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生前最大遗憾之一:向邓小平引荐了丁关根

2015-07-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万里(左)与杨尚昆在第十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万里(左)与杨尚昆在第十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万里先生以九十九岁高龄去世后,有海外媒体报道说:万里在退休之后甚少露面,但社会上不时流传他的讲话、署名文章和故事,甚至还有给江泽民、 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的“上书”。其实所有这些全是伪托“万里”之名,藉以表达伪托人自己对时局政治的不满、试图影响社会 舆论,而与万里,其实毫无关系。原因无它:万里早就罹患老年痴呆症,完全丧失了政治思考的能力。

该报道中说:万里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就逐渐失去记忆,子女 家人都不认识了。这与乔石退休之后晚年颇为类似。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进行串联、草拟上书,甚至发 表对薄熙来案、周永康案的见解。但坊间不时传出伪托其名的“上书”,说明民众别无指望,只能在这些当年的改革主将身上寄托虚幻的期冀。随着他们相继驾鹤西去,民众的希望也就进一步彻底破灭了。

此话不假,只是万里患老年痴呆症的时间应该比该报道中说的要晚,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不是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证据是 一九九七年邓小平去世,一九九八年九月杨尚昆去世,以及二零零二年五月习仲勋去世时,万里的精神状态还算正常。当时,万里和乔石等都和江泽民、胡锦涛等一起亲临邓小平追悼大会会场现场洒泪,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参加邓小平追悼大会,官方的报道说他只是送了花圈。继而,万里和乔石也都亲自出席了杨尚昆的遗体告别仪式以及习仲勋的遗体告别仪式,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的现场实况报道中都出了他们两人的镜头……。这事实说明万里的老年痴呆症应该是始于本世纪初 ,至早也应该是出席了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习仲勋的遗体告别仪式之后。笔者自己的消息渠道说的是正是在他本人亲临习仲勋的遗体告别仪式之后,万里的精神状态便每况愈下。

二零一二年七月丁关根去世后,中共新华社的报道中把万里也列入了“丁关根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前往医院看望或以各种形式向其亲属表示慰问”的”老同志“之一,但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万里已经完全失忆,不可能再回忆起他曾经非常后悔”当时怎么就把这么个小人引荐到小平同志那里去了?当然也更没有可能打电话或者亲自前往医院看望病中的丁关根或者慰问家属什么的。

万里去世之后,官方讣告中介绍说他1975年1月出任铁道部部长,后任铁道部党的临时领导小组组长。他坚决支持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实行全面整顿、把铁路系统作为整顿突破口的主张,认真贯彻落实整顿的方针,扭转了铁路系统的混乱局面。

正是在担任铁道部长期间,万里把一个叫丁关根的部下推荐给了邓小平。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政界还是知识界,从高级干部的至爱亲朋到贩夫走卒,只要提起丁关根,很少有人没听说过关於他陪邓小平打桥牌的故事。甚至有人把话传的很难听,讽剌他是当代“高俅”,而把邓小平自然比做当代昏君。

有自称熟悉中共高层内幕运作的人士曾描述:丁关根打桥牌的水平在铁道部时是出了名的,人送外号“桥牌计算机”。所以万里在担任铁道部长期间即闻其大名,随调他到自己家里一比高低,果然验证出丁身手不凡。从此,丁关根即通过万里成了邓小平家里的桌上客。

而丁关根的桥牌技艺最妙之处还在於不但说赢就赢,说输就输,关键是他能做到想输也不会输出破绽来。他在输的时候,能够输得让对手感觉意得志满的同时深信他丁关根输得是无可奈何。所以,邓小平才最喜欢同他在牌桌上做“对手”。

曾经有香港报刊揭露说:中共建政前夕还在上海交通大学担任国民党三青团负责人的丁关根在中共建政之后 隐瞒了自己的“反共历史”,一九五六年混入了共产党内,但很长时间都没有敢设想自己能够在共产党的天底下有政治上出人投地的机会 ,直到八十年代初,还仅仅是个副处级干部。后来因为打桥牌接近邓家才得到一步登天机会的事实经过,海内外已无人不知。因为邓小平的直接干预,这 位当代高俅从副县级到副国级,期间只花了六年多时间。

