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伸中指暗抗习近平?借个胆儿给李克强他也不敢

2020-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路透社)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路透社)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当今中共政权习近平之下没有二把手》里,介绍了从本月初开始,中共官媒公然与李克强唱反调,和五年前的《人民日报》公然发文质疑“克强指数”一样,都是根本没有把李克强放在眼里的表现。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五年前刊登的《李克强正在转变总理的角色定位》一文中还说:在外界看来,党媒对国家总理这样公开“唱反调”似乎极为罕见。中共党媒如此对国务院总理公开“唱反调”,被认为是李克强式微的体现,但观察人士指出,从李克强过往的表现来看,这正体现出了李克强总理角色定位的转变……。不论是关注民生细节,还是周游世界推销中国制造,李克强似乎更多地在扮演一个“办事员”的角色,如果说习近平是蓝图的设计者,那么李克强则是具体的绘就执行者。相比起几位前任,李克强把更多的工作比重放在做“细活”上……。似乎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变化,在李克强身上,中国总理的角色定位正在发生转变,早到周恩来事无巨细躬力亲为的“诸葛亮”式,再到朱镕基霸气十足,说一不二的强硬式,及至温家宝平易近人,行走民间的亲切式,李克强不曾频繁地展露自己的个人特质,而是选择尽量多地将总理的工作内容放大兑现为可见的实际效益。这种工作理念的倾向,使总理的定位从代表符号渐渐开始转为功能角色。

如上多维文章中对李克强被迫转变的所谓“角色定位”先后用两个词形容,一个是“办事员”,另一个是“功能角色”,给了笔者提示,随即为文《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文中引述的一位曾经对李克强寄予厚望的前团中央人士惘然用北京方言“碎催”,形容如今的李克强。

碎催,别称小催巴儿、碎催子,就是指伺候人、跑腿儿的,打杂儿的,跟班。“碎”是零碎儿,干小活儿。“催”是被使唤、被支使。

百度百科对这一词条的解释是,“适用称职位低下的人或贬低人,也用于自谦,指伺候人、为人奔走的人,就是跑腿、小跟班的意思,并且常常指那些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主动屁颠屁颠给人跑腿的人,很窝囊又很滑稽的角色。”

《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曾评论说:周恩来深受中国儒家传统思想的影响,深受皇权主义熏染,在毛泽东夺得党内领导权后,由衷拥戴毛泽东,始终以为臣之道侍奉毛泽东……。毛泽东保健医生李志绥在回忆录中,描写了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检阅红卫兵时的一个细节。书中提到,一次检阅前,周恩来跪在毛面前解释检阅车行经的路线。李志绥本人和许多看过此书的人都不齿周恩来的作为,认为周跪倒毛的面前,完全不符合总理的身份。

高文谦认为,周恩来在一幅大地图前俯下身子向毛讲解不是什么大问题,并不失身份。而周恩来更大的问题是精神上跪倒在毛泽东脚下,跪倒在中国皇权主义传统之下。高文谦书中谈及林彪与毛泽东的冲突时表示过:“君可以不君,臣不可以不臣”。书中许多周在毛面前低声下气的细节,说明周的确在精神上匍匐在毛脚下……。

现如今,习近平已经在中共政坛重现毛式“皇权”,用高文谦先生的话形容,如今的习近平就是要让自己这位皇帝手下的“宰相”李克强,精神上跪倒在他习近平脚下,跪倒在中国皇权主义传统之下。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中共党史研究室前副主任石仲泉曾在人民网上撰文说,“如果说毛泽东的思想很突出,那么周恩来的精神是特别突出的。在共产党里面,周恩来不是完人,但是各个方面严格要求自己,是党的一种楷模,一种道德的形象,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尽管过去开始时他地位比毛泽东高,但是后来他看到毛泽东的确能够对付蒋介石,能够领导中国共产党从挫折中、从失败中走出困境,就把毛泽东推出来,出任党的核心。周恩来是功不可没的,心悦诚服地辅佐毛泽东,他没有野心,甘心情愿地把工作做好,对党的事业无私、无我。”

周恩来是否真如石仲泉说得那样“伟大”是另外一回事情,但如果一定要拿习近平类比毛泽东,习近平无疑是要求李克强象周恩来一样,首先是“没有野心”,其次是对所谓党的事业,说到底是对他习近平“无私,忘我”,给其他政治局成员树立“一种楷模,一种道德的形象”。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先生曾在他的微信中留有如下两句感言:“人民大会堂坐着的是两个人,主子和奴才”。笔者几年前在本专栏上的文章《韩正接班李克强的可能性有多大?》,曾引来“文学城”网友“问题哥” 的打油诗一首:“太监替太监,皆为奴才功。若问有趣味,何人接庆丰。”

香港著名政评人士李怡先生曾有一杂文,题目是《“不愿做奴隶”的奴隶》。文章尖刻讽刺说:中国国歌是掌权者的“理念的标志”,这理念就是:老百姓必须“做稳奴隶”,做一个一边唱着“不愿做奴隶”而实际在做奴隶的奴隶。香港人在当地球场上响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时,敢以嘘声抗议,表明他们真的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而李克强在人大会场上与习近平一起高唱这段歌词时,内心真实感念只有他自己知道。

