨未寒,列席中共十五大的部分前中顾委委员、常委便联名给江泽民和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写信,要求对邓家众子女经营的各类公司进行清查。而且还特别要求中纪委要把邓质方与周北方的经济关系真正调查清楚,在党内公布。这份元老上书的内容在北京政界流传开以后,有人认为都是江泽民坚持要把邓朴方安排进中委才引出的乱子。

外界有所不知的是,当年中共十五大上的党代表们用手中选票大胆对江泽民说“不”的“党内民主事故”还不止抵制邓朴方出任中央委员这一桩。

当时,因为邓小平和陈云都去世,刘华清和张震两位“老红军”不再继续留任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会里另外一位党龄比他江泽民长的乔石也不再继任,从十五大开始继续留在台面上的所有政治局和军委领导成员,至少从“参加革命”时间的角度已经无法在他江泽民面前摆老资格,终于令江泽民这位曾经自谦“没有军事工作经验”的军委主席在强调“党指挥枪”时底气充足了许多。但是,共产党内在人事安排上可以由一位红朝帝王一手遮天,或者听凭一位太上皇一锤定音的年代毕竟已是时不再现,江泽民当时逼迫乔石和刘华清出局只是采取定死一条游戏规则的方式,而不能象邓小平决定十四大人事安排一样,让谁下可以借口“年事已高”,让谁上则可借口“工作需要”。

中共十五大开过之后,海外曾有报道说,中共高层事先希望北京汽车售票员李素丽能够当选中央委员,没想到却遭到党代表们的反对。

其实,在中共筹备十五大期间,是江泽民亲自点名安排李素丽进入“中央委员会预备人选建议名单”的。当时,江泽民一心要效法毛泽东在“文革”时期召开“九大”、“十大”的作法,在中央委员中安排一批“英模代表”,胡锦涛等人只得同意。没想到在十五大召开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代表团都对这一复辟毛主义的作法强烈抵制,逼得江泽民被迫收回成命。

人们都还记得毛泽东在“文革”时期最荒唐的政治行为之一,便是在中共中央领导层中安排了许多“英雄模范人物”,甚至在中央政治局委员及国务院副总理这一级的领导人中,都特别安排了工人代表、农民代表乃至售货员代表。以实践他毛泽东的所谓“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和“工农兵占领上层建筑”。

而江泽民在彻底摆脱元老政治的左右,第一次独自主持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人事安排事项时,居然想起要复辟毛泽东的那套作法,在中央委员里,安排一批“英模代表”在社会各界“有突出贡献的共产党员”,籍此突出他江泽民天天挂在嘴上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成就非凡。

在江泽民的要求下,体育界的孙晋芳、文艺界的吴贻弓,“英雄模范人物”王启民、吴金印、李国安、李素丽等,均被安排进“中央委员会预备人选建议名单”。

考虑到从十二大开始,便已经不再效法毛时代的这种在中央委员会里安排“英模”代表的荒唐作法,如今在十五大上突然再恢复这一套会令党代表们感觉意外。再者,江泽民心里十分清楚,在如今物欲横流、整体腐败的共产党内部,包括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在内,肯定是已经没有几个人有兴趣注意党报上对那些“模范人物”的先进事迹报道,所以中委候选人名单人出现吴金印、李国安、李素丽等人的名字,肯定会令大多数党代表觉得十分默生。在有一次谈到李国安的事迹时,江泽民一面表示自己非常感动,一面也感慨当年雷锋、王杰的事迹在党报上一宣传便家喻户晓,如今党报上宣传的英雄模范人物,连共产党的省委书记都说不出他们的名字。

为此,江泽民还特别要求,前述准备被安排进中委的英雄模范人物和文艺、体育界代表的名字,先要安排成十五大主席团成员,以便让党代表们提前熟悉他们。

令江泽民没有想到的是,党代表们在看到主席团名单上出现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后,便已经十分不满。因为大会主席团名单是不经大会代表酝酿、讨论和选举的,党代表们自然认为江泽民等人是故意利用这一“党内民主制度不健全”的地方作政治手脚。

这次十五大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中纪委委员的选举过程,同过去的十三大和十四大并不一样。十三大和十四大都搞的是一次性差额选举。而江泽民为了防止十五大上出现“民主事故”,要求在十五大上搞两次选举,一次是各代表团分别举行有一定差额的“预选”,然后再由大会主席团把各代表团“预选”的结果集中起来,在此基础上搞出一份新的“建议”名单,交全体大会进行等额的正式选举。

