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乔石说句公道话(高新)

2015-06-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乔石(维基百科)
乔石(维基百科)

曾经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先后兼任过中央政法委书记、中纪委书记和全国人大委员长的乔石被中共政权降半旗致哀的当天,有境外华文媒体把他形容为“曾参与六四屠杀的中共前领导人”,实在是有欠公道。事实上,如果说中共政权在把赵紫阳及胡启立清除出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后继续留用及新增补的,也即十三届四中全会“新产生的党中央领导集体”的总共六名政治局常委中,尚还有对邓小平的镇压决策持保留态度者,那就是乔石其人。除乔石而外,包括当时被海外十分认可的所谓“党内开明派”李瑞环,在“六四”问题上都是主杀派。

当年在胡耀邦被废黜之后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乔石和胡启立双双成为政治局常委。此后大陆即传说乔石是陈云看好的接班人,胡启立是邓小平看好的接班人。此二人同时进入政治局常委是邓、陈二老权力斗争平衡的结果。

事实上,乔石其人在陈云等保守派政治老人的印象中,确实比胡启立看好。但以此为据即推断乔石是陈派人马似乎又过于简单。从中共十三届中央政治局的五个常委的一贯表现看,乔石和胡启立基本属于开明派之列,而李鹏和姚依林显然属于保守派阵营。

这样分析起来,一九八七年十月产生的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开明派与保守派的实力对比是三比二,即总书记赵紫阳加上两个主管党务系统的常委乔石和胡启立为一方;对方是国务院总理李鹏和第一副总理姚依林。这就决定了在八九年“六四”镇压的问题上,如果没有邓小平亲自发话,政治局常委内便无法形成采取强硬手段决议的局面。

“六四”镇压以后,总书记赵紫阳和政治局常委胡启立都因为“支持动乱”的罪名被罢免了职务,所以此二人在反对武力镇压学运问题上所持的坚定态度已经是无需再进行考证的事实。而乔石因为“六四”镇压后,安然保住了他政治局常委的官位,而且在江泽民取代赵紫阳后,乔石不但在政治局常委中继续排位第三,在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的排名顺序中已经取代胡启立名列首位。而按照中共的组织原则,在书记处书记众成员中,名列首位者是主持书记处日常工作的。

也就是说,乔石非但没有因为“六四”后的党内整肃失去官位,反而还在原来权力的基础上,又把“六四”之前归胡启立分工负责的一部分权限抓在了自己手中。

这就自然会让外界就乔石在“六四”镇压过程中的实际态度和真实表现,问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共官方的公开宣传材料说:

八九学潮期间,“在十分险恶的形势下,中央政治局常委于五月十六日召开紧急会议,常委中的多数同志认为,面对险恶的形势,绝不能退让,只能更加坚决地反对动乱,制止动乱。赵紫阳不听常委多数同志的意见,仍然坚持退让……

李鹏八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所作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全文至今末公开发表)中说:

“在(八九年)五月十七日再次召开的中央常委会议上,赵紫阳同志仍然固执己见,坚持退让,多数同志坚决反对他的意见。大家认为,绝对不能再退让了,再退就会发生全国性的大动乱,几代人为之奋斗所取得的革命和建设成果就会被全部葬送掉。小平同志坚持支持中央常委中多数同志的意见。为了制止动乱,会议决定立即调集一部分军队进驻北京,对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对此,赵紫阳同志说他无法执行,提出辞职。当受到严厉批评后,他虽然撤回了辞职请求,口头上表示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但实际上却进行了完全同党相对立的分裂活动……”

“六四”镇压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仅有五名常委,那么上述中共公开和内部材料所说的“常委中多数同志”自然应该是除赵紫阳、胡启立之外的李鹏、姚依林和乔石。

但是,如果按照前赵紫阳政权的重要智囊,“六四”镇压后亡命海外的陈一咨先生等人透露的材料,李鹏所谓“常委多数”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陈一咨先生到海外后著书公开披露说:

“(八九年)五月十七日晚上,(政治局常委们被召集)在邓小平家里开会。邓小平讲,这样拖下去不行,究竟怎么办,还有没有退路,往哪儿退。邓讲了开场白之后,赵紫阳说:‘对当前的问题,我认为有两类解决办法。一种办法是软办法,一种办法是硬办法。软办法就是,承认学生是爱国的,承认学生组织是合法的,改变四二六社论的说法。硬办法中,一种是空硬,就是发表四二六社论那样的东西,公安局发布十条,不许学生游行、上街。这种办法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没有效的。另一种办法是实硬,也就是戒严、军管。这种办法短期内可以奏效,长期来讲会使国家陷入动荡和不安当中。

接着,姚依林作了一个早有准备、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长篇发言,对赵紫阳进行了攻击。他讲了赵的四条罪名。第一,说赵搞乱了经济,搞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不是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第二,说赵紫阳支持学生,支持动乱,和党中央不一致,与小平同志不一致;第三,说赵紫阳分裂了党;第四,说赵紫阳的两个儿子是最大的‘官倒’,而他们搞‘官倒’是赵紫阳批准的。然后,常委会就戒严决定进行表决。赞成戒严的是李鹏、姚依林,反对的是赵紫阳,乔石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弃权;胡启立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弃权、保留个人意见。这样,戒严决定就算在邓小平家里通过了。

“于是,赵紫阳表示:我的意见跟你们不一样,这样的决定我难以执行,我辞去总书记的职务。当时李鹏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要服从集体领导,你要按照常委集体做出的决定执行。”

自陈一谘先生在海外著书披露这一细节后,几乎所有涉及此段“公案”的海外政治评论文章,包括台湾、香港等地的权威政论家所撰写的文章、专著,都是以陈一谘先生的口径为准。于是,乔石在武力镇压“六四”的问题上,是投了“弃权”票的说法,近年来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铁论。比如八九“六四”之前也曾是赵紫阳智囊团重要成员的吴国光先生在其九四年发表的文章中,也还强调乔石“在一九八九年五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要投票决定是否在北京戒严”时,“居然还能够一如既往地保持他的不偏不倚,投了一张弃权票。”(见《中国之春》九四年三、四月号合刊第四十页)。

为了史实尽量准确,笔者过去曾就陈一谘先生这种说法采访了其他几位赵紫阳前智囊----包括流亡海外或留在大陆,侥幸躲过“六四”清查者,他们的说法基本上同陈一谘先生所披露的情况相同,最多是有小小的细节出入,比如其中一位人士说胡启立同乔石的态度区别是:胡启立仅仅说了“弃权,保留个人意见”,并没有说“服从组织”,而乔石在“弃权”的前提下,因为说了“服从组织”这句话(这个“组织”就是邓小平及陈云等“尚还在世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以才保住了官位。

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前夜,从乔石五月十七日之前的表现看,他对应该采取何种手段对付学潮,确实是比较支持赵紫阳的“软办法”的。

据当时担任中共港澳工委书记兼香港新华社社长的许家屯先生回忆,赵紫阳在八九年五月三日的常委会之前,曾与许家屯有一次长谈。谈话过程中,赵紫阳表示他估计他自己的开明建议在常委里能够得到乔石和胡启立的赞同,主要问题在李鹏和姚依林。

许家屯先生还有回忆说,他在八九年五月四日曾找过杨尚昆。此时,赵紫阳刚刚结束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对亚银年会与会者的讲话。赵在这个讲话中对学潮的口气很软,并针对“四二六”社论的武断定性,针锋相对地表示“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

杨尚昆告诉许家屯,他刚刚见了赵紫阳,认为赵紫阳在亚银会上的讲话很好。同时也见了乔石,乔石也表示赞许赵紫阳的这篇讲话。

笔者当年为撰写《乔石传》所采访到的另一位中共高层人士亦回忆说:赵紫阳在亚银讲话结束后,回到中南海即见到了正守候在中央书记处办公地点等他的乔石和胡启立。乔石立刻迎上前去表示祝贺,说他讲话非常成功,有助于形势的缓解。胡启立也表示了类似的祝贺。

就是从中共的内部文件中,也能看出乔石同李鹏和姚依林在处理学潮问题上,态度曾是截然不同的。详细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再叙!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