日前刚刚结束的中共今年“两会”召开后,终于有外界媒体观察到了主席台上,坐在习近平一侧的李克强在与习近平同时伸手为“港版国安法”按表决键时,李克强居然伸出的是中指。

标题为《港版国安法投票:习近平按“赞成”李克强伸中指》的报道文章说:北京时间5月28日下午,在北京大会堂召开的中共全国人大代表会议上,2800多名代表按下强压香港的历史一指,表决通过了决定全香港700万人命运的《关于建立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也就是为香港制定了“港版国安法”。虽然采用的是匿名投票,但有媒体拍到,并排而坐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同一时间“按下赞成绿灯”。但李克强罕见伸出中指,引发网友们猜测。

香港《苹果日报》报道说,现场照片拍到并排而坐的习近平与李克强,同一时间以相同的姿势按动“赞成”钮。在这个毫无民主、人权与私隐可言的国度里,中共强推一条从无尊重港人意见的法例,这一画面让人感到荒谬绝伦。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从现场照片来看,坐在大会主席台第一排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在表决阶段,习近平伸出食指按下“赞成绿灯”的同一时间;身旁的李克强则伸出中指按下“赞成绿灯”。

对此,有网友评论说:李克强这个中指投票是要释放信号,中南海很多人都知道,再过两三个月中共会怎样,谁都不愿意成为历史的罪人。根据这些信息,李克强是什么意思,就不难判断了。

其实,如此解读李克强居然伸出中指按表决键的“意思”,实在是太过抬举他了,借他个胆儿他也不敢。事实上,他在习近平身边伸出中指按键应该是不经意,或者说是改不掉,或者是他的英语系教授太太从未提醒过他,需要改正的习惯动作。

两年多前的2018年3月下旬,笔者在《李克强将陪跑习近平连任第四届政治局常委?》一文中即已经介绍过:在中共人大会堂里,无论是主席台还是台下所有每个座位的前方台面上,都有这样一排红黄绿三色按钮,红色是反对,黄色是弃权,绿色是同意。中共这次人大开会(也就是2018年3月的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期间,一张习近平和李克强同时在主席台上伸手按三个按钮中绿色按钮的照片,似乎没有引起外部评论界的特别关注。

依惯例,中共全国人大的“选举”和“投票”过程中,凡涉及人头事项的“选举”是要由每个与会者填写选票的,而所有需要在全体会议上“通过”的事项,则只是让与会者选择每人面前的三个按钮中的一个。

当时笔者注意到一张中共自己媒体上发布的会场实况照片上,并排而坐的习近平和李克强一起伸手去按绿色按钮的照片里有不一样的手势。习近平伸出的是食指,李克强伸出的是中指。为此,笔者在当时的一篇文章里调侃说:在(2018年)3月11日表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时,“克强一边非常不情愿地把一根中指伸向绿色按钮,一边心里默默地抱怨:‘为什么不把第八十七条也一块儿改了’?”

这当时被习近平强行删改,并对外宣传是获得“全票通过”的“宪法”第七十九条的原内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其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一句被删除了。第八十七条仍然保留的内容是:“ 国务院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

事后有中共媒体替习近平解释说,因为党章里没有规定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任期,也没有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连任多少届的限制 ,所以对事实上(必须)由党总书记兼任的国家主席职务的任期和任届也不应该有所限制 。

但是,如果一定要和习近平“理论”一下的话,既然取消主席任期制的理由是党章中从来没有党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任期制和任届限制 ,那么党章中同样也没有政治局常委的任期和任届规定。在国务院总理事实上是由政治局常委出任,就如同国家主席事实上是由党中央总书记兼任一样的前提下,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和任届限制“理由”满满,取消国务院总理任期和任届限制岂不一样是“理由”充足?

笔者当时写出如上内容当然是基于调侃之目的,但当时根据一位内地记者朋友传来的消息分析,笔者认为不排除的一种可能是:李克强虽然即将面临的是“国务院总理职务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但待中共二十大召开的2022年10月前后,他将继续陪同习近平连任第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接下来,李克强的国务院总理职务会在次年,也就是2023年3月召开的第十四届全国人大上,交给现任副总理胡春华或者其他什么人,他李克强本人则接替届时已经退出政治局常委会的栗战书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职务 -- 就象当年李鹏总理职务任满之后继续留在政治局常委会里,以新任全国人大委员长身份为当年连任党总书记的江泽民“陪跑“一样。

众所周知,周恩来生前已经是中共党内“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的杰出代表,习近平欲仿效毛泽东的统治术,就必须训练或者重新栽培出一个周恩来式的,在他习近平面前随时能够表现出心甘情愿自轻自贱的人物。李克强是否已经胜任,能否让习近平感觉到他的忠诚度已经“不是抽象而是具体”,两年之后的中共二十大上就能见出分晓。

不过,如上分析不过是笔者的一家之言。事实是从李克强在2018年3月继任总理之后,外界评论内容更多的是李克或会成为习近平替罪羊的说法。详细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