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叶剑英一家对习近平一家恩重如山

2019-07-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叶剑英。(Public Domain)
叶剑英。(Public Domain)

我们本专栏上星期的文章《习近平降服党内元老全仗叶选宁?》叶剑英的公子叶选宁是2016年7月10日去世的,身后哀荣倍至。官媒报道中特别强调了“中央领导同志向叶选宁同志夫人钱宁阁发去唁电表示慰问”。这里的“中央领导同志”当然是指的习近平 。

当时,外界都为叶选宁生前最高军衔不过一介少将,死后居然三位总书记和四任总理,以及所有在位政治局常委齐送花圈至哀的礼遇,政治规格等同于一位国家领导人的悼念级别感到吃惊,却较少注意到这位叶选宁的丧仪上还有一个即使是去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不可能有的特殊待遇,那就是,不但是“皇叔”习正宁专程前往代表习近平及全家至哀,而且叶选宁遗体左上方悬挂的习近平母亲齐心的悼念纸牌明白地昭示了这位叶选宁生前在对习近平及他整个家庭的重要程度。

外界曾有报道说1976年10月叶剑英辅佐华国锋抓捕了“四人帮”的次日即派次子叶选宁去看望了胡耀邦。其实,当时的叶选宁已经扮演了叶剑英“联络官”的角色,毛泽东去世前后叶剑英与所有中共元老,包括邓小平,王震,陈云,李先念等人和秘密联络,都是叶选宁执行。

按照中共官方正式对外公开报道的史实记载,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当年11月15日,仍然还在洛阳劳动改造习仲勋即致信华国锋等中央领导人,祝贺粉碎“四人帮”,并表示“决心养好身体,更好地继承毛主席的遗志,紧紧地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无条件地听从党中央的指挥,把余生全部贡献给党,力争为人民多做一些工作”。信末署名为“一个仍未恢复组织生活的毛主席的党员习仲勋”。


叶剑英的公子叶选宁。(Public Domain)
叶剑英的公子叶选宁。(Public Domain)

请注意,习仲勋当时署名的前缀是“毛主席的党员”。

1977年8月21日,习仲勋分别给邓小平、胡耀邦和王震写信,1977年8月24日,习仲勋又给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副主席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与党中央写信,恳切请求党中央重新认真审查他的党籍问题,作出结论,早日恢复组织生活。

当时的习仲勋夫人齐心看到一些受过迫害的老干部纷纷恢复工作,而习仲勋的问题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一年多尚未得到解决,心急如焚。她在女儿桥桥的陪伴下多次往返于北京、洛阳之间。她们多次找过国务院副总理王震,随后,他们也找到了胡耀邦和叶剑英。1978年初,齐心到中央组织部找新上任的部长胡耀邦申诉。

按照胡德平朋友的说法,事实上是当时的齐心在女儿的陪伴下在北京求告无门,当时还在大学当工农兵学员的习近平才设法联系上了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自胡耀邦一九七七年十一月被正式宣布为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之后,因为找到要求平反的老干部及其子女太多,胡德平充当了“联络员”的角色, 正是在胡德平先在自己当时的工作单位与“冒昧求见”(习近平当时的原话)的习近平,商量好了习近平陪同母亲齐心被胡耀邦在家中接待的时间秘密进入的路线、方式,这才有了日后齐心向官方媒体回忆出的如上官方报道内容。

当时的胡德平在胡耀邦身边扮演的角色就如同叶选宁在叶剑英身边的角色。齐心率子女在北京“上访”期间,叶选宁受叶剑英之托前往探望,点拨了齐心和习近平及他的姐姐齐桥桥,提醒他们说“只要王震不计前嫌,小平同志那里就不会再有阻力了”。

齐心又率领习近平和齐桥桥带着习仲勋道歉并求情的亲笔信成功求见王震,无比诚恳地表达了一番对当年在新疆问题上“错整王震同志”愧疚甚至是悔罪之情,王震虽然在齐心和子女面前表现了一付“大人不见小人怪”样子,但背后却坚决要求习仲勋还他以“公正”,并把习仲勋的亲笔信转交邓小平。


习近平和姐姐齐桥桥。(苹果日报)
习近平和姐姐齐桥桥。(苹果日报)

既然已经有了当年“错整王震同志”的第一责任人习仲勋“诚恳表态”,邓小平随即下令发文“为王震同志彻底平反”。推翻当年习仲勋代表西北局强加在王震头上的“一切诬陷不实之词”。

1978年3月,为王震彻底平反的文件下发的当月,习仲勋被邓小平恩准了一个全国政协委员的虚衔并被通知“恢复党组织生活”。至于习仲勋在政治上被正式宣布平反,都已经是1979年8月份的事情了。

1978年2月22日,习仲勋在河南省委一位副职负责人的保护下乘火车回到北京。次日叶选平便代表父亲前往探望。26日,又是叶选宁前往习仲勋当时临时下榻的执行所将习仲勋接到叶府。当时所有在位的中共高层领导人中,叶剑英是第一个接见刚刚被“恢复组织生活”的习仲勋的。

1979年初习近平面临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班的“毕业分配”,按照当年的工农兵学员的招生政策,应该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而习近平1975年进清华时的户口是从陕西延安地区迁到北京的,所以理应回到陕西,由陕西省分配工作。比如当时的习近平的清华化工系同宿舍同学陈希就是因为“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政策”而被分配回了老家福建,但此时的习近平 不但留 在了北京,而且进入了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