不过,整个八十年代里,丁关根无数次进入邓府陪笑,并非都是在老太爷亲自上桌的情况下,更多的机会是陪邓朴方打牌,教邓楠、邓榕以及邓家孙辈学牌。老小三代都伺候周到了之后,才在一九八七年捞得一个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位。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自觉在政治上已经成为孤家寡人的邓小平能够重用的亲信已经十分有限,想起丁关根在邓家祖孙三代面前坚持了十年之久的那付甜蜜笑脸,相信已经考察过关,可以放心使用,委以掌握部分实权的中央书记处书记。

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当初丁关根因为铁路恶性事故受到人大代表责难不得从铁道部长职位上引咎辞职后,一度被降职为国家计委副主任。后来老邓下令安排他出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主要目的就是绕开人大,因为国台办主任是任命制,不需要走人大代表投票“通过”的“民主”过程。“六四”之后,丁关根进一步受到重用,也是局限在党务系统里,说到底还是为了避开人大这一关。

对老邓的这套把戏党内虽然早有人一眼看穿,但却无人敢公开提出意见。特别是那些知道丁关根三青团历史的,上海学运出身的老干部,当时就曾在私下里发牢骚说:邓大人一定是知道丁关根当年就代表国民党三青团与中共地下党组织进行过谈判,所以如今他让他负责共产党的对台事务。

关于万里对当年把丁关根引荐给邓小平痛悔万分的故事说的是在万里文选的编选过程中,时任中宣部长丁关根对自己政治恩师万里的背叛,说明其个人人品也大有问题。

当年曾有香港媒体报道说:丁关根之所以能够接近邓府,全凭他当年在铁道部的上司万里引荐,但八九“六四”事件之后,丁关根即随时与万里唱对台戏。待万里退位后,更是根本不把万里放在眼里。

到这个时候,才有当年在上海从事中共学运的老干部,斗胆向万里密报了丁关根的三青团历史。但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丁关根已经抱紧了江泽民的粗腿,在十四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局里,被称之为“丁老八”。意思是除了七个政治局常委,然后就是他丁关根位阶最高、权力最大。

海外报道文章还披露说:中南海里的工作人员,有人背地叫丁关根为“丁老八”,也有人戏称他为“丁八爷”。久而久之,干脆去掉姓氏,叫他“八爷”。

如此称呼传到丁关根耳朵里以后,此公反而洋洋自得,以至有些与他关系较为亲密的秘书、警卫们,当面也敢喊出“八爷”二字。不过,秘书、警卫们同时也都知道,在丁关根面前不但绝不能恭维他桥牌打得好,甚至连桥牌二字都不能提及。就如同在阿Q面前绝不能提“疤”、“疮”之类的字眼是一个道理。

丁氏在荣升政治局“老八”后,曾经患病住进北京医院特护病房。一位被派去专职伺候首长的小女护士尽完医护人员职责之余还想找首长最爱听的话题给首长解闷,於是便问了一句“听好多人讲丁老您桥牌打得特好”。没成想首长当场变脸,立刻呼叫门外的警卫传院领导到场。接下来,院方被责成审查小护士的政治背景,查来查去实在是过於单纯,但还是按照丁关根的指示,赶出北京医院,发配回原籍另行安排工作。

当年,如果没有万里的推荐,丁关根就无缘走上邓小平的牌桌,自然也就没有可能位高权重到如今已被称之为“丁八爷”的地步。但是,万里是人们熟悉的党内开明派元老,当年提倡政治体制改革时,他的许多观点甚至比当时的“自由化总书记”胡耀邦还要大胆。而丁关根自从投靠江泽民之后,一直在批判和否定万里当年的开明主张,只不过是没有点出万里的名字而已。

另外,丁关根还有一件直接得罪万里的事情,那就是在对《万里文选》的审查过程中设置重重障碍。日后终于面世的《万里文选》基本上按照万里的意思,将他当年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些文章和讲话内容大都收录进去,但外界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万里坚持斗争,要求自己指定编选小组人员才取得的结果。如果按照丁关根在此之前组织的编选小组的意见行事,万里宁可不出。其间发生的故事,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会有详细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