表面上看这种两次选举是“脱裤子放屁,自找麻烦”,实际上其中暗藏着不可告人的政治诡计。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每位党代表在“预选”之后,仅仅只能知道自己所在的那个代表团的“预选”结果。那么,如果李鹏的大名在广东代表团的“预选”过程中被“差额”下去,事后其大名仍然出现在正式选举的名单上,广东代表只能认为只有他们广东代表团对李鹏的反对意见十分强烈,在其他代表团可能不是这样。

但是,为了体现“差额”,“预选建议名单”中的总人数毕竟是多於实际应选人数的。所以主席团在集中各代表团预选结果时,虽然可以把某个在半数以上代表团都遭到强烈抵制的人选硬塞进正式选举名单,但总还要在预选名单中剔出十几个人,以证明“差额”选举是真不是假。而各代表团对预选名单上反对意见最为集中的,就是江泽民一手安插进去的“英模代表”和在社会各界“有突出贡献的共产党员”。

需要说明的是,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的大名被安排进十五大主席团中,也是党代表们反感的原因之一。邓朴方虽然身为全国性残疾人组织负责人,但这个由国库供养的残疾人组织偏偏又要以“民间团体”的名义出现,这便导致了邓朴方虽然享受中共中央组织部专门文件规定的正省、部级的政治待遇,但却无法在十五大的中委预选名单上以国务院部、委负责人的身份出现,只好象把孙晋芳、吴贻弓等人列入党在文艺、体育界的一样,列入邓朴方列入党在卫生界的代表。

如此“预选”结果,令江泽民尴尬无比,只好临时定出一条中央委员正式选举候选人名单的入选范围:一,在十五大和九届全国人大、九届全国政协之后要继续担任或准备提拔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职务者;二,一九三三年下半年之后出生的,地方省级党政一把手、军队正大军区级单位军政一把手,以及中央机关和国务院部、委的正部级负责人(包括享受正部级待遇的副职领导人,比如国家科委第一副主任兼党组书记);三,少数年富力强,已被列入正省、部级和军队正大军区级接班梯队的副省、部级和军队副大军区级干部。

这样一个入选范围,等於是把江泽民在此之前提出的“英模代表”、社会各界“有突出贡献的共产党员”代表,全部排除在中央委员之外。不知是江泽民的强烈要求,还是大会主席团担心因此使江泽民在政治上过份丢脸,同时决定把前述“英模”代表和社会各界“有突出贡献的共产党”代表中的一部分,放到正式选举的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去。

之所以只能把其中的一部分放到候补委员名单中,是因为江泽民指定的有些“英模”代表让人太容易联想起“文革”时代的荒唐行为。比如江泽民最为欣赏的北京公共汽车售票员李素丽,自然令党代表们联想起毛时代的沈阳某菜市场售货员李素文。所以江泽民在看到各代表团的强烈反弹之后,自己都不敢再提议安排她进候补中委了。

至於孙晋芳,党代表们并不是十分反感。只是因为临时制定的中委正式选举候选人名单的入选范围把上届中委袁伟民排除在外,令袁伟民只能降格以求。这样一来,候补中委有了一个靠打排球起家的,再安排第二个孙晋芳,连胡锦涛都表示有点“多余”了。在十五大各代表团酝酿预选名单阶段,即有党代表讽剌说:也不能因为我们国家的足球队老是不能“冲出亚洲”,就在中央委员会里一次安排两个打排球的。而这类的牢骚,又直接影响了袁伟民的选票。本来,如果不是江泽民非要把孙晋芳的芳名安排进大会主席团名单和中委预选建议名单的话,已经是十四届中委的袁伟民在十五大上不会有太多的党代表与他过不去。而就因为江泽民的自以为是,导致即使孙晋芳出局,党代表们还是要把对江泽民曾经要在中央委员会里安排两个排球手的余愤发泄到袁伟民身上,以致袁伟民在正式选举中,名列候补委员的倒数第三。

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后,外界普遍认为江泽民不但通过这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落实了自己的路线,而且还成功地完成了他自己的人事布局。其实,十五大的人事布局,本来就是党内各方意见、各种势力相互妥协的结果。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