关于习近平的“毕业分配”经历,“太子党”的圈子里也有一种说法是习仲勋复出后在叶剑英的一手安排下主政广东,期间叶选宁陪同父亲回广东视察时谈及习仲勋的家庭情况,习仲勋汇报说自己到广东工作后,组织上已经安排了女儿齐桥桥到广东以秘书身份陪同,齐心留在北京,希望儿子习近平从清华毕业后留在北京陪陪母亲。

最喜欢送自己子女到军队锻炼的叶剑英立即表示既然农村锻炼经历了,大学也毕业了,就应该赶快补上部队锻炼这一课,然后就让叶选宁出面联系耿飚,具体安排习近平到部队后的去向,而耿飚一听是习仲勋的儿子马上大学毕业和他此前已经在农村劳动锻炼时入党而且担任过大队党支部书记的经历,立刻表示这正是自己的政治秘书的最得力人选.一九七九年三月下旬习近平到耿飚的中央军委办公室报道,同年十一月四日,经中共中央批准,设立“中共中央军委办公会议”制度,在中央委委常委领导下负责军委日常工作,会议主持人为耿飚。正如我们过去节目中已经介绍过了的,此后不长的一段时间内,习近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所有重大军事决策的见证人之一,陪同耿飚出席了所有的军委重要会议,陪同耿飚分别到叶剑英帅府和邓小平府上汇报工作和听取指示数十次之多……。

这位耿飙1946年曾追随叶剑英,参加了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任中共代表团副参谋长、四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

当时的这个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简称“军调部”,是第二次国共内战初期设在北平的中国国内军事冲突调处机构,由国民政府代表、中共代表、美国政府代表组成。中共方面的首席代表是叶剑英。

正因为军调部的这段经历,使得耿飙在中共建政后成为首批从军队高级干部中选调出来的外交官,先后担任过中国驻瑞典、巴基斯坦、缅甸、阿尔巴尼亚等国大使、文革后期又被安排 出任了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

而耿飙的再次被叶剑英器重,则是1976年10抓捕毛夫人的过程中,耿飙坚决执行了叶剑英的秘密命令,赶在第一时间把广播电视台和报纸及新华社等中央媒体全部控制起来。


耿飚访问美国登上美国军舰。(Public Domain)
耿飚访问美国登上美国军舰。(Public Domain)

当年在“粉碎‘四人帮’”的过程中,除了直接参与抓捕毛夫人及死党的中央警卫局正副领导人汪东兴、李鑫和张耀祠,关键时刻立下功劳的还应该有耿飚和迟浩田。如果说当时的汪东兴等中央警卫局负责人是华国锋的亲信的话,那幺耿飚则是直接来自叶剑英这条线上的.当时,叶剑英和华国锋考虑到被毛夫人江青的死党张春桥、姚文元牢牢掌控的文宣阵地至关重要,必须在对毛夫人等采取抓捕行动的同时,把电台、电视台和报纸夺到自己手里。而电台和电视台在这种时候又比报纸更为重要。于时叶剑英想起了自己的老部下耿飚,立刻向华国锋保荐。而当时被叶剑英派去秘密联络耿飙的,也是叶选宁。

当时,耿飚早已经不在军队里担任任何职务,但叶剑英和华国锋委派他前往接管广播、电视系统时,特别安排了北京卫戍区的一部分部队交给耿飚指挥。一九七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上,被叶剑英力主保荐的耿飚被安排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同时亦被定内在次年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正式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当时暂时受命主持中央宣传工作的耿飙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后主管一段外交、军工、民航、旅游等事务。

笔者当年听说过的故事之一就是毛夫人被抓前后,中国大陆上只有两个既不在军队也不在公安和司法系统工作的中央机关干部被秘密允许佩枪,一个是叶选宁,另一个是耿飙。叶选宁当时的组织关系还在国务院系统 。

所以,只因叶选宁递了一句话,习近平的“组织关系”就于1979年3月底先是转入国务院办公厅系统过度,很快就又被转至中央军委办公厅,令习近平穿上了军装。

耿飙被邓小平拿掉了军委秘书长职务之后 ,习近平没有选择转业到国务院或者中央机关,也没有选择耿飙建议的到基层部队“锻炼”,有说法是也参见“军师”叶选宁之后才毅然决然。叶选宁送给他的两句话是:“图安逸留中央,立大志下地方”。

前面的节目中我们已经向听众们介绍过习近平担任耿飚政治秘书期间陪同耿飚到邓小平府上请示汇报时,邓小平还特别把自己也是刚刚穿上军装的邓三公主邓榕和邓三女婿贺平介绍给习近平,而当时的贺平夫妇似乎根本没有把习近平放在眼里,礼节性地打过招呼之后,完全没有感情互动。此后的近三十年里,他们邓家全部子女唯一与习近平有过一次见面并短暂交谈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邓小平全家到深圳,全程陪同的杨尚昆提醒邓小平“仲勋同志就住在隔壁”,邓小平这才安排邓朴方代表自己“去看一下”。

时值习近平刚好从福建到深圳公干并顺便看望父亲,当时的邓朴方向习仲勋表示很要佩服习近平能够不做京官,外放基层一坚持这是这么多年……。殊不知习近平在中共政坛上的一步步走来,关键时刻都有叶选宁